東北虎「拉佐」被棕熊追趕,一路拼命逃跑,逃跑中走失一只幼崽

sunai 2022/05/11 檢舉 我要評論

黑龍江北岸,是俄羅斯的阿穆爾州別廖佐夫斯基自然保護區,這里長滿了一望無際的原始森林,里面時常有野豬、馬鹿、梅花鹿和狍子出沒,還有棕熊、黑熊、灰狼、花豹和猞猁等猛獸的身影不時閃現于林間。當然,這其中人們最關心的還是東北虎,「拉佐」便是其中一只。

近日,保護區的護林員在路上遇到了「拉佐」,它在黑龍江岸邊的公路附近徘徊,見到汽車經過也不害怕,只是被喇叭聲嚇了一跳。對面就是中國的太平溝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拉佐」這次又出現在黑龍江岸邊,很有可能是想渡江去中國境內的太平溝覓食。

前年春天,「拉佐」渡過黑龍江,進入中國境內,突然出現在太平溝,在黑龍江林區「逛吃」4個月。有趣的是,「拉佐」還把這里當成了自家,還拖家帶口,順便帶著五六個月大的虎仔。

今年年初,嘉蔭縣三道溝營林區出現了東北虎「拉佐」的「女兒」,這次是單獨來的,它一到黑龍江,就捕食了一頭200多斤重的野豬,不過,它只逗留了幾天,又返回了俄羅斯。

「拉佐」到底是一只什麼樣的東北虎呢?

01眼睛一大一小,耳朵像猞猁,中間像極了一個「王」字

「拉佐」作為一只雌性東北虎,向來心寬體胖,成年時重約180公斤,體長約2.1米,尾長1.5米左右,在雌性東北虎中算大的了。

又大又圓的腦袋上,長有一雙活潑可愛的眼睛,可惜一只大一只小;耳朵短小,有點像猞猁的耳朵,背面中央帶有1塊白斑;前額上長有幾條黑色橫紋,中間略串通,像極了一個「王」字,虎虎生威。

此外,「拉佐」還擁有一身艷麗的毛發,全身布滿黑色的條紋,背部和體側有多條橫列黑色窄條紋,呈淡黃色,腹面白色。夏季一到,「拉佐」的被毛會變短,顏色變成棕黃色。進入冬季,馬上長滿厚厚的皮毛,呈淡黃色,毛色較白。

「拉佐」最引以為自豪的是它的牙齒。它的牙齒強大,犬齒十分粗大,呈圓錐狀,齒尖部向后彎。就憑它的牙齒,百獸很少能逃不過它的手掌心,就算是黑熊,也怕它三分。

當然,4個銳利的虎爪如同武士佩戴的利劍,使用時伸出,一擊斃命,不用時縮回爪鞘,避免行走時摩擦地面而變挫。

02半歲失去虎媽媽,進村偷吃垃圾,被救后遇到「男閨蜜」

幾年前,天空中正下雪,保護區一個偏遠的村落里,來了一只還沒到半歲大的東北虎,它的名字叫「拉佐夫卡」,簡稱「拉佐」。這小家伙餓得實在不行了,只好進村里來找點吃的。

在這片貧瘠土地上,即便是成年的老虎也不得不跋涉于山林和溪谷之間,竭盡全力地搜尋獵物,更何況是一只才幾個月大的幼虎。

它的母親去了哪里?按理,母親不會丟下一個沒成年的虎仔,即使外出狩獵,母親也不應該離開太久。那麼,原因只有一個,「拉佐」的母親很有可能遭遇不測,也許被獵人捕殺了。

但是,「拉佐」根本不知道,在等待母親的日子里,它只能在村里頭的垃圾箱里吃點殘羹冷炙,吃飽后跑到村后的林子里,期盼著母親奇跡般出現。

登陸10多天后,沒有等來母親,卻等來了救助隊。2016年12月,救助隊把「拉佐」麻醉后,送往了著名的東北虎康復野化訓練中心。

在這里生活了1個多月后,孤單的「拉佐」終于有了「男閨蜜」——「賽罕」。「賽罕」年紀也不大,它的遭遇比「拉佐」還要慘,當時被偷獵者打傷,眼睛也受了重傷,恰好遇到動物保護組織的人來救。

兩個小家伙雖然來自天南海北,完全不同的兩個地方,但相同的遭遇與相同的年齡使得「拉佐」和「賽罕」很快成了一對形影不離的好伙伴。

03放歸后「拉佐」一路向東,「賽罕」則闖入了「鮑里亞」的地盤

2018年5月,「拉佐」剛滿2歲,就被帶到了東北虎分布的最北邊界地帶——猶太自治州的比詹河谷,與它同行的還有它的「男閨蜜賽罕」。

它們被送到一個臨時搭建在野外的圍欄里,有吃有喝,好不自在。但好景不長,圍欄的門緩緩開啟,「拉佐」與「賽罕」被放歸山林,未來只能靠你自己了。

也許是向往外面的自由,「拉佐」走出圍欄后,徑直向東走去,一點不留戀,頭也沒回就走了;而它的「男閨蜜」,倒是個膽小鬼,嚇得不敢出來。直到1天后,「賽罕」才慢吞吞地走出大門,讓人意外的是,它卻向西方走去。

