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藏羚羊,剛出生就被狼群沖散,被阿貝救后等來羊媽媽

羌塘,一年中就有8個月冰封土凍,是個極苦寒之地,當然藏族人通常稱它為藏北草原,內地人喜歡叫作「北方的空地」。它位于崑崙山脈、唐古拉山脈和岡底斯-念青唐古拉山脈之間,廣袤,原始,野性,神秘,蒼茫而又美麗!

在這塊大得令人難以想象的荒野之地上,數千年來孕育出獨特而頑強的生命體系,聚集著藏羚羊、藏野驢、野牦牛、西藏盤羊、西藏棕熊與黑頸鶴等40余種高原珍稀野生動物。

01剛出生的小羊,15分鐘后站了起來;30分鐘小羊就能跟在媽媽后面跑

神秘的羌塘,這是從遠古傳襲下來的藏羚羊的生產繁殖地之一。每到夏天,大群懷孕的母藏羚羊都會聚集在這里,一邊覓食一邊等待產仔。僅僅在丘卡湖旁邊,就聚集有幾千只待產的母藏羚羊。

在離湖邊100多米遠的草地上,一只略顯臃腫的母藏羚羊,不停地來來回回跑動,跑了幾十個來回后,慢慢臥倒在在綠油油的草地上。黃褐色的身子側身而躺,暖暖的夕陽照在身上,看來它馬上要生產了。

懷胎六個月后,這只母藏羚羊用盡全身的力氣,終于將幼崽生出來了,但不知道什麼緣故,只生到一半,胎兒掛在它那碩大的屁股上,任憑它怎麼努力也掉不下來。

母藏羚羊只好站了起來,慢慢走動,胎兒終于成功落地。濕漉漉的身軀,四條細長的腿還不能完全撐起自己的身體,不斷跌倒,不斷爬起,一刻鐘后,在搖搖晃晃中,剛出生的小藏羚羊憑借著自己的努力,終于站了起來。

母羊在旁邊吃草補充體力,對待小羊不聞不問,一個勁地在吃草。30分鐘不到,這麼小的藏羚羊竟然就能跟在媽媽后面跑了。這時,母羊才回到小羊身邊,伸出舌頭舔著小羊的小身子。

02小羊落單被1只餓狼追,四五只公羊跑來,趕走了狼

一周后,雖然小藏羚羊還在吃奶階段,但這小家伙看到青青的綠草,十分好奇,慢慢低下了頭,用它那烏黑發亮的鼻尖去碰觸嫩綠的青草,它很想去嘗試,但是還沒長牙齒,咬不斷青草,它只好無奈地放棄。

羊媽媽在旁邊覓食,放任小羊不管。這個調皮的小家伙玩得十分開心,慢慢地,小家伙越走越遠,連羊媽媽的影子都看不見了,但這調皮鬼也玩得正盡興。

突然一只狼不知道從哪兒沖了出來,攔著了小藏羚羊的去路。狼齜牙咧嘴的,兩只鉤狀的犬牙中間,還伸出一個長舌頭,兩眼閃著陰森森的兇光,小羊被嚇著了,拔腿就跑。

你就是生了八條腿也跑不過狼呀,小羊沒跑一會兒,就倒在了地上。餓狼撲了上去,伸出一條前腿踢了幾腳小羊,看見小羊一動不動,就抬起頭來,洋洋得意地「嗷嗷」長叫一聲。

猛地,狼的背后,竄出來四五只公藏羚羊,這時的公羊,殺氣騰騰,很顯然要從狼嘴里救出小羊。要知道,可可西里的藏羚羊是遷徙生仔,而羌塘的藏羚羊是屬地產仔,很多公羊都在旁邊守護。

公羊當然不能容忍狼的如此放肆,竟敢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手。1只公羊揚起角從前面攔著狼,那長長的頭角恰到好處地叉住了狼的頭部,2只公羊則從兩側夾攻,準備把鋒利的長角刺進狼腹部的兩肋間。

但是狼也不是好惹的,反身一口咬住一只公羊的咽喉,但它并沒有繼續戀戰,找了個空當溜走了。公羊沒有繼續追擊逃跑的狼。

03剛出生就被狼群沖散,又饑又餓趴在地上,等待死亡的到來

公羊趕走了狼,也四處散開了,只剩下小羊孤零零地站在這片廣袤、野性而蒼茫的大地上,它漫無目的地隨地亂跑,四處張望,它是在尋找自己的媽媽,但是,除了風,都沒有動靜,媽媽還是沒有出現在眼前。

太陽升起來了,小羊也跑累了,又饑又餓,只好趴在地上,身體因寒冷而蜷縮發抖,眼神因無助而顯得空洞。休息了好一會兒,小羊想再次爬起來,但是由于體力透支難以站立。

才來到世上幾天,小羊不想就這樣死去,它只好匍匐在荒原,希望媽媽出現。但環視四周,朝陽下,簇擁而來的只有無盡的荒野、不遠處澄澈翠藍的湖水與發著冷光的戈壁,除了自己沒有一只藏羚羊的身影。

