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無意間救下的大鳥,被村民叫作四不像,得知身份很驚訝

山西省運城市平陸縣張店村的一位普通村民呂銀鎖老人,可能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上電視,上的竟然還是央視台,而事情的起因竟然是因為自己無意中救下的一只大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初遇

2015年的11月份,山西早已經進入了冬天,呂銀鎖老人早早起床了。和往常一樣,簡單吃完早餐后,老人的孫子們去上學,而老人去放羊,一群羊、一條小黃狗,老人帶著它們一起朝山里走去。

羊群一邊走一邊吃草,走了好大一段路,老人也想趁機歇息歇息,沒想到剛坐下,就聽到羊群那邊有動靜。遠處的小羊好像看到了什麼奇怪的東西,變得不安起來,到處亂竄。混亂的聲音引起了老人的注意,他朝羊群那邊看去,并沒有發現可疑的人或者猛獸。突然,不遠處的草叢里,傳出了不屬于羊群的聲音,這聲音聽上去嘶啞又無力。

老人循著聲音趕忙過去查看,扒開草叢,一只灰白色的大鳥赫然出現在呂銀鎖老人的眼前。

這只大鳥長得很是奇怪,說它是一只鳥吧,它又有著類似于鵝的外表,頸部和嘴巴細長,嘴的最外面是黑色的。說它是一只鵝吧,可是它長著一身灰白色的羽毛,體型碩大,看起來得有一米高,誰家的鵝能長這麼大呀。

呂銀鎖老人正思考這是啥呢,突然看到這只大鳥的身上和周圍有紅色的像血一樣的東西,老人趕忙蹲下身查看,發現它的翅膀受傷了,上面有一灘鮮紅的血跡。想到它的翅膀受傷可能飛不動了,善良的老人決定將這只大鳥帶回家,給它喂食療傷。

呂銀鎖老人慢慢靠近大鳥,但是受傷的大鳥面對陌生的老人顯得十分恐慌和戒備。老人打算將它抱回家,費了好大力氣終于抱起了這只大鳥。但是此時的它以為自己處于危險之中,更加恐懼和暴躁了。于是在老人懷里不停地掙扎,甚至用它又大又長的嘴巴使勁啄呂銀鎖的胳膊,企圖掙脫老人的手臂。

雖然老人的手已經被啄得疼痛難忍,但是想到大鳥的傷,他顧不上疼痛,還是緊緊抱著它,吆喝著羊群趕忙往家里跑去。

在路上遇到了其他村民,大家都很對這只「四不像」的大鳥感到好奇,有人說:「呂大爺,只是什麼鳥,怎麼這麼大?」還有人說:「這麼大的鵝,我還是頭一次見,看來呂叔有肉吃啦!」

擔心大鳥傷勢的呂大爺只想快點回家給它治傷,所以沒有回答村民們的問題和調侃,只是笑了笑就繼續往家趕。這只大鳥真的太重了,老人咬牙堅持了一路,才終于到家。

悉心照顧

進了家門之后,呂銀鎖老人才發現自己只想著給大鳥治傷,沒有考慮到家里沒有什麼地方能夠放下這只大鳥了,看了一圈,最后看到了家里關大狗的籠子,出于擔心大鳥到處亂跑的話,可能加重傷勢,也有可能會傷到孫子,所以,他決定暫時將這只大鳥安置在狗籠子里。

好不容易將大鳥放進籠子里,累得呂銀鎖老人滿頭大汗,用手擦了擦臉上的汗水,才發現自己的手臂被這只大鳥啄得通紅,看起來它是一點也沒有「嘴下留情」,好在大鳥的嘴巴不尖,沒有弄傷老人。

顧不上手臂的疼痛,老人立馬進屋找了一個桶子,接了大半桶水放在籠子里給這只大鳥喝,但是大鳥卻怎麼也不肯喝水。就在呂銀鎖老人無可奈何的時候,老伴兒回來了。老伴兒說自己就出個門的功夫,你怎麼就放羊回來了,還帶回來了一個這麼大的鳥,而且還關在狗籠子里。

于是呂銀鎖老人給老伴解釋了事情的來龍去脈。知道了事情的經過之后,老伴兒也覺得這大鳥怪可憐的,于是便讓呂銀鎖老人趕快去集市上買點藥回來,自己在家給它弄點吃的。

但是很快老伴就發現了問題,這只大鳥對陌生的環境很戒備,不管給它喂什麼它都不肯吃,路過的鄰居說鵝一般都喜歡吃胡蘿卜,所以建議老伴給它喂點胡蘿卜,沒有辦法只能試一試,但是這只大鳥還是不肯吃,而且它好像越來越虛弱了,整個身體趴在籠子里。

買藥回來的的呂銀鎖老人見狀,也無計可施,只能先給它處理一下傷口,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農村人,呂銀鎖老人自然是和家禽打過很多交道,很快就給這只大鳥上好了藥。傷口是處理好了,但是不吃不喝也不是辦法呀,為了取得大鳥的信任,讓它多少吃一點東西,老人挖空心思地研究大鳥喜歡吃什麼,甚至還會在閑暇時和這只大鳥說話。

一開始大鳥并不買賬,經常會沖著老人大叫,甚至會啄老人。有一次老人心想是不是關它太久了,于是就想把它放出來透透氣,但是才打開籠子,這大鳥又立馬緊張起來,不僅對著老人大叫,甚至追著湊熱鬧的大黃狗啄,這場面真是又無奈又好笑。老人沒辦法,只能把它再關回到籠子里去。