原本,科學家們還寄希望于這對「姐弟」能夠生活在一起,互相作個伴,在野外擦出愛情的火花。殊不知圍欄一打開,兩虎各奔東西,此后再也沒有見過面,原來一山不容二虎。

野放后的第一個冬天,「拉佐」在厚厚的積雪中一連翻越了幾座山頭,中途沒有任何停歇,它終于在猶太自治州一個人跡罕至的保護區里建立了領地。

「賽罕」則不小心闖入了東北虎「鮑里亞」的地盤,受到「鮑里亞」的排擠,只好來到了江對面,游過阿穆爾河并最終來到中國,途中殺死了1只羊,不到10天又返回了自己的家鄉。

04捕捉野豬,幾次被壓倒在地上,幸好及時咬住了野豬脖子

「拉佐」最喜歡的食物是野豬,其次是狍子、梅花鹿以及馬鹿等有蹄類動物。一只東北虎每年需捕殺48-65只中大型獵物,均重100公斤的野豬和均重90公斤的鹿是老虎菜單上最重要的兩大「主食」。

在回歸野外的一個月里,「拉佐」捕殺過狍子,也捕捉到馬鹿,其中,最精彩的要算捕捉一頭成年野豬了。

2018年的寒冬,「拉佐」順著小道覓食時,聽到了山下野豬群發出的聲響。真是笨豬,它們進食時根本就不警惕,還會發出很大的噪音。「拉佐」在雪中俯下了身子,慢慢潛近野豬群,靜靜地等待著野豬群進入到其攻擊范圍。

不像別的東北虎,「拉佐」喜歡在野豬群中挑選自己心儀的美食。它根本看不上小豬崽,不屑于捕獲微不足道的小家伙,而是精心選定了一頭肥大的野豬。還沒來得及進攻,這頭野豬發現了「拉佐」,但是在積雪中,野豬逃跑的速度比平時慢得多。

「拉佐」急忙從后面躍上豬背,對準豬頭,掄起虎爪就是一頓亂打。野豬也不是吃蒜的,幾次把「拉佐」壓倒在地上,還用獠牙頂住它的肚子。盡管如此,但「拉佐」依舊用強有力的牙齒咬住野豬的脖子,野豬掙扎了一會兒,便咽氣了。

也許是生氣了,「拉佐」撕開了野豬的肚子,還把野豬的前蹄從關節窩里拽了出來……這次捕獵,「拉佐」也受傷了,害得它這些天連走路都不時停下來,臥在雪地里舔自己的傷口。

其實,對于「拉佐」來說,每一次捕獵,面對的都是拼死抵抗的獵物,任何一次小小的失誤,都有可能導致嚴重的受傷,最終導致悲慘的死亡。

05在樹洞里,產下2只幼虎,一雄一雌

2019年一天,在猶太自治州野化的雄虎「鮑里斯」的兒子「雷霆」,突然出現在「拉佐」的領地里,「雷霆」發情了,叫聲特別響亮,聲音達1-2公里遠。

「拉佐」沒有愛上它的「男閨蜜」,卻接受了「雷霆」愛情。這兩天,它倆天天在一起,過了幾天有家的日子,「雷霆」沒有告別,就匆匆走了。

經過約110天的懷孕,「拉佐」靜靜地呆在一個樹洞里,產下了2只幼虎,一雄一雌,小家伙太可愛,沒有睜開眼睛,就知道找奶喝。

據統計,約有50%的幼虎活不到自己的第一個生日,何況「拉佐」還是第一次當媽媽,而且是「早孕」媽媽,幾乎早了整整一歲。

但是它很盡心,一周只出去捕食一次,時時陪在幼虎身邊,看著它們慢慢長大。

06被流浪棕熊追趕,只好逃跑,逃跑中失去一只幼崽

2021年的春天,「拉佐」的領地里來一只東北棕熊,很顯然,是一只流浪棕熊。

東北棕熊的疆域,北以外興安嶺為界,包括俄羅斯濱海邊疆區、阿穆爾省、猶太自治區以及庫頁島、尚塔爾群島等周邊島嶼,向南涵蓋了我國東北地區和朝鮮半島北部。

這也難怪,「拉佐」的領地,也是東北棕熊的地盤。

東北棕熊向來兇猛,對陸地上任何哺乳動物都敢攻擊,包括森林之王東北虎。這只棕熊肩膀寬闊,肩峰隆起,發達的頭部肌肉導致額頭形成了一塊凹陷,顯然是一只成年公棕熊。看來,「拉佐」遇到強敵了。

剛開始時,這只東北棕熊只是跟著「拉佐」,吃它捕獲的獵物。一般說來,成年雄虎有能力保住獵物,但雌虎(尤其是帶幼崽的雌虎)是很難保住自己的獵物的,有時甚至連自己都成為棕熊的獵物。

不知道什麼原因,這只棕熊突然追擊「拉佐」的孩子,「拉佐」沒辦法,只好迎戰。幾個回合下來,「拉佐」敗下陣來,它根本就不是棕熊的對手,只好逃走。可惜的是,它的一只幼崽再也找不到了,也許被棕熊吃掉了,也許走散了,幼崽流落到了別的地方。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