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過5000萬年的穿山甲,一年可吃7000萬白蟻,它的甲片真有奇效?

7月28日凌晨1點左右,忙碌了一天的陳老伯正和老伴呆在露台上納涼。習習涼風吹來,讓他愜意地瞇著眼睛。突然,陣陣狗吠傳來打破了城郊的寧靜,陳老伯起身看去,忽然發現門口的路燈下有個黑乎乎的身影。 它的身體細長,身上披著反光的整齊鱗甲,腦袋呈現圓錐狀,四肢短而粗壯,似乎被狗吠嚇到了,顯得有些不安。

也許現在的很多年輕人沒有真的見過它,但在陳老伯年輕時,這種生物可以說挺普遍的,他一眼就認出, 這是一只穿山甲。而且,愛看新聞的陳老伯還知道, 目前穿山甲已經是我國保護動物。

2019年6月8日,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在中華穿山甲的傳統棲息地花費了 3年時間調查,僅有效記錄到11只中華穿山甲,并且在中國大陸上找不到野生種群存在,因此宣布中華穿山甲功能性滅絕。當然,這個結論仍然具有很大爭議, 但不可否認的是,中華穿山甲確實已經處于瀕危狀態。

陳老伯急匆匆地出了門, 因為穿山甲前進的方向正有一群家犬,如果讓穿山甲過去,這只小生命可能就要命喪黃泉了。穿山甲見到人也十分緊張,四處躲避,在十幾分鐘的追趕后,穿山甲跑到了陳老伯家門口。陳老伯拿起水桶,眼疾手快地將它罩在下面,但接下來怎麼辦? 陳老伯想了好久,突然靈機一動,拿了個米缸出來,把蜷縮成一團的穿山甲放了進去,帶到家里保護起來。

第二天一早,接到報警電話的仙居縣城關派出所聯系了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等人員,一起趕到現場,將這只穿山甲送到了協會。經過檢查, 這只雄性穿山甲身體完好,沒有外傷,而且精力充沛,無需進行治療。于是,工作人員很快將它帶到了適宜的環境放歸自然。

但這只穿山甲卻不是仙居縣這三天里「到訪」的第一只穿山甲了。就在7月26日, 另一只雌性的中華穿山甲誤闖了一家企業的廠區,被員工發現。工作人員趕到后,發現這只穿山甲也很健康,于是便連夜將它送到仙居國家公園內放歸。

打開籠子后,穿山甲一時還不敢亂動,直到確定安全后,它才回頭望了一眼,慢慢鉆進了黑夜之中。

穿山甲分為8種,在亞洲和非洲各分布著4種, 所有的穿山甲都是瀕危物種而浙江仙居縣出現的兩只穿山甲都是中華穿山甲,屬于我國一級保護動物,它們的頻繁到訪,不僅讓人心生喜悅,也引起了相關部門的重視,決定在野外設立監測點,并加強野外的監測巡護,保護這些可愛的小生命。

「森林衛士」穿山甲

中華穿山甲,屬于鱗甲目穿山甲科的哺乳動物, 和其他穿山甲比起來,它的尾巴較短,因此也被叫做短尾穿山甲。別看它身披鱗片,還有一對利爪,但其實, 它是一種膽小無害的生物。在遇到危險又無法逃跑時,穿山甲也只會將頭一埋,四肢一縮,尾巴往前一卷,原地縮成一個球形。 它的利爪看起來唬人,但也只會用來挖洞,而不是攻擊。它的生存方式就是靠著一身堅甲護身,把獵食者熬走。為了防止被野獸追捕,它在排便后還會自己用泥土把糞便蓋住。

穿山甲嘴巴很小,也沒有牙齒,無法做出撕咬或咀嚼的動作,但卻是一種食肉動物,它這個樣子能捕到什麼動物呢?答案是螞蟻和白蟻。穿山甲的視覺退化得很嚴重,基本看不清周圍,但它的 嗅覺十分敏銳,能夠在叢林中找到蟻窩所在。這時,它就會用自己的爪子刨開土壤,找到蟻窩,然后伸出長舌開始進食。

穿山甲的這條舌頭非常長, 最長甚至能達到40厘米,而成年的穿山甲自己的體長也不過33到59厘米,這條舌頭都快和它自己一樣長了。穿山甲的嘴就那麼一點大,是怎麼裝下這根長舌的呢?