老人還是一如既往地研究它喜歡吃什麼,而且一頓不落地給它投喂吃的,可能是老人的善意打動了大鳥,功夫不負有心人,它終于慢慢開始吃老人投喂的食物。不僅如此,老人還不斷觀察大鳥的飲食習慣,然后每天給大鳥喂它喜歡吃的東西,在一大盆胡蘿卜里面摻和一點玉米面,一點白菜,每回大鳥都能吃不少,這是老人研究出來的「獨家飼料」。

時間過得很快,經過老人日復一日的悉心照顧,大鳥的傷口慢慢好了起來。大鳥對老人的戒備也完全放下了,有時還會揪著老人的袖子和老人玩鬧,對于呂銀鎖老人來說,這只大鳥似乎已經成為了陪伴在自己身邊的家人。

大鳥身份揭開

「呂銀鎖家里養了只很大的鳥」,「不,那是鵝」。這件事在村里傳得沸沸揚揚,大家都知道了老人家里有只大鳥,甚至有人登門拜訪,出高價想要買下這只大鳥,但是全都被老人拒絕了。看著大鳥的傷也好得差不多了,雖然很舍不得,但是老人覺得該把它放生了。

但是自己毫無經驗,不知道放生這只大鳥有沒有什麼需要注意的,不敢盲目去做,于是呂銀鎖老人特地向一個在城里工作的親戚求助,在這個親戚的幫助下,呂銀鎖老人和山西平陸林業局濕地保護中心取得了聯系。

保護中心的工作人員了解了老人的經歷之后,都對這只傳聞中的大鳥十分好奇,于是便讓老人拍一張照發過去。出乎這些工作人員意料的是,照片上的大鳥并不是一只普通的鳥,而是一只野生大天鵝,這種天鵝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

老人一開始沒有認出這是一只天鵝,是因為這是一只亞成體的野生大天鵝,亞成體指的是幼年動物經過變態后,外形和成體動物已經很相似了,但是還沒有徹底發育成熟,就像人類的成長階段也分為嬰兒、兒童、青少年、成人等等。所以這只大天鵝的毛色才會顯現出灰白色。

呂銀鎖老人居住的山西省運城市平陸縣,在2012年被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授予了「中國大天鵝之鄉」的稱號。這里不僅氣候溫暖濕潤,擁有一片占地6000多公頃的濕地,還有對于野生大天鵝來說豐富的食物,一到冬天就會有將近4000只的野生大天鵝從寒冷西伯利亞飛過來,等到來年春天再飛回去。

呂銀鎖老人撿到的這一只野生大天鵝,很可能就是在遷徙過程中受傷落到了草叢里,如果不是遇到了善良的老人,這只大天鵝現在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大鳥身份揭開

呂銀鎖撿到天鵝的事跡在村子里傳開來,恰好有位村民的親戚在城里的濕地保護中心工作,聽說了這件事后,工作人員和專家隨即趕到老人家中一探究竟。

出乎工作人員意料的是,這只大鳥并不是一只普通的鳥,而是一只野生大天鵝,這種天鵝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所以便對老人說,「這鵝,恐怕不能再養了!」

一方面,我們國家對人工飼養野生動物有著嚴格的規定,這種野生大天鵝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一般情況下是不能夠私自在家里面養的。另一方面,野生動物已經適應了野外的生活,而且野生大天鵝是群居動物,不適應與人的生活,可能會影響大鵝的身心健康。

不僅如此,大鵝之前生活在野外,可能攜帶病毒和細菌,與人們過分親近可能會對身體健康造成影響。

因此,在經過商議后,老人決定將大鵝放生。工作人員對大天鵝進行健康檢查,確認它的傷勢已經完全恢復,現在的身體非常健康,完全達到了重新放歸濕地的標準。

不過,放生工作也不是說放就放的,這里面有著很大的學問。據專家介紹,判斷一個動物是否達到放歸野外的標準,不僅是要考慮它的身體是否健康,還要考慮它們在野外是否具有生存能力、攻擊能力、繁殖能力等等。除了這些野生動物的自身條件,人們還要考慮它們的原產地,放生環境是否適宜。

聽了專家的介紹,老人慶幸自己當時沒有擅自將這只野生大天鵝放生,不然有可能對它造成二次傷害。

放歸野外

得知大天鵝即將要被放生,老人心中萬分不舍。老人放羊撿到野生大天鵝的事情越傳越廣,越來越多的人夸贊老人的善良,甚至中央電視台的記者也來到了老人的家對他們進行采訪報道。

在告別之際,老人最后一次為他心愛的大鳥準備了「獨家飼料」,大天鵝也緊緊咬著老人的衣袖,好像也在訴說自己的不舍。

在工作人員的護送下,這只野生大天鵝抵達三灣天鵝湖,工作人員在它的脖子上系了一根紅帶子做標記后,將它抱到湖邊輕輕放下。大天鵝猶豫了一會兒后,緩緩向同伴游去,大天鵝回歸自然了。

2015年11月24日,中央電視台《新聞直播間》欄目對呂銀鎖老人的事跡進行了報道,呂銀鎖老人感到十分高興,并且表示這是自己應該做的。確實,這位老人的善良和愛心應該被全國人民看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