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美國被「手臂長的虎蝦」入侵,還是缺少廚子惹的禍!

大家好,今天和大家嘮嘮美國又一次被生物入侵的事兒,這次的主角是下面這貨。

宛如成人手臂長短和粗細的虎蝦

是不是連哈喇子都下來了?擦一下口水先,不妨想下這個問題——為何美國生態系統如此脆弱,動不動就被生物入侵?真的如我們調侃的那樣,只是缺少一批合格的廚子嗎?

這事兒得從1988年的加勒比海說起。

1

上世紀八十年代,美國人從泰國引進了第一批虎蝦,用以商業養殖反向出口,出口剩下的才會放到本國的商超進行售賣,但在波士頓龍蝦和澳洲巖龍蝦等其他蝦種面前,虎蝦競爭力并不強,盡管味道尚可,但在美國仍屬于小眾食材。

于是,這些零零星星的虎蝦養殖場不溫不火地分布在美國南海岸,直到一場末世天災的來臨。

1988年9月,加勒比海居民們享受陽光沐浴和柔和海風,殊不知,一股巨大的風暴正在萬里之外的非洲成形,并將最終摧毀他們的家園和財富。

9月3日,一個不起眼的熱帶擾動從非洲大陸向西移動,7天后,升級為1級颶風,8天后,也就是當年的9月11日逼近美國本土時,已經升級為3級颶風——吉爾伯特颶風。

在襲擊了牙買加、開曼群島、尤卡坦半島后,日后被認定為美國氣象史上位列第二的吉爾伯特正式升級為颶風的最高等級——五級!

吉爾伯特龐大的環流和云系遮住大半個加勒比海上空,墨西哥灣沿岸和佛羅里達州的居民們充分感受到了它的恐怖,在中心風速高達300公里/小時的吉爾伯特的肆虐下,宛若海嘯般的巨浪持續拍向海岸,瞬間讓美國南海岸幾十萬民眾遭了殃,無數房屋和設施毀于一旦,這其中就包括虎蝦養殖場。

颶風過后,滿目瘡痍

318人去世、98億美元的經濟損失,當時的美國壓根沒心思管無足輕重的虎蝦養殖場,但事情的發展就是如此戲謔,這些從養殖場意外逃出來的虎蝦,開始慢慢在美國的野外繁衍生息,開枝散葉二十年后,當它們再一次進入美國公眾視野時,已經成為不亞于當年吉爾伯特颶風的「禍患」了。

2

時間進入千禧年之后,美國一些漁民在近海口作業時,經常會發現體型異常的蝦,這些蝦并非龍蝦品種,但有些個頭卻比龍蝦更夸張,而當時的媒體報道時,并未意識到這是一場災難性的生物入侵,反而心懷獵奇,經常使用「蝦王」等稱呼。

虎蝦用了近十年時間在美國南海岸站穩了腳跟,接著利用美國人麻痹大意,在接下去的十年里,以驚人的速度向東面和北面擴散,越來越多的漁民和釣者發現,河里處處是這種體型在30公分上下的詭異蝦種,而原先生活在野外的本土魚蝦日漸稀少。

美國專家經過調查,終于得出結論:這些怪蝦,就是當初1988年颶風之后,逃離養殖場的虎蝦的后代。專家們本著嚴謹的態度和專業的操守告訴政府,這些虎蝦已經不是當年用以創造外匯的食材了,若不治理,很快將成為野外最令人頭疼的入侵生物。

政府的反應不能說遲緩,但終究還是慢了一拍,一場曠日持久,耗費財政無數的「虎蝦危機」已然爆發。

3

虎蝦,原產自亞洲,它有一個獨特之處——蝦青素比蝦類平均值高出20%。

蝦青素?這是個啥?

手機前面的大老爺們也許有點迷茫,但家里有老婆的可以問一下就知道了——蝦青素是高端護膚品的重要原材料,是非常優質的抗氧化劑,放到面霜里,然后往臉上一抹。

不抹的人今年30,明年31,抹的人今年30,明年還是30,不老,就這意思。

而虎蝦在美國橫行,依靠的就是這多出來的20%的蝦青素,抗氧化啊,水質不太OK,沒事,我有蝦青素。

習武之蝦難免磕磕碰碰,其他蝦傷口一感染直接原地去世,但虎蝦沒事,有蝦青素,抗氧化同時還能增加抵抗力;

最要命的是,蝦青素還能極大提高虎蝦的產卵能力,別的蝦一年一排卵,一次排20萬粒,虎蝦呢?一年排兩次,一次100萬粒!

