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痛!「中國淡水魚王」滅絕,長江白鱘終究沒扛住3道生存難關

國際自然與自然資源保護聯盟(IUCN)發布全球瀕危物種紅色目錄更新報告宣布:

白鱘滅絕,長江鱘野外滅絕。

這個消息確實令人痛心。相信也有人會納悶,長江之前一些河流湖泊已經開始禁漁,2021年,長江更是全域禁漁,且要禁漁10年,可為何長江白鱘還是滅絕了?

要了解這個問題,我們就得先從長江白鱘之前的情況說起。

長江白鱘,是中國最大的淡水魚類,按照生物分類學,它屬于動物界-脊索動物門-輻鰭魚綱-鱘形目-匙吻鱘科-白鱘屬,是世界上現存的兩種 匙吻鱘科魚類之一,素有「中國淡水魚之王」之稱。

它同時還是一種非常古老的魚類,要知道匙吻鱘科魚類最早出現于白堊紀,距今1億多年,所以長江白鱘堪稱是水中的活化石。

它的體型十分龐大,一般體長能達到2-3米,重量可以達到200~300公斤,其吻很長,平直如劍如象鼻,所以,這也使得它有「 象魚」之稱。

根據魚類學家秉志先生的記載,曾經有人在數十年前的南京捕撈到了一條體長達 7.5米長,體重達908千克的長江白鱘,這也是有記錄當中最大長江白鱘。

由于體型龐大,且可以直接吞食大型淡水魚,所以長江白鱘在長江當中是頂級掠食者的存在。雖然長江白鱘足夠強大,卻沒能逃脫面臨滅絕的境地。實際上,也不只是它,分布在全球的鱘類,絕大多數都面臨著和白鱘一樣的境地。就拿長江來說,主要有三種鱘類,長江白鱘、長江鱘和中華鱘。其中長江鱘已經野外滅絕了,而中華鱘屬于極危險。其中長江白鱘是這三當中最悲慘的,在過去幾十年里,人們就已經很少看到它的身影了。

上一次,有人目擊白鱘是在2003年1月24日。當時是在長江上游宜賓段,一尾巴長江白鱘被人誤捕。隨后,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長江水產研究所趕赴現場,對白鱘進行了搶救,還在該白鱘身上安裝了聲吶裝置,希望能夠在接下來持續對其進行跟蹤研究。

可沒曾想,跟著聲吶的快艇僅2天就觸礁了,于是我們和它失去了聯絡。在接下來的19年里,人們就再也沒有在長江當中看到過長江白鱘的身影。

根據學術界之前通行的標準: 如果一個物種最后一次被目擊之后50年內,不再出現過任何目擊記錄,就可以判定該物種滅絕

按照這個標準,其實長江白鱘還不能算是已經滅絕。不過,IUCN和一些研究人員基于之前的一些數據,以及相關的模型進行了系統推算發現, 長江白鱘基本確定滅絕了!

其實,早在2019年12月,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長江水產研究所研究員危起偉的研究團隊就在在國際學術期刊《整體環境科學》發表過一篇研究論文,在文章中該團隊就透露:

預計2005-2010年時長江白鱘已滅絕。

白鱘為啥會滅絕?

為了保護長江的魚兒,我們已經開始實行10年禁漁,其實以往長江也有禁漁期,每年有3-4個月的休漁期,供魚兒們繁衍生息。

為了能夠更好地保護長江的魚兒,我國不惜花費大量人力物力,讓漁民上岸,為漁民解決工作或者給予補償,一次性提出「長江十年禁漁」,并且是長江全流域都實行10年禁漁,力度之大,古往今來非常罕見。

之所以要如此,就是因為要保護長江的魚兒們,可為什麼長江白鱘還是滅絕了呢?

事實上, 是我們保護得太晚了,而且長江白鱘的滅絕也不是一個因素導致的,而是沒抗住3道生存難關!

第一關:產卵

長江白鱘屬于洄游產卵的魚兒,它們在幼年時期會順流而下到長江中下游育肥,等到成年后會逆流而上,回到出生地金沙江一帶產卵。

但是葛洲壩的修建阻攔了它們的產卵之路,導致它們產卵受阻。

相比之下,中華鱘也受葛洲壩的影響,但是后來專家發現, 中華鱘在葛洲壩附近的一個地方開辟了新的產卵地,雖然產卵個體和后代數量遠不如從前,但比長江白鱘的境遇稍微要好些。

自從1991年之后,人們再也沒有發現過長江白鱘自然繁殖的記錄,而這種信號非常危險,畢竟繁衍后代才是種群延續的秘訣。

第二關:食物

最后一頭長江白鱘被發現是在2003年,當時長江還沒有實行10年禁漁,因為粗放式的捕撈,導致了漁民為了獲取更多的利益而采用「迷魂陣」「絕戶網」等方式,嚴重破話了長江漁業資源。

魚類的減少也導致了長江白鱘食物減少,專家危起偉表示: 長江無魚,白鱘是吃活魚的,魚沒有了,以魚為生的這個物種肯定就沒有了。

第三關:人類影響

再加上長江沿岸人口稠密,容易遭受污染;以及受航運的影響,長江白鱘在野外的生活并不好,以至于多年來沒有發現過野生個體。

更重要的是,在過去我們的養殖和保護技術還無法實現人工養殖白鱘, 等到我們的條件和技術進步之后,又再也沒見過活的個體了,因為時空的錯位,導致長江白鱘沒能實現人工養殖,連人工增殖放流都無法做到,就這樣消失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