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婦收留黑熊「棄嬰」,當成孫子養,馴養得溫順可愛

熊,是一種外表十分可愛的動物,但是,在它們呆萌的外表之下,卻隱藏著「嗜血」的本性。惡熊傷人、吃人的新聞經常見諸報端。

可是,在遼寧丹東附近的一個村莊,卻有一位農婦,將一頭被遺棄的小熊當成孫子撫養。二者之間還結下了深厚的情誼。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棄嬰」虎妞

2010年2月24日晚上9時許,寬甸縣某村。汽車的轟鳴在一陣剎車聲中戛然而止。車上走下來一個神色嚴肅的中年男子,他的懷中還有一個小小的襁褓。下車后,男人徑直走進了這戶人家的院子。

院子中,聽到動靜的兩夫妻,靜靜地等在原地。中年男子還是先開了口,「黃大姐,有一個艱巨的任務要交給你!」隨后,男人將懷中的襁褓遞到那位農婦手上,婦女接過襁褓,稍稍扒拉下一角,當即嚇了一跳——一張毛茸茸黑乎乎的小臉映入眼簾,這分明就是個「熊孩子」呀!

這個中年男子是當地野生動物保護站的葉站長,這位「黃大姐」是十里八鄉有名的動保志愿者黃麗杰黃大姐,她家里也是全縣唯一一個野生動物救護站。在發現這頭小熊時,葉站長腦中首先想到的就是把小熊「送到黃大姐家里」。

因為黃大姐多年救助野生動物,無論是像大雁、貓頭鷹一類的飛禽,還是狐貍、松鼠一類的走獸,她都有著非常豐富的救援經驗,對于黑熊,這還是她生命中的頭一遭。本來還有些猶豫的黃大姐在看到小熊奄奄一息的模樣時,當即下定決心,對葉站長說,「好,這個任務我接了!」

后來當地電視台感念黃大姐的善舉,對她進行了專門的訪談。在被問及第一次見到小熊的情形時,黃大姐本來上揚的嘴角微微僵住,愣了好一會,才幽幽嘆出一口氣,「當時看到小熊的時候,就那麼大一點」,她比劃了一個布娃娃的長度,「渾身都開始發冷了,就像電視里演的那種棄嬰。太造孽了!」于是,心軟的黃大姐,才答應「收養」小熊,她還給小熊取了一個可愛的名字——虎妞。

「只進不出」的虎妞

剛開始的時候,虎妞體重不到4斤,只能勉強睜開眼睛。雖然黃大姐救護動物的經驗豐富,但對于黑熊卻是「頭一遭」,當時小熊「危在旦夕」,狀態也十分糟糕,橫豎想不出來什麼好方法,于是「死馬當活馬醫」,為了讓小熊活下去,黃大姐一拍腦門,決定按照照顧人類嬰兒的方法,照顧小熊試試。

本來,最好的方法是母乳喂養,但哪里給小熊找來一個熊媽媽呢?再三思慮之下,她想到了羊奶。因為羊奶營養相比牛奶更豐富,其結構也更類似母乳。于是,黃大姐找到了附近的牧民,想買一頭母羊來當虎妞的「奶媽」。

養羊的那戶人家,離黃大姐的院子不遠,本來村里人因為黃大姐這些年的善舉,都對她特別尊重,聽了黃大姐的請求后,熱心的牧民大哥立刻將她帶到了羊圈里,并指出了有奶的羊,任她挑選。可是,這個計劃竟然沒有辦法順利實施。這是為什麼呢?

原來,「羊媽媽」們一見到小熊,不僅沒辦法好好喂奶,甚至根本連站都無法站住。有出息一點的羊,「撲通」一下跪在地上,更有甚者,直接跳著逃跑。或許,這就是來自食物鏈頂端的血脈壓制吧。

無奈之下,黃大姐只能在鎮上買了最好的嬰兒配方奶粉,先用溫水沖泡好,在眼皮和面頰上試好溫度,再用針管給虎妞喂食。雖然,虎妞一副「快不行」了的樣子,但它依然沒有忘了要「挑嘴」,涼了的奶不喝、燙嘴巴的也不喝。非要和人體溫差不多的溫度,它才愿意下嘴。

用針管喂食大概持續了一個禮拜,這時候出現了一個「挺嚴峻」的問題——虎妞只吃不拉,小肚子高高鼓起。這下急壞了黃大姐和老伴兒,幸好黃大姐細心,發現了自家院子里的大黃狗,有給狗寶寶舔屁股的行為。

于是老兩口,找來了棉簽和生理鹽水,耐心地擦拭著虎妞的屁股,沒多大一會兒,就「有反應」了,那叫一個「一瀉千里」。這下排便問題也解決了,接下來要面臨的問題就是如何把它健康的撫養長大了。

「熊孩子」

虎妞很聰明,針管沒用幾天,它就學會了捧著奶瓶咂奶喝。黃大姐說,「你看它多可愛,就像一個小娃似的。」黃大姐也的確把虎妞當成親孫子喂養,等它大一點的時候,能兩個后腿站立了,也像小孩兒一樣繞著黃大姐夫婦的膝蓋跑,逗得二老直發笑。

虎妞的確非常可愛,但她也特別調皮。不僅拆家、還老愛在家里隨地大小便。為此,黃大姐想了個辦法,她把小嬰兒穿的紙尿褲給虎妞騎上,但虎妞不理解這個東西的使用原理,但凡看到「尿不濕」,它就嘴爪并用,給撕得稀碎。

黃大姐想著虎妞還小,所以暫時準許它睡在自己炕上。黑熊是領地意識很強的動物,它上了炕就默認為這個炕是自己和爸爸媽媽的,誰來都得把他轟出去。所以,聽聞黃大姐家里養了小熊的村民們,走到臥室看小熊時,都會遭受到「猛烈」地攻擊。