再加上美國絕大多數河流的溫度,正好落在虎蝦適宜繁殖的水溫區間,于是乎,虎蝦肆無忌憚地開枝散葉,瘋狂地擠壓河流中其他蝦種的生存空間——什麼小魚卵,浮游生物,全部一口吞了,其他蝦沒得吃了,只能餓沒。甚至虎蝦仗著自己體型比美國本土蝦種要大,開始捕食起其他蝦種!

按這尿性,再過幾十年,美國河里就沒有其他蝦了,就剩虎蝦這一個品種了,對于生態多樣性極其不利!

于是乎,美國慌了神,使用了各種辦法和措施進行治理,然而此時的虎蝦大軍數量太過龐大,不僅嚴重威脅本地蝦種,甚至開始將觸須伸向了珍貴的海岸保護神——紅樹林!

4

紅樹林,并不是指紅色的森林,而是下圖這個樣子:

紅樹林本質是陸地和海洋交界處的植物群落

有紅樹林的地方,往往有著一套完整的生態循環系統,植物、伴生植物、浮游植物,魚類、底棲動物、昆蟲、貝類、小蝦小蟹等。

得嘞,這不天然是虎蝦的食堂麼?

沒天敵,敞開了吃,管飽,肆意泛濫的虎蝦吞噬著目之可及的一切,原本豐饒的生態鏈一節節斷開,平衡的循環被徹底打破。

美國政府仿佛救火隊長般,哪片紅樹林出現虎蝦群,就往哪邊跑,到跟前,夸嚓,藥一撒,再往下一處跑。

這個做法的后果就是,虎蝦倒是被你弄沒了,但其他生物也跟著完蛋,同時藥性導致的土壤營養改變,也使得紅樹林難以存活,這塊的生態系統算是崩潰得明明白白了。

5

抓耳撓腮的美國人可能想起了一句古話——解鈴還須系鈴人,這玩意當初誰弄過來的?

想起來了,泰國。

然后問泰國人,現在俺們國家虎蝦泛濫,你們作為原產國,可有良策?

這不問還好,泰國人直接把美國人拉到自己的荒地上,哥,看到沒?這塊地兒原來也是紅樹林,現在沒了。

美國人楞了,什麼情況?

一樣,都是被虎蝦霍霍的唄。泰國政府在每年拿出巨額治理費用的情況下,本土的紅樹林區仍然由于虎蝦之禍,被破壞了54%以上。你說他能有什麼好辦法提供給美國人?

6

也許看到這里的朋友們已經迫不及待了,濤哥,你快拉倒了,虎蝦它再虎,不還是只蝦麼?吃干凈它不就完事了麼?

這還真不行,兩個理由。

第一個理由,看似比較無厘頭,但的的確確是最根本的——美國人壓根就沒有吃這貨的習慣。不是不會吃,也不是不會烹飪,而是沒有吃這貨的習慣。

這是兩個概念。

一如亞洲鯉魚,中國黑魚在美國泛濫,我們也覺得很奇怪,你們為什麼不吃呢?是不會烹飪嗎?

人家什麼魚都吃得少。而美國人當初不都是歐洲來的麼?歐洲哪來的鯉魚?要吃也是吃鱈魚和金槍魚,所以一年就可憐巴巴的2兩,這2兩魚肉能花在鯉魚身上嗎?

事實上,很多上至美國政府,下至美國餐廳,的確在鼓勵民眾吃鯉魚,但民眾也的確沒有吃這玩意的習慣。

虎蝦同理,擱你要是祖祖輩輩都是吃波士頓龍蝦和甜蝦,突然端出來一鍋虎蝦,這虎頭虎腦的什麼玩意,不吃。

第二個原因,美國內河水質堪憂,雖然經過數十年的治理,大有好轉,但不吃淡水河鮮的美國人大有人在。

遙想五大湖在上世紀70年代之前因為環湖工業發達,污染嚴重,重金屬嚴重超標,甚至出現過1969年整條克利夫蘭的Cuyahoga河燒起來了的夸張新聞,而其他美國內河的情況也好不到拿去,河水和淤泥里的汞、鉛、鎘長期嚴重超標,直到2017年,某些地方的魚肉內汞含量仍然高于食用標準。

所以,虎蝦的問題,持續了十來年,目前已經和亞洲鯉魚,蛇頭魚(黑魚)一起,成為了美國野外生態問題,治理一直在治理,但總也治理不好,就這麼放著吧,讓它們從入侵物種成為本土物種,也只能這樣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