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海域的儒艮真的滅絕了?像人又像魚,母獸常抱著幼崽在海上餵奶

北部灣是雷州半島、海南島和廣西及越南之間的一個美麗的海灣。廣西有句俗話說得好,北有桂林山水,南有北部灣海灘,這里的海水一天內只有一次潮水漲落,沙灘海景雖然趕不上巴厘島,但不比它差多少。

4月初,地處北部灣的北海市沙田鎮,一個叫大劉的漁民,一上岸就大聲說看到人魚了。他說本來打算收船回家,突然聽到一種奇怪的聲音,便順著夕陽看過去,不遠處的礁石旁有個像人一樣的東西坐著那里,初看以為是個人,他便對著身影大喊了幾聲,結果那東西一晃就不見了。由于沒有拍到現場視訊或相片等證據,大家就當做茶余飯后談資,最后不了了之。

北海漁民說的「人魚」,其學名叫儒艮,在北部灣很多地方都稱它為海豬、海駱駝。因為它的頭是圓形的,有時候還會頂著一些水草,遠看像頭披長發的美女,胸前的鰭很像人手,還喜歡靠著海礁休息,總讓人誤以為是人魚。

據大自然雜志介紹,儒艮主要分布在太平洋與印度洋長滿海草的淺海區,北起日本沖繩縣,南至澳大利亞。在我國,儒艮分布地區比較狹窄,除了廣西北海的儒艮自然保護區外,廣東和台灣南部沿海以及海南島西部沿海也多次發現其蹤跡,不過數量稀少。

01古人早就發現魚人,說它像人又像魚

千萬年前,人魚(儒艮)本來生活在陸地上,后來由于地殼運動海陸變遷,一些陸地相繼變成了汪洋大海,人魚也被迫轉移,只好生活在海里。關于人魚的歷史記載,從古代到現代,從東方到西方,就從未間斷過。

中國史書中也不乏有關人魚的記載。從夏朝開始,人們就將儒艮誤認為是奇怪的「水中人魚」。山海經中將人魚稱為「鯪魚」,說這種動物生活在海里,像人又像魚。

后來還有關于鮫人的記載,說的其實也是人魚。《搜神記》中這樣描寫:「南海之外有鮫人,水居如魚,不廢織績。其眼泣,則能出珠。」南朝時的《述異記》中對儒艮的記載繼承了《搜神記》,「南海有鮫人,身為魚形,出沒海上,能紡會織,哭時落淚。」

中國的記載有點像神話故事,然而西方國家關于人魚的記載更真實。1522年航海家麥哲倫的日記中,就記載他在航行時發現過一頭人魚。之后的1608年,荷蘭航海家哈德森也發現了一群人魚,并跟蹤了幾天,進行了詳細記錄。

02大嘴巴幾乎占據了整個頭,眼睛小還近視,長有一對打架用的獠牙

儒艮是馬來語翻譯過來的,意思是「海洋的女兒」,它是海牛目儒艮科草食海生動物,也是世界上稀有的海洋哺乳動物,著名生物學家潘文石教授把它稱之為「濕地生物多樣性保護中的旗艦動物」。如今,還有很多人仍把它與海牛混為一談,說它是大海牛。

儒艮身子大而且長得比較笨重,很像個紡錘,體長2.4-3.0米,3米以上的個體相當少見,體重300-500千克,雌儒艮的體型會比雄儒艮大一點。

它的頭圓圓小小的,配上一雙又小又近視的眼睛,頭頂還光禿禿的;脖子很短,幾乎沒有,但仍能有限度的轉動頭部或點頭;儒艮沒有外耳殼,只看得到小小的耳孔,但聽力靈敏。

長有一個十分奇特的嘴巴。又寬又平的大嘴巴,位于厚重吻部的末端下方,上唇呈圓盤狀,占據了頭的大部分;別小看了它嘴邊的短須,那是它進食時的重要工具;嘴里還配備了一個大舌頭,這樣一來,儒艮在進食時能將沙子排開,否則,泥沙與海草齊下,肚子怎麼受到了。

兩個近似圓形的呼吸孔并列于頭頂前端,在它潛水時,周圍的皮膜可以蓋住鼻孔。據統計,儒艮平均10-15分鐘上浮水面換一次氣。看來,它還需要繼續進化,得像魚一樣有個魚鰾才更好,因為在缺氧的環境中,魚鰾可以為儒艮提供足夠的氧氣。

