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西走廊出現兔猻,臉上掛著「淚痕」,為護3只幼崽只好攻擊游隼

sunai 2022/05/10 檢舉 我要評論

河西走廊長約1000公里,東連中原,西接西域,南北溝通青藏高原和蒙古高原,自古以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河西走廊干旱少雨,但有祁連山的冰雪融水的滋潤,滋潤著綠洲和草原。然而,兔猻卻喜歡生活在貧瘠的荒漠戈壁地區。

兔猻,是貓科兔猻屬動物,當地人叫它「烏倫」,棲息在沙漠、荒漠、草原或戈壁,分布較廣,但行蹤隱蔽,很少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紅外相機偶爾抓拍到兔猻的「生活照」,讓我們能夠更多地了解兔猻。

有一只雌性兔猻,獨自游蕩在河西走廊的荒漠上,廣闊的荒漠是它理想的家園。別看它身材胖乎乎的,還是個小短腿,沒別的貓科動物跑得快,但它既兇猛又聰明,實力捕食,母愛帶娃,為了保護幼崽,居然敢去攻擊游隼。

01體重僅4千克,臉上掛著兩條「淚痕」,常做出不同的表情

兔猻生來愛自由,性格孤僻,不喜歡扎堆,不喜歡熱鬧,除了繁殖期,平時都是單獨出現。對環境有很強的適應能力,只要食物來源充足就行,不過兔猻偏愛遍布巖石或土丘的崎嶇山地。

這只生活在河西走廊的雌兔猻,白天常在洞穴外邊曬太陽,時而一臉嚴肅,時而齜牙咧嘴,時而瞇著眼睛,擺出一副「厭世臉」,在它身上有著強烈的反差萌。

都說藏狐是表情帝,其實兔猻比藏狐的表情還豐富,每一種表情都讓人忍俊不禁。

雌兔猻長了一身長且濃密的毛發,但長度與密度會隨著季節改變,冬季更密更長,保暖性極佳,呈灰色;夏季就不需要穿得那麼臃腫了,呈棕黃色。尾巴上有幾圈黑色紋路,尾巴末端經常靈活地搖動。

雌兔猻是「打腫臉充胖子」,體長約66厘米,體重僅4千克左右,遠沒有看上去那麼胖。一張扁平的臉,兩只短短的耳朵間距寬,顯得腦袋又寬又扁,聽力卻很發達。

大眼睛,瞳孔收縮時呈圓形而不是豎條狀,與其他貓科不同。眼睛外,有兩條斑紋,仿佛臉上掛著兩條「淚痕」,難怪雌兔猻總是擺出一副「苦情臉」,原來不是因為生存難,而是天生面相如此。

最后不得不提一下兔猻的四條小短腿,掌墊厚,還覆蓋著濃密的毛發,行走、奔跑時不發出一點聲音,在厚厚的積雪地里走動,根本不用擔心被陷住。

02捕獵時嘴唇與尾巴不停抖動,一擊即中,咬住鼠兔的脖子

別看雌兔猻總是懶洋洋的,其實標記領地,守護家園,捕獵生存,每一樣都不落下。常常在黃昏時分出去捕獵,不管怎樣,填飽肚子最重要。

鼠兔、鼠類、小型鳥類是兔猻的主要食物,有時候還會捕獵旱獺和野兔。雌兔猻是個「伏擊高手」,找到獵物后,準備捕獵時會伏低身體,盡量隱藏自己的蹤跡。

鼠兔出洞覓食了,圓滾滾的小身軀對兔猻來說極具誘惑力。雌兔猻借助石頭、荒草掩蔽自己,伏低身體,幾乎看不到四條小短腿了,慢慢前行,距離目標越來越近了。

這時,雌兔猻表情很嚴肅,嘴唇快速地上下抖動,身后的尾巴尖也不停地抖動著。不知道雌兔猻為什麼要這樣干,也不知道這些行為動作能不能幫助它成功捕獵?

沒一會兒,雌兔猻出擊了!它一下子躥了出去,爆發力不小,電光火石的瞬間,就一口咬住了一只鼠兔,尖利的牙齒刺穿了鼠兔的脖子。

成功捕到獵物,雌兔猻叼著鼠兔,驕傲地昂起頭,淡定地走過荒草地,爬上土丘,來到一處石頭后面,開始大快朵頤。

03趴在雪地里埋伏,看準時機出擊,抓到一只沙雞

夏季各種鼠類,以及鼠兔橫行,兔猻不愁沒食物,但到了冬季,捕獵就比較難了。倒不是雌兔猻怕冷不想出門,而是鼠類都蟄伏起來了,不得不花更多的時間去尋找獵物。

行走在雪地里,雌兔猻時刻保持警惕,最擔心的就是天上突然俯沖下來一只猛禽,一不小心就可能被抓到天上去。

雌兔猻還算幸運,遠遠看見一群沙雞在雪地里覓食,偶爾還發出歡快的叫聲,有的吃飽了,就悠閑地梳理羽毛。

這讓雌兔猻兩眼發光,即刻進入狩獵狀態,悄悄地跑進了一點,然后在雪地里趴了下來。銀灰色的毛發與雪地背景融為一體,展現出絕佳的偽裝技巧,它現在就像擺在雪地里的一塊石頭。

四肢縮短,幾乎埋在積雪里了,可兔猻卻能慢慢移動,身后留下一道雪痕。當距離足夠近時,兔猻才沖了出去,瞅準一只沙雞就逮住。

可是沙雞受驚,本能之下飛起,兔猻惡狠狠地張嘴,露出犬齒,卻只咬住了沙雞的尾巴。但雌兔猻反應靈敏,立馬伸出鋒利的爪子去抓,一下子就把撲騰著想飛走的沙雞給拽下來了。

這下,雌兔猻咬住了沙雞的脖子,沙雞拼命地掙扎,雪花四濺,但已經沒用了,沒一會兒就一命嗚呼了!

