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源出現「牛魔王」,嚇跑棕熊躲過狼群,跑到山下帶走9頭母牛

青藏高原上的三江源,寒冷干燥,空氣稀薄,自古以來,就是人類的禁區,但這里堪稱是天然的野生動物園,棲息著雪豹、藏棕熊、藏羚羊與野牦牛等各種瀕危野生動物。

作為青藏高原的象征符號,不是雪豹,不是藏羚羊,也不是棕熊,而是耐苦、耐寒、耐饑、耐渴被稱為「青藏高原圖騰」的野牦牛。它們分布在青藏高原環境嚴酷、氣候惡劣的高山草甸與荒漠,但吃的是冬蟲夏草,喝的是礦泉水,尿出來的是口服液,拉的是六味地黃丸。

據當地牧民丹增大爺講,在這些野牦牛中,有一頭名叫「牛魔王」的雄性野牦牛,它的「牛經歷」十分傳奇。這頭野牦牛體形高大,四肢強壯有力,但是在一次奪偶之戰中失敗,被迫離開族群。后來,它混入山下的家養的牦牛群中,靠著自己的魅力拐走了一群母牦牛,做自己的「壓寨夫人」。

01看上去就像巨無霸,犄角堅硬無比,舌頭上布滿尖刺,輕輕一舔也許會脫一層皮

野牦牛「牛魔王」全身黝黑,僅吻部、嘴唇、臉面及脊背呈灰白色,特別是頸部、胸部和腹部的毛,幾乎垂到地面,形成了一個密實的圍簾,恰似巧手編織而成的披風,奔跑時腿部和腹部黑色的長毛隨風舞動,就像穿著一襲黑色長裙。

這頭雄性野牦牛,體型高大,看上去就像巨無霸,它比一般的野牦牛體型要大,重達650公斤左右,體長2.3米,肩高約1.8米。

頭上的犄角為圓錐形,表面光滑,堅硬無比,被打磨得如同一柄兩齒鋼叉,威風凜凜地直指前方;一般說來,野牦牛的角也就50厘米長,但「牛魔王」的犄角將近70厘米,能將惹怒它的動物戳得非死即傷。

其實,「牛魔王」最厲害的武器真的不是它的犄角,而是它的舌頭。它的舌頭上長有肉齒,布滿尖刺,很多動物經它輕輕一舔,不脫一層皮才怪。

四肢強壯有力,四個蹄子大得像榔頭,蹄甲小而尖,十分堅硬,踏著地面發出沉悶有力的響聲;足掌上還有柔軟的角質,這種結構可以減緩身體向下滑動的速度和沖力,讓其在陡峭的山地行走自如。

還有,就是它的眼睛,孤傲冷峻,似乎在蔑視一切,在這里我就是老大!

02為了找到「老婆」,公牦牛之間發起奪偶之戰,失敗的被趕出族群

每到野牦牛的發情期,到處都會聽到一聲聲短促、迫切、激動的「豬叫」聲,這是雄性野牦牛發出的求偶聲,它們想通過這種怪異的叫聲來吸引母牛的注意。之所以發出的叫聲像豬叫,正是因為它們常年生活在氧氣稀薄的高原上,導致聲帶發生改變而形成的。

在這期間,所有的雄性野牦牛都變得非常兇猛。因為每一頭公牛都想成為強者,擁有更多的母牛,從而遺傳自己的基因,所以,為了找到「老婆」,這些成年的雄性野牦牛之間常常會發起激烈的奪偶之戰。

「牛魔王」所在的野牛群,有100多頭,雄性野牦牛會為了爭奪交配權,爭斗更為激烈。「牛魔王」也不例外,它用頭上堅硬的角去撞擊對方,試圖將對方一把撂倒,早點結束戰斗。

老遠就會聽到牛角碰撞發出的「咔咔」聲,還有豬叫似的示威聲。這次與「牛魔王」決戰的公牛也是個狠角色,它們的犄角抵在一起,不管是你進我退,還是我進你退,僵持了老半天。

最終,在娶「老婆」爭斗中,「牛魔王」比不過年輕的,失敗了;而獲勝的雄性野牦牛贏得十幾頭母牛做「嬪妃」。它帶領著這些「嬪妃」單獨到一個區域「享福」去了。

失敗的「牛魔王」再也沒有臉面生活在族群里,只好離群,獨自在高原上流浪、覓食,它的性情開始變得暴戾。當然,它也希望在別的野牦牛群里尋找機會,或者直到來年再次尋求獲得配偶的機會。