失去羊媽媽,沒有跟上羊群,這只落單的小羊,誰都能一眼看到它的命運——再次成為狼群的一頓美食。這時的它,就好像是躺在荒原上的枯草,無奈地等待著死亡的到來。

04遇到路過的阿貝,守候在小藏羚羊身旁,苦苦等到天黑,還沒見羊媽媽來

一個來這里旅行的阿貝正好路過,看到可憐的小羊,他想帶著走,但是知道,這是大自然的規律,不能隨便把它帶回去養;如果自己把小藏羚羊丟棄在荒野之上,即使不成為狼的美食,也會餓死。

最后,他只好獨自守候在小藏羚羊身旁,耐心地等待著,希望羊媽媽會出現,苦苦等了半天,直到天黑,羊媽媽還沒有出現。按理,羊媽媽丟失了幼崽,會循著幼崽特有的氣味尋找。

阿貝作為一名無人區旅行經驗豐富的人,他深知,如果獨自夜宿羌塘無人區,夜晚很有可能遇到狼或者棕熊的攻擊。

但阿貝并沒有逃避,也不打算離開,而是在小藏羚羊落單的地方,就地扎營,希望羊媽媽能找到這里來,把這只小藏羚羊帶走。

阿貝搭好賬篷,從隨身攜帶的食物中,找到牛奶,喂給小羊喝。這小家伙實在是餓壞了,一點也不客氣,還以為是羊媽媽的奶呢,張嘴就吸,還喝得津津有味。原本餓得無法站立的小羊,經過阿貝的一番照顧后,又開始能站起來了。

05狼還是來了,在賬篷外與阿貝僵持了老半天,阿貝生了一堆火把狼嚇跑

剛開始看到老吳就瑟瑟發抖的小羊,似乎接受了他,也不怕人了,慢慢對阿貝產生了信任,把鼻子湊到阿貝的臉上蹭來蹭去,還瞪著一雙又大又黑的眼睛,好奇地盯著阿貝。它要是能變成一個姑娘,也許會嫁給他。

羌塘的夜晚,風很大,伴著陣陣風沙,遠處偶爾傳來狼嚎,小羊聽到狼叫,嚇得忙躲進阿貝的睡袋里來,阿貝在狼嚎中默默地守護著這個小家伙。

夜深,狼還是來了,在賬篷外與阿貝僵持了老半天。無奈,阿貝只好在賬篷外生起一堆火,火光穿透了整個黑暗中,狼嚇得匆匆離開。

這一夜,阿貝都不敢睡覺,陪著小羊,大眼瞪小眼。一方面,怕狼群再來惹事;另一方面,擔心棕熊出現,這家伙要來了,別說小羊,自己也要遭殃。

06羊媽媽不顧安危,獨自來尋找孩子,小羊嗅了嗅阿貝才跑到媽媽身邊

第二天,阿貝又把小羊抱回到原地,依然像昨天一樣,自己躲在賬篷里繼續苦苦等待。冥冥中,阿貝相信羊媽媽也許會出現。

由于昨晚一直沒睡覺,阿貝困意來了,不小心打了個盹,醒來發現不遠處,一只母藏羚羊,隔著約20米的距離,正謹慎地觀察著他,想上前又不敢上前,這一定是羊媽媽!

當小羊脫離羊群后,誰也沒有想到,在危機四伏的羌塘無人區,羊媽媽不顧自己安危,脫離羊群,獨自來尋找自己的孩子。

這時,小羊也發現了羊媽媽,凝神望了一會兒,并沒有立即跑過去,而是回到阿貝身邊,嗅了嗅阿貝身上的氣味,默默地繞著阿貝轉了1圈。也許,小羊在感恩!

小藏羚羊一蹦一跳地跑到媽媽身邊,無比親昵地嗅著羊媽媽身上那熟悉的味道。羊媽媽與小羊團聚了!羊媽媽并沒有立即帶著小羊離開,而是帶著小羊往前走了幾步,又停了下來,深深地注視著阿貝。

羊媽媽貌似在發呆,好像在思考什麼,又好像想要表達什麼。盡管動物不會說話,但是萬物皆有靈性。你救了它的幼崽,它一定在表達感謝!

結語

太陽快下山了,雪山閃閃發光,白云悠悠,暮色明明,一望無際的原野上,一大一小兩只高原精靈,自由自在地奔跑在無人區那潔白無瑕的藍天下,向著家園的方向跑去。

它們相依、相伴、相隨,從一團急速移動的黑影變成地平線盡頭的兩個黑點,最后永遠消失在地平線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