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很多方面都比驢強,為何至今無法取代驢?驢到底有何特殊能力?

為什麼是「生產隊的驢」而不是「生產隊的馬」?

我國吃驢肉的比例也比吃馬肉的高。

生產隊里的驢

按理說,驢能干的活,馬也能干還能干得更好,它處處都比驢強,為什麼馬不能全面撼動驢的事業版圖。

甚至在電力機械發達的今天,驢已經悄無聲息地收窄了馬的職業路線。

驢,比很多人想象的厲害,或許我們都被它憨憨的外表迷惑了。

驢憨憨的外表

馬和驢

馬與驢都是 奇蹄目馬科馬屬的成員,但是 分屬于兩個不同的物種

馬和驢的祖先應該是 中新世時期的草原古馬,之后在 上新世又演化出新馬,之后出現分化有了多個馬屬的物種。

馬在全盛時期遍布整個亞歐大陸,只可惜 后來隨著氣候的變遷外加人類的捕獵,最終 亞歐野馬滅絕,它的后代就是人類培育的各種馬。

目前世界上僅存兩個馬的亞種,分別是 家馬和普氏野馬,其中 普氏野馬還是人類野化放歸的,數量稀少,瀕臨滅絕。

驢的獨特性

驢面板屬性的確沒有馬高,但是 它在適應環境方面比馬強

很多干旱的地區,馬就無法長期生活,但是驢可以。

驢非常耐旱,也非常耐寒冷,它的毛皮比馬要厚不少,特別適合干旱寒冷的地區,比如 中亞地區

阿凡提為什麼騎的是小毛驢而不是馬,因為阿凡提生活的地方非常干旱。

阿凡提的小毛驢

馬天生為了奔跑,所以 養馬需要足夠的活動空間,不然馬兒沒有跑夠,反而會生病。

驢就不一樣了,它的活動量遠比馬小,可以 圈養在柵欄里

如果 只是作為民用,驢的速度還是可以的

因此,農民在驢可以滿足使用的情況下就不會養馬了,畢竟 養馬的成本比養驢高太多

驢的脾氣雖然暴躁,易怒,但正是這樣的性格,讓它有 很強的領地意識可以看家護院,相當于干了一部分狗的職責。

牧民放羊的時候, 會帶上幾頭驢混在羊群里

這些驢在放牧過程中會充當很多角色, 首先可以馱東西,幫助馱小羊

因為在放牧的過程中,有些母羊會生產,剛出生的小羊雖然就會走路,但是跟上羊群不太可能,所以需要將它們放到一個袋子里然后掛在驢身上。

其次, 驢的警惕性強,它們能很快發現附近有狼群, 并發出警報

想象一下驢的叫聲回蕩在羊群上空,別說牧民聽到了,估計狼也聽到了,都被嚇跑了。

如果狼依舊還要靠近,那麼 驢就會選擇主動攻擊狼,驢的體型對付狼還是可以的,并且它可以 起到震懾的作用,為牧民爭取時間。

和牧民一起放牧的驢

美國的一項調查顯示,有驢的羊群,遭遇狼群襲擊的機率比沒有驢的羊群低很多。

為此美國專門訓練出了「牧羊驢」,用來輔助保護羊群。

有不少用黔驢技窮來嘲笑驢的不自量力,卻忽略了技窮的前提是有技能。

驢的那點技能對付狼是沒問題的,對付老虎肯定不行,誰遇上老虎能行?

驢的作用

正是因為驢比馬更容易飼養,還可以圈養,警惕性高可以看見護院,因此成為了 生產隊里的主要勞動力

此外,對于黃土高坡這樣 干旱、缺水、地勢崎嶇的地區,馬的機動性反而沒有驢高,黃河邊上的合影,都是驢,這也是 陜北的主要文化

野外還有驢的亞種,因此 驢的基因多樣性比馬要好很多,至少家 驢的基因還有很高的提升空間

對于馬來說, 全世界的家馬都來于同一個祖先,外加古代追求純種,所以 一些馬種近親繁殖很嚴重,對于改善馬的品種來說十分不利。

陜北的驢

有趣的是,因為馬在古代的作用,我國自古沒有吃馬肉的習俗,反而有吃驢肉的傳統。

民間常說: 「天上龍肉,地上驢肉。」可想而知驢肉是有多好吃才會得到這樣的夸贊。

驢肉含有膠質,吃起來勁道,代表飲食 驢肉火燒

由于驢可以圈養,所以在北方一些地區形成了 規模化養殖

驢在醫學上也有貢獻, 著名的中藥東阿阿膠,就是用驢皮熬制的。

用驢皮熬制的東阿阿膠

不管是馬還是驢, 二者的腳都是高度特化的一根腳趾頭,蹄子表面是它們的的指甲,會不停地生長。

馬需要長途奔跑所以會經常修蹄,釘蹄鐵,但是對于驢就不用整這些費時又費力的活。

圈養的驢因為缺乏鍛煉, 驢蹄會不斷長,最后影響到它的正常生活,所以對于養殖的驢,需要定期打磨掉驢蹄。

馬和驢各自都有優缺點,所以人類想到了 一個辦法可以兼顧二者的優點,那就是 雜交

馬驢的雜交

我們都知道馬和驢雜交的后代叫騾子,但是你知道嗎? 騾子和騾子很有可能不一樣

因為馬驢雜交有兩種情況, 公馬和母驢,母馬和公驢

按照母親是誰的原理,母馬和公驢雜交的后代叫做 馬騾,公馬和母驢的后代則叫做 驢騾

馬騾在體能、體型、性格上都優于驢騾,因此 常見的騾子大部分都是馬騾

騾子這樣的雜交動物,雖然無法生育,但是 身體是健康的,能正常長大并壽終正寢。

比起另一種人為產生的獅虎獸,它們的命運已經算是跨物種雜交里面最好的了。

騾子幫助勞動人民一起創造了歷史,可謂是 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它和自己的雙親馬和驢一樣,發揮著重要的勞動作用。

為人類貢獻一生的馬和驢

這麼來看,馬和驢可真是將一切都貢獻給了人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