03棕熊處于食物鏈的頂端,面對孤獨的野牦牛,也嚇得跑開

在三江源,時有棕熊出沒,它們處于食物鏈的頂端,野牦牛作為大型食草動物,自然也在它們的菜單上。不過,也有棕熊怕野牦牛的情況。

「牛魔王」路過的山上,突然出現了3只藏棕熊,一只母棕熊帶著2只小熊。母棕熊是傻大個,體重差不多也有180公斤,就連它身邊的小熊也超過了70公斤。它的前臂十分有力,它的前臂在揮擊的時候力量強大,能將粗壯的樹干攔腰截斷。

不過,在野牦牛眼里,根本沒有頂級掠食者之說,它自己才是青藏高原的霸主。

「牛魔王」那彎月一樣的牛角,如同匕首一樣,可不是鬧著玩的,一旦被刺中,在劫難逃。其四肢粗壯有力,不但可以用犄角打退對手,還可以用四肢踢翻對方。

「牛魔王」不但攻擊力驚人,防御能力也十分出色,濃密厚重的毛發覆蓋全身,特別是腹部毛發更加茂盛,形成了有效的保護層。

所以,面對流浪的野牦牛,大家都會自覺地遠遠躲開。因為它們的性情更加兇猛,會主動攻擊一切試圖靠近它們的動物,弄不好,自己就會成為它的出氣筒。

母熊可不敢惹「牛魔王」,趕緊掉頭離開。不巧的是,「牛魔王」也發現了藏棕熊,急忙頭向下、尾朝空,正面對著藏棕熊一家跑來。這家伙,真沒把棕熊放在眼里。

望著遠處踏著煙塵沖來的野牦牛,母熊帶著小熊快速逃跑。然而,「牛魔王」似乎發了瘋,偏偏朝著棕熊母子窮追不舍。但母熊跑得快,「牛魔王」也沒追上。

04野牦牛用牛尾抽打頭狼,頭狼一個翻身躲過,三四只狼上前咬住其后腿

每到春天,三江源的狼群都被饑餓逼瘋了,它們四處搜尋獵物時,撞見了「牛魔王」,忌諱它身體粗壯,在暗中窺探了許久,沒敢上前。

「牛魔王」碰到狼群,并沒有逃跑的意思,而是豎起長長的尾巴,警示狼群:哼!不要輕易惹老子生氣,不然有你們好果子吃!

實在看不下去了,「牛魔王」率先發起攻擊,豎起尾巴,以每小時約50公里的速度沖了過去,試圖嚇跑它們。狼群只好被動迎戰,幾個回合下來,狼群感覺勝券不大,只好灰溜溜地跑到一邊。

擅長團隊作戰的狼群,并沒有放棄,它們又想到一招,將「牛魔王」驅逐到冰面上,這下「牛魔王」上當了,站不穩,腳老是打滑。

頭狼這時跳起來,咬向牛尾,但是「牛魔王」的尾巴上長滿了厚密的長毛,頭狼沒有咬到尾骨,只是在牛尾巴上咬下一坨牛毛。不過,「牛魔王」還是痛得直哆嗦,氣得兩眼發紅,牛尾猛地一甩,那條長滿了長毛的牛尾就像一條鋼繩,挾著一股殺氣抽向頭狼。

頭狼一個翻身躲了過去,「牛魔王」更加憤怒了,轉過頭來,兩個牛角扎向頭狼的腦袋。頭狼又身子一側,避開了牛角的攻勢,張開大嘴咬向「牛魔王」的脖子。

「牛魔王」嚇了一大跳,忙伸出長著一層細齒的舌頭,舔向頭狼的腦袋。如果頭狼被舔著,肯定會掉一層皮,頭狼的腦袋猛地縮了回去。

與此同時,三四只狼圍了上來,張開嘴在「牛魔王」后腿四處亂咬,盡管「牛魔王」皮厚,也被撕開了一條深深的傷口,暗紅牛血涌了出來,順著牛毛滴在地上。

「牛魔王」憤怒到了極點,鼻孔里噴著熱氣,嘴角里也溢滿了白沫,恨不得用鋒利的牛角把狼群扎成馬蜂窩。但是,畢竟腿受傷了,趕緊抽身,逃出了狼群的包圍圈。

05闖入家養的牦牛群,對公牛們視而不見,尋找著自己中意的「媳婦」

「牛魔王」休養了好些天,腿傷才勉強愈合,但是它似乎好了傷疤忘了疼,來到山腳下,發現了一群家養的牦牛群。它開心得不得了,趁機混入山下的家牦牛群體中,還高高揚起自己的尾巴,顯示著自己的威風,借此來吸引母牛們的芳心。

與此同時,它的鼻孔一張一合,嗅聞著空中彌漫著「愛」的氣味,尋找著自己中意的「媳婦」。「牛魔王」這個外來的不速之客,「目中無牛」,完全忽視了牦牛群的公牛們。

這還得了,牛群里的公牛們見狀大怒,瞪圓牛眼,準備宣戰:這是我們的地盤,活得不耐煩了,竟敢來這里撒野!

