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象「綁架小象」,竟是因母愛泛濫,親媽營救引發「象群大戰」!

大象是陸地上最大的動物,然而巨獸也有一顆溫熱心,照顧保護無關小象,幫助不便同類,為死去的同類送行默哀……數不盡說不完的大象感人事跡,本文從安博塞利國家公園35年大象與小象間的溫情有愛互動說起,從母子、祖孫、家人到不相關個體間,大象在愛幼方面與人類沒有什麼不同。

拎貪玩小象回家,拉開打架象寶寶,幫助保護小象,趕跑捕食者,避開潛在威脅。真不愧是高智商,通人性的高級動物!

接離群小象回家,拉開打架象寶寶

大象四歲才斷奶,別看有些大象個子長得挺大,沒準還是個小寶寶。小象與小孩一樣,貪玩愛打鬧,有迷糊小家伙東摸摸西看看,再看環境傻眼,全是陌生阿姨,著急喊媽。大象擁有復雜的聽覺、嗅覺與視覺通訊系統,迷路小象偶爾會哀叫著發出呼救聲,象媽可以輕松找回。

這還是比較懂事的小家伙了,還有錯認親屬,與陌生阿姨玩得樂不思蜀的小象,還得媽媽親自上門拎回家,真是讓象媽媽操碎了心。

安博塞利國家公園1972—2006年35年的研究發現,大象拎貪玩小象回家22例。被拎回小象皆在5歲以下。9只小象從無關母象或家庭帶回,6只與家人團聚前獨自一人或落在后面,5只從觀察車邊拉走,2只從雄象身邊帶回。媽媽要不單獨行動,要不與另一個雌性家庭成員一起救回小象。

小象發出呼救聲,母象將其帶回,這樣的事件共9例,但剩下13例中小象沒有發出任何叫聲。

小象與無關母象在一起的9例中,6例可能是小象自己跑到無關母象身邊,然后將其當成 義母。但有3例,是來自 強勢群的母象綁架弱勢群的新生象寶寶,并阻止象媽接回孩子。

喪子或無法生育的母象偶爾綁架挾持小象,并不是想傷害它,而是想讓其留下,當成自己的孩子養。然而這樣不僅容易引發象群沖突,而且即便成功,小象多半也要因缺奶死亡。

1990年3月24日10點10分,安博塞利國家公園,大象弗雷達與其他象迅速移動到EB象群休息的地方,把它們趕走,然后綁架了小象埃利(著名大象女族長埃可的新生小象),后者叫喊著。媽媽埃可把亞成年姐姐埃妮德留在原地,自己追了過來,試圖救回孩子。

FB象群挾持著埃利離開,有一次小象埃利被踢倒了。不過幸運的是,在媽媽與家族成員的幫助下,埃利重新回到家人身邊。

大象不僅會把貪玩小象拎回家,偶爾也會拉開打鬧的小象,觀察到拉開打架小象4例。如,1992年11月10日17時45分,小象埃利與埃索開始嬉戲,追逐并試圖騎到對方身上。它們頭對頭對頂,埃妮德走到它們面前,用象牙推開埃索。如此重復3次,并且成功插到它們中間,拆散它們。埃索一直圍著她轉,試圖回到埃利身上。

小象埃利長大后的樣子,正好是90后,2021年的他步入青壯年

幫助小象,媽媽、外婆、無關陌生象皆有記錄

研究發現,大象會幫助照顧小象,無論是否有親屬關系,觀察到28例成年象幫助小象移動的例子。除1例外,其他受助小象均不到2歲。將小象引導到更容易通行的地形4例,如河岸或防畜圍欄不太陡峭的地方。幫助摔倒或站不起來的小象9例。幫助小象移動的大部分是象媽,但也記錄到象外婆與1只無關雄象。大象溫柔地將象牙或者腳滑到小象身下,幫助小象站起、移動。

2006年9月10日,一只母象帶著年齡分別為2—3歲與5—6歲的女兒來到一個防畜圍欄前,電圍欄有個缺口,將孩子們與她隔開。母象用象牙折斷電線,沖破圍欄,然后進去,把小象帶到安全的地方離開。

第二天,母女三個又困在圍欄。盡管象媽與姐姐一直鼓勵最年幼的小象勇敢穿過,可惜15分鐘小象仍舊無法穿過,最終母象走回圍欄,面對著小象,小象才緩慢倒出去。

大象將無法爬進或爬出泥坑、河流的小象拉出,幫助它順利通過的,共15例。小象有時被直接拉出或推出,有時接受間接幫助后自行通過。觀察到小象被直接推出3次,被直接拉出9次,另外3次是大象用象牙挖掘堤岸兩側、減緩坡度后,小象成功通過。13例中,小象由媽媽幫助,其他6例,小象由群中其他雌性家庭成員幫助,可能是姨媽、外婆或者表姐。