所謂的攻擊,就是抱著人腿、咬人鞋帶的撒爬打滾罷了。有村民說,「黃大姐的屋子,現在完全不是她的了,整個一個小熊的家。」可是,黑熊畢竟是猛獸,再大點可不敢讓它留在屋里。

于是,黃大姐老伴兒想了一個主意——他聽山里的獵戶說,熊最喜歡地洞、樹洞。于是,他為小熊量身定制了一個小木箱,小熊也的確很喜歡自己的新家,可是每當它看到「媽媽」自己進屋睡覺,它就會在窗外,一邊嗷嗷哭嚎,一邊用爪子扒拉窗戶。每當黃大姐想心軟放小熊進屋時,老伴兒都會勸說,「狠狠心,不然虎妞長大了可怎麼辦?」

黃大姐的心結

隨著小熊漸漸長大,黃大姐心里始終有個「心結」——她想為虎妞找到它的媽媽。那時候,寬甸還有許多偷獵者的傳聞,黃大姐心想,「虎妞是冬末發現的,大機率它的媽媽是被盜獵的不法分子殺害了。」

于是,她乘車趕往了第一個發現虎妞的農戶——楊會臣家里。根據老楊的講述,黃大姐還原出了虎妞被發現的經過。那是一個下午,剛剛收拾完地里的農活,楊暉臣突然聽到上坡上有一陣嗚咽,聽上去像小孩子的哭聲。

老楊心想,「這山上可有熊出沒呀,小孩兒在這里肯定不安全!」手腳本不利索的他,連跑帶爬地上了小山,看到了令他震驚的一幕——兩只看著像是剛剛出生的小熊,癱倒在雪地里,其中一只已經沒有了氣息。另一只發出嗚咽的,就是后來被救助的虎妞。

看到這一幕的老楊,趕緊找了個隱蔽的地方藏起來。作為山里人,他深知黑熊的習性。剛剛出生的小熊,母熊是會寸步不離地護在身旁的。雖然,有一只小熊已經咽氣,但他依然謹慎地躲了一個小時,才將虎妞撿起來,送到了寬甸縣野生動物保護站,這才有了后來葉站長「托孤」的故事。

有一種愛是為了分離

葉站長和黃大姐有一個關于虎妞的約定——撫養一年,一年后將它放歸大自然。因此,有一個必然需要面對的問題,那就是小熊的野化訓練。

為了照顧虎妞,黃大姐自家的農活都擱置了好幾個月,當虎妞四個月的時候,它也能跟著黃大姐一起外出了。于是,每天黃大姐放鴨子和大雁的時候,就會帶著虎妞一起。一開始,黃大姐還害怕虎妞捉大雁吃,可這個「沒出息」的小熊,和大雁剛剛見面就被揍了。

或者,它們二者也是不打不相識,大雁打了虎妞幾次后,它們也成了朋友。虎妞后來也不怕大雁了,還幫著黃大姐趕大雁和鴨子。黃大姐看在眼里,心里確實暗暗著急,「這哪行?跟大雁都相處得這麼好,以后怎麼在森林里活下來呀!」

為了鍛煉小熊的生存技能,黃大姐找到全村最高最大的樹,每天干完農活就領著虎妞練習爬出,學習能力超群的虎妞,一來二去之下就學會了爬樹,還學會了啃樹皮、把爪子舔濕沾樹上的螞蟻吃。

或許是萬物有靈吧,朝夕相處下,黃大姐真的把虎妞當成了自己的孩子,虎妞也對黃大姐尤其依賴。每每思及自己與葉站長的「一年之約」,黃大姐都忍不住嘆氣。可是,這種愛的存在,始終是為了分離。于是,黃大姐更加「賣力」地對虎妞進行野化訓練,為日后的分離做好準備。

把熊留在身邊,會有危險嗎?

虎妞與黃大姐的故事感動了許多寬甸當地人,甚至大家都在黃大姐的影響下,紛紛加入了保護野生動物的行列。那麼,熊究竟會不會有感恩之心呢?

首先,熊是當之無愧的「食物鏈頂層強者」,作為一種猛獸,它具有極強的攻擊性。特別是在受到驚嚇、威脅和攜帶幼崽的情況,攻擊性會呈幾何級增加。一般黑熊的體重在200~300公斤,它們的咬合力就是一口一個人類頭蓋骨的程度。

所以,對于人類來說,黑熊的存在的確是一種威脅。然而,對于將它撫養長大的人類,黑熊比較友善,比較它還是分得清「一頓飽」和「頓頓飽」的區別的。更何況,它們作為哺乳動物的一員,智商甚至比伴侶犬還要高,野生的黑熊不僅需要具備在「熊群」中的社交能力,為了吃蜂蜜和螞蟻,它們甚至還需要自己制作工具。所以黃大姐與黑熊之間才會有如此深厚的感情。

可是,人與熊畢竟不能完全交流,甚至在世界范圍內黑熊、棕熊攻擊飼主的案例也是屢見不鮮。人類社會對于黑熊來說,并不是樂土。對于那些像虎妞一樣,從小失去母親、而不得不被人類救助的小熊來說,放歸,才是它們最好的歸宿。

結語

在我國這片廣袤的土地上,還有許多像黃大姐一樣,不惜散盡家財,也要救助小動物的善良的志愿者們。作為普通人,起碼應做到對野生動物不傷害、不打擾。

保護野生動物,的確是保護人類自己。但是,在保護野生動物的同時,我們也應該保護好自己。愛護好自己,才是愛護大自然的前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