一頭剛成年的公牦牛再也忍不住了,一個低頭猛沖了過去,用牛角朝著「牛魔王」頂去。「牛魔王」根本就沒把這里的公牛放在眼里,只用角輕輕一頂,這頭不知道天高的公牛頂了個四腳朝天。

公牛吃了大虧,爬起來轉身逃走;別的公牛見狀再也不敢抬頭,裝作在吃草沒看見,沒有一頭來參戰。而那些母牦牛則在一旁觀看,偶爾也輕聲叫幾聲,貌似在給「牛魔王」喝彩。

06藏獒見狀撲了上去,咬在野牦牛的屁股上,野牦牛連退好幾步,想用腳踩死藏獒

正當「牛魔王」洋洋得意時,丹增大爺養的一只藏獒見機撲了上去。眼見藏獒要壞自己的好事,「牛魔王」十分惱怒,低下頭把兩個如利劍一般的尖角沖向藏獒。

藏獒眼見牛角逼近,急中生智,忙向旁邊一跳,好險,牛角貼著藏獒的身子刺了過去。沒等「牛魔王」轉過身來,藏獒突然撲向「牛魔王」身后,鋒利的犬牙咬在「牛魔王」的屁股上。

盡管「牛魔王」的皮實,而且極有韌性,但藏獒一口咬下去,牙齒深深刺進了肉中。「牛魔王」痛得哆嗦了一下,突然向后退了好幾步,想用腳踩死這只多事的藏獒。

你可知道,要是被野牦牛鐵榔頭一般的蹄子踩中,藏獒不死也會傷筋斷骨。幸好,藏獒反應快,急忙松開嘴跳到一旁,「牛魔王」踩了個寂寞。

「牛魔王」并不打算放棄,迅速調整步伐,來了個急轉彎再次沖向藏獒,四個蹄子踩著地面,發出「咚咚」的響聲……藏獒被這場面嚇住了,知道自己打不贏這個巨大的怪物,只好搖著尾巴跑開了。

07混入山下的家牦牛群,帶回9頭家養的母牛,作為自己的「壓寨夫人」

「牛魔王」聞到發情期母牦牛特有的氣息,整天都賴在母牛身后,邊跑邊興奮地叫喚著,似乎是想要獲得它們的芳心。剛開始母牛對它不理不睬,但后來還是被「牛魔王」打動了。

因為「牛魔王」的個子比家牦牛要大很多,它還帶著一股子野性,更顯得雄風颯颯,威風凜凜,這種儀表和氣質,特別讓這些家養的「牦牛妹子們」芳心大動。

每次贏得芳心后,「牛魔王」便死勁地壓在母牦牛身上。事后,「牛魔王」倒還很是溫情,伸出舌頭,舔著母牦牛的屁股,母牦牛也很是享受,微閉起雙眼,接受著「牛魔王」貼心的愛撫。

這還不滿足。幾天后,「牛魔王」奔到母牦牛面前,鼻子嗡動著,這些母牦牛也激動得兩眼發亮,圍著它蹭來蹭去,鼻子也不停嗅著,親昵了一番后,「牛魔王」憑借著自己的魅力,直接「說服」了這群母牦牛,把它們帶回山上,做自己的「壓寨夫人」。

丹增大爺說,在三江源地區,經常有雄性野牦牛闖入家養牦牛群,把家養的母牦牛拐走。

結語

由于牧民對野牦牛棲息地的侵入,雄性野牦牛常常進入家牦牛群中,「拐走」家養的母牦牛;而家養的公牦牛也會在荒原中和野生母牦牛「幽會」。致使野牦牛和家牦牛雜交,產出許多「混血」牦牛。

但這并不是什麼好事,這樣的雜交會沖淡野牦牛的野生血統,造成它們野性信息的丟失,導致野牦牛野性的弱化,削弱它們對自然災害的抵抗力。長此以往,野牦牛將失去其本來的面目,最后導致滅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