不論雌性還是雄性,成年儒艮都長有一對和大象牙一樣的又長又尖的獠牙,雄性的獠牙比雌性的要長,這些獠牙主要在爭奪配偶及防御敵人時起作用。

儒艮的肚皮很白,胸前有一對[乳.房],皮膚厚厚的且布滿皺紋,全身呈灰色或橄欖綠色,腹部顏色較背部來得淺,長著一些稀疏的短細硬毛。

儒艮的頭部和背部的皮膚非常厚實,骨骼也十分致密,還能起到壓重的作用,用來抵消海底攝食時產生的浮力。此外,厚實的皮和堅實的骨骼,面對鯊魚等天敵的攻擊時,能起到很好的防御作用。

03喜歡躺在海底,水下功夫一般,游泳時速不超過4千米

儒艮看起來很害羞,但喜歡2-3頭成群活動,也會組成6頭左右的小群體,有時甚至會出現數百頭的場面。

平日里,儒艮看起來懶洋洋的,好像一輩子都沒睡過覺。除不時出水換氣外,儒艮吃飽后基本上都是慵懶地躺在30-40米的海底巖礁附近,從不遠離海岸到大洋深海去遨游,難怪那麼胖!

雖然天生是個「高度近視眼」的種,但老天爺還算公平,給它們配上一雙靈敏的耳朵。它們生性膽小怕事,只要稍微受到了一點驚嚇,就會落荒而逃,所以一般情況下,人們很少能看到儒艮。

儒艮不愿運動,行動起來也比較遲緩。經常浮出水面呼吸,上浮時僅將吻部尖端露出水面,有時候它們用尾肢踩水,露出半個身子;下潛時會像海豚一般整個身體垂直旋轉1圈。

更讓人受不了的是,天天在水中生活,它的水下功夫還不怎麼好,游泳時速不超過4千米,即使被鯊魚追趕,逃跑時速也超不過10千米。

04堅定的「素食主義者」,像吸塵器一樣吸食海草,可挨餓一個月

儒艮到底吃什麼呢?它是吃素的,而且是堅定的「素食主義者」,還從不挑食。當然,它最愛吃的素食還是海草,輔食小蟹、海鞘等來補充營養。海草主要是茜草和喜鹽草,但也會經常嘗試海藻、燈心草與禾草等其他的海底植物。

它還真會吃,這些海草具有較少的纖維素和較高的營養,蛋白質和淀粉比較多。儒艮喜歡吃茜草是因為茜草的根里淀粉比較多,喜歡吃喜鹽草只是因為它長的比較快而已。

儒艮經常在距海岸20米左右的海草叢中出沒,有時隨潮水進入河口,取食后又隨退潮回到海中,很少上岸。但也有人見到海牛爬上了岸,還在吃高草。不過動物學家認為,如果不是生活所迫,儒艮是不會鋌而走險上岸的。

儒艮的進食時間通常與漲潮時間大概一致。海草主要生長在潮間帶和潮下帶,必須等著漲潮,海水把海草都淹沒,儒艮才能趕快趁機會吃口飯。而且,跟著漲潮走是很省力的,大海就會推著你前進;到了退潮,大海又把你推回家。

儒艮吃的真多,每天的食量相當于它體重的5%-10%,大約要消耗30-50千克的水生植物,有人說它一天醒著就是為了吃吃吃!為了吃飽,它們每天要花費十幾個小時,而且不分三餐的。吃飽以后,就會找個安靜的地方,靜靜地趴著養膘。

儒艮在如霧般的海底的沙塵里穿來穿去,十分有趣。它進食的姿態很獨特,動作很像水牛,一面咀嚼,一面不停地擺動著頭部,看起來像「吸塵器」一樣吸食海草,它們不會用門牙來咬斷海草,而是用大嘴來攝食,當地漁民稱它為「水中除草機」。

這家伙非常能耐餓。即便是幼小儒艮,也可以挨十天半個月,成年儒艮餓一個月沒一點事。據說儒艮最多能200多天不吃東西,但這一說法目前沒有取得有力證據。

05許多雄的同時抱住一頭雌的交配,母獸常抱著幼崽在海上喂奶

雌儒艮在10-17歲時懷第一胎,以后相隔3年左右懷胎1次,每胎產1仔。每當雌儒艮發情的時候,那她真是個香餑餑,一群雄儒艮都游在她身邊圍著轉,而別的雌儒艮會想辦法逃開它們。

這時的雄儒艮會跳一支舞,用尾鰭拍水、潑水,還不斷旋轉著身子。跳完舞蹈,一只雄壯的雄儒艮會由下方抱住雌的,開始交配,而別的雄儒艮并不是在旁邊看戲,也彼此推擠并同時抱住雌儒艮,這動作真是驚嚇了人類!緊接著的幾天內,數頭雄儒艮會追著一頭雌儒艮反復進行交配。