其實,穿山甲的舌頭不像人類舌根在嘴里,它的舌頭構造非常奇特,能伸出體外的只是一部分,在不用時會卷縮起來,放進胸腔里一個叫做喉袋的器官里。而在體內的另一部分,能直接抵達胃部。

這條舌頭上 還會分泌一種帶有腥味的粘液來吸引白蟻,而且這種粘液還能用來中和蟻酸,幫助穿山甲更好地進食,等到白蟻爬滿了舌頭,穿山甲就會一下將舌頭收回,將白蟻送進胃里。

此外,穿山甲還長有特殊的肌肉,能夠 關閉自己的鼻腔、耳道和食道。這讓它們鉆進蟻窩時, 只要閉上眼睛就不會被白蟻傷害,關閉食道也能防止吃進肚里的白蟻逃脫。 據估計,一只成年的穿山甲一年時間能吃掉7000萬只白蟻,有效防止白蟻成災。而白蟻主要以木纖維為食,穿山甲捕食白蟻也等于變相地保護了森林,所以穿山甲也被叫做「森林衛士」。

打洞能手

穿山甲是自然界中的打洞能手,雖然它不能真的挖穿堅硬的山石,不過卻 能在一天之內挖出一條5米深、10多米長的隧道,而且它們還會根據季節的變化來挖出不同的「住宅」。在夏天時,穿山甲會選擇地勢較高的地方挖洞,洞內的隧道比較短,讓巢穴通風又涼爽,同時還能避免被雨水倒灌。

而在冬天,穿山甲就會找一個背風的,能夠曬到太陽的地方挖洞,這個冬天的巢穴不僅深,而且隧道也挖得比較復雜,還會經過2、3個白蟻巢穴,作為穿山甲過冬的「糧倉」。而在洞的盡頭,就是鋪著細軟雜草的「臥室」。如果洞的主人是一只懷孕的雌性穿山甲,這里也會用來當「育嬰室」。

甲片藥效如同人類指甲

穿山甲的繁殖能力很弱, 一般一年只會產下一只幼崽,對于這根獨苗,穿山甲媽媽顯得非常用心。穿山甲幼崽剛出生時,全身的鱗甲非常柔軟,并沒有保護作用。 為了保護幼崽,在不外出時,穿山甲媽媽就會將幼崽緊緊摟在自己懷里睡覺。

等到穿山甲寶寶身上的鱗片逐漸硬化后,穿山甲媽媽就會帶著它外出活動和捕食,而 小穿山甲就趴在媽媽的尾巴上,也不會隨便亂動,非常的乖巧。

如果遇到危險,穿山甲媽媽會第一時間將孩子抱在懷中, 即使受傷也不會放開,這是身為母親保護孩子的本能。

如果是在自然界中,面對這一身鱗甲,許多獵食者都無從下口,穿山甲母子也能安全地存活下來, 但是面對人類,這種保護孩子的方式反而起到了反作用

很多人認為穿山甲的甲片具有藥用價值,或是認為它的肉大補,因此被大量獵殺。但它的甲片真的具有藥用價值嗎?經過專家對于穿山甲甲片的成分和藥用功效的研究,發現其效果和人類的指甲相當, 用穿山甲的鱗甲入藥,與直接使用人類指甲入藥也沒什麼區別,穿山甲這味藥材也在2020年被《藥典》除名。

而所謂大補更是一些別有用心之人傳出的謠言。 任何野生動物,身上都免不了帶有各種細菌、病毒和寄生蟲。穿山甲身上就充滿了各種細菌病毒,這些病毒如果傳染到人類身上,那就是一場災難。

穿山甲并沒有傷人的武器,反而因為人們的愚昧無知而慘遭屠戮。任何野生動物都是自然生態的一部分,保護野生動物,就是保護我們自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