2005年9月21日IB象群正在穿越Snipe河。小象跟著媽媽,掙扎爬出上岸。1頭成年母象站小象身邊,當小象掙扎時,她上前走近,雖然沒用象牙直接將小象推出,但她將象牙[插·入]小象前右腿后的泥中,這樣可以為小象提供一些固定點,之后小象順利爬上岸。

2000年6月3日11點10分,大象埃拉發出隆隆聲,意思是「出發啦」,她帶領族群向沼澤深處移動。11點19分,埃拉帶著族群走進沼澤。除了埃利佩斯與她2000年出生的孩子,以及埃多拉(埃利佩斯的媽媽)之外,所有大象都進入了沼澤內。

11點25分,埃多拉似乎「引導」埃利佩斯與小象走到了另一個好走的地方,能夠輕松進入沼澤——唯一沒有泥的地方。原本埃多拉沒有必要尋找另外的入口進入沼澤,但由于小象不便通行,她特意調整路線,這拳拳愛子護孫心讓人動容。

除了幫助小象移動外,還觀察到象群照顧小象21例。 其中,不相關象群照顧陌生小象6例。即便如此,小象也沒活過幾周,可見,綁架小象的行為害人害己。小象的存活時間取決于它與媽媽分離時的年齡和狀況。

其他照顧小象的都是小象的原生象群。6只孤兒小象,4只在象媽死后只活了1—2個月,另外2只活到了成年,2021年可能仍在世。小象與象媽媽暫時分開9例,在看護家庭的照顧下活得很好,最后小象安全與媽媽團聚。

保護小象,趕跑捕食者,避開潛在威脅

為母則剛,保護小象的不僅有象媽,還有小象的義母,甚至很年輕、還沒生育過的義母。觀察到保護行為29例,保護1歲以下小象27例, 5歲小象1例,女兒保護象媽1例。

最后一例是成年女兒們趕跑騷擾象媽的無關大象,因為象媽被長矛刺中(可能是馬賽人干的),躺在地上無法行動。16例象媽保護小象中,3例是初產婦(第一次當媽),另外13例都是經驗豐富的媽媽,之前至少生產1只小象。12例義母保護小象中,5例已生產,7例年輕未生產過的母象。

大多數保護者未雨綢繆,在傷害真正降臨前,就采取行動,事先避開威脅,共22例。剩下的7例,是在小象遭到攻擊或受到驚嚇后,將其從困境中解救出來。如,將捕食者從小象身邊趕跑,將其他象從小象身邊趕走,或使小象遠離年輕象,防止小象進入危險區域等。

1994年8月21日上午11點, EB象群中的小象走到車前。就在這時,埃可趕跑了1頭鬣狗,發出刺耳的叫聲。小象這才意識到危險,立刻轉來轉去,回到埃可身邊。與此同時,埃妮德、埃爾斯佩斯與埃多拉沖了過來,抬頭,豎起耳朵,與埃可一道,朝著鬣狗走去的方向走去,將鬣狗趕得更遠。

小象太過脆弱,謹慎的象媽偶爾會將不知輕重的年輕象從小象身邊隔開,防止傷到小象。1994年5月8日埃可移動時,發出隆隆聲,擺動耳朵,偶爾停下往回看。另一頭大象卡爾從東邊來。他向她嗅去。埃可抬起象牙,將他從她(一天大的)象寶寶身邊推開。埃可繼續緩慢移動,不時停下,發出隆隆聲,回頭看,確保小象安全跟上。

1994年5月11日9點30分,EB象群走到大泥潭。大多數象已經在內。最后埃可與孩子來了。埃可跨入泥潭,濺起水花,部分泥巴也濺到小象身上,但她從邊緣退了回來,與小象在一起,在一旁照看著孩子。

安博塞利著名大象埃可與她的家人,最右為埃可,2009年5月去世,享年65歲

簡言之,大象龐大的體型與細膩的情感形成強烈反差,巨獸也有柔情,雖然本文主要從大象對小象的愛意說起,其實還有很多大象感人事跡,如結成聯盟互助御敵,安慰關心同類,給其他小象哺乳,幫助同伴去除異物,為去世同類送行等,大象人性得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