雌儒艮懷孕后,妊娠期約為11-14個月,幼崽一生下來不久體長就有約1米,重約20千克。但是幼崽的生命很脆弱,皮膚很薄很嫩,常常成為鯊魚口中的美食。

儒艮的哺乳期較長。幼崽3個月后才開始吃海草,但多半要等到18個月大時才徹底斷奶。幼崽從出生到發育成熟需要7-9年,一直跟在雌儒艮身邊,寸步不離,而雄儒艮幾乎對后代毫不關心。

雌儒艮在哺乳期,常用前肢摟抱幼崽喂奶,使頭和胸露出水面,遠遠看去,很像是有一個女人坐在那里喂孩子似的,所以常被人誤認為是「美人魚」。

06四千年的捕殺中,儒艮岌岌可危,處于滅絕的邊緣

目前全球僅有10萬頭儒艮,80%分布在澳大利亞,其它地區加起來不會超過2萬頭。可怕的是,這個數字仍然在悄無聲息地減少。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儒艮走向滅亡呢?

其一,人類的活動,包括船舶撞擊、漁網纏繞、海洋污染等問題,造成了儒艮的棲息地喪失,食物匱乏。被人類污染過的近海,海底水草遭到徹底破壞,周邊發展起來的養殖業導致這里的海草逐漸衰退,儒艮面臨饑餓的威脅。

并且除了鯊魚、逆戟鯨之類的海洋獵食者之外,人類也會捕殺儒艮。

其二,人類瘋狂捕殺儒艮。自從4000多年前人們發現了儒艮,就開始對它進行大量的捕殺。

當時有一種荒唐的說法,說儒艮的肉味非常鮮美,用儒艮煉出來的油還有很好的滋補效果,吃儒艮肉可以長生不老。

而且,它的骨頭也被人用來雕刻文玩,而它的皮也會剝下來制作皮具。印尼的阿魯群島上有用儒艮牙的未端做成的香煙嘴高價出售,印度南部的一部分人認為儒艮像豬,總想殺死它們。

其三,數千年的捕殺中,儒艮岌岌可危,處于滅絕的邊緣。隨著儒艮數量的減少,又導致因近親交配,而使整個種群滅絕的危險。

其四,遺憾的是,聰明的頭腦并不足以保障儒艮的生命安全,它們的行動能力實在是太差了,遇到鯊魚、虎鯨與鱷魚之類的獵食者,基本上是送貨上門,幾乎沒有生還的可能。

其五,儒艮的繁殖能力較低。根據海洋生物學家的研究,雄儒艮12歲左右才能夠具有繁殖能力,而雌儒艮需要長到15歲左右。雌儒艮每次產仔的數量也僅僅1只,并且等到下次懷孕至少需要3年甚至更長。

07中國海域的儒艮真的滅絕了?

近年來,中國儒艮的數量急劇減少,就連北海過去常見到儒艮的海區,目前也很少出現,更不用說海南與台灣了。廣西大學一份報告顯示,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 儒艮似乎失去了蹤跡。

20世紀50年代,廣西北部灣一帶還是儒艮成群,當地漁民將其奉為神明,很少捕撈,直到1959年1月,當時為了科研需要,當地政府才捕撈了23頭儒艮。

20世紀70年代,沿海各地漁民開始大勢捕捉。其中,1970年初,北海一次就捕捉了40-50頭,加上其它地方捕撈活動,整個70年代,大約有上千頭儒艮被殺害。80年代與90年代,沿海的儒艮慢慢絕跡。

21世紀初,偶爾發現零星儒艮活動。2000年,北部灣海域發現5頭儒艮活動;2002年,北海北暮海域發現2頭儒艮,沙田村漁民發現5頭儒艮。2004年4月,北海市鐵山港漁民龐能林發現一頭成年儒艮,當它浮起時,整個頭都露出水面,連小小的眼睛都看得清清楚楚,但保護區工作人員趕到后搜索幾天再也沒有出現。

隨后的5年里,沒有發現一只儒艮的蹤影,直到2008年6月,才在海南島文昌市東郊,發現一具被船只撞死的儒艮尸體,專家在該海域搜索沒有找到儒艮蹤跡。

最近10年,中國沿海沒有一處出現過儒艮的痕跡,盡管時有漁民說看到過儒艮,但他們沒有提供視訊證據,不足為信。許多學者甚至懷疑,中國海域的儒艮已經滅絕了。

結語

如今,盡管大多數國家已經開始立法著手保護儒艮,中國還把儒艮列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在廣西合浦設立了專門的自然保護區,澳大利亞政府已經拆除了幾個碼頭,并明令禁止污染物直接入海……但是儒艮的未來依然很不樂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