雌兔猻叼著獵物離開,雪地上恢復平靜,只有凌亂的痕跡,證明剛才發生的一幕。

雌兔猻就是這樣憑著實力捕獵,填飽肚子,從不會去偷或搶別人的食物,反而曾經有狐貍搶過它的食物,讓它接受了一次深刻的教訓,此后見到狐貍都敬而遠之。

04在巖石上涂抹氣味,找到「對象」互相蹭臉頰

冬去春來,雌兔猻更活躍了,常常在夜晚四處溜達,還喜歡在巖石上磨蹭,留下自己的味道,那認真嚴肅的動作和它毛茸茸的外表形成反差萌。別笑,這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

原來,春天是兔猻談戀愛的季節,而雌兔猻已經成年了,應該承擔起種族繁衍的大任。雄性兔猻在12-4月持續發情,會四處尋找「適齡」的雌性兔猻,而雌性卻是周期性發情,每次發情時間在26-42個小時左右,所以能否與雄性在恰好的時間相遇,還得看緣分。

平時兔猻都是獨來獨往,也有很強的領地意識,不會允許同類進入自己的領地。所以,當繁殖期到來,「找對象」就成了首要大事,而且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雌兔猻除了留下自己的氣味,還會發出一種奇特的聲音,有點像鵝叫。很快,來了一只看上去身材粗壯的雄性兔猻,它們互相蹭臉頰表示友好,同時也在對方身上留下自己的氣味。

這段短暫的時間里,假如有其他的雄性兔猻出現,就會為了爭奪配偶權,而大打出手。科學家曾觀察到,繁殖季雄性兔猻身上有與同類打斗留下的傷痕。

交配期過后,雌兔猻很快就恢復了單身生活,自由自在。經過70天的孕期,在洞穴里生下了3只小兔猻。

一般,兔猻一胎產2-4只幼崽,最多的有6-8只。母兔猻要獨自帶娃、養娃,還要教娃學習捕獵,這個過程很辛苦的,還是別生那麼多的好。

05為了保護3只幼崽,敢去攻擊猛禽游隼

兔猻一家四口的家在巖石洞里,四周遍布巖石和溝壑,崎嶇復雜的地形,為它們的安全提供了保障。

盡管兔猻身手敏捷,但在奔跑技能上不如其他的貓科,這就是腿短的劣勢了。但兔猻擅長偽裝,懂得如何利用保護色與地形保護自己。

雌兔猻當了媽媽后,除了捕獵,還要常常在洞穴四周巡視,確保安全。地上的豺、狼、狐貍與天上飛的猛禽,都會對小兔猻產生威脅。

有一次,兔猻帶著3只幼崽到洞穴外活動,在巖石上蹭臉頰,之后幼崽也學著它的樣子,在巖石上磨蹭,還自由發揮,舉一反三,蹭了臉頰,蹭體側,還蹭了蹭臀部,仿佛覺得很好玩。

正當玩得開心時,高空中突然出現一只猛禽,眨眼間就從遠處飛到了兔猻上方的天空,原來是游隼!

雌兔猻趕緊讓3只幼崽躲起來,自個兒卻一溜煙跑到另一邊,昂頭緊盯著游隼,吸引游隼的注意。游隼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俯沖而下。

3只小兔猻已經鉆入巖石縫里,害怕又好奇地通過石縫看外面。而兔猻卻沒有采取躲避天敵的最佳方法,選擇了迎難而上。

為了保護幼崽,雌兔猻沖著上方的游隼齜牙咧嘴,威嚇游隼,表情兇巴巴的,仿佛在說:我超兇的,你別亂來。

游隼在低空盤旋,不時沖向雌兔猻,而雌兔猻跳起,想用利齒與利爪去攻擊游隼。飛翔能力超凡脫俗的游隼,當然不會讓兔猻抓到自己,眨眼就飛走了。

雌兔猻在地上追著游隼跑,一邊跑,還一邊跳起,想去攻擊游隼。但游隼沒有戀戰,沒一會兒就飛到高空離開了這里。

也許游隼只是出來捕食,沒想到遇到兔猻「攔路」,還是到別處去找獵物吧!

雌兔猻趕走了游隼,急匆匆地邁著小短腿回去原地照看幼崽,看到3個小家伙乖乖地待在巖石縫里,全都沒有出事,就放心了。

結語

有不少兔猻幼崽,都死于天敵之手,所以兔猻不得不借助巖石堆與洞穴作為庇護所,這也是為什麼兔猻很少去開闊地帶的原因。希望每一只小兔猻都可以平安長大,成長為滅鼠小能手。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