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動物居然向人求偶?雌鶴拒絕同類后愛上飼養員,一人一鳥相伴18年

sunai 2023/01/09

人和動物真的可以結婚嗎?在美國,有一只珍稀的 雌性白枕鶴,就用自己的方式向飼養員成功「求婚」。

從2005年開始,這對特殊的 夫妻共同「生下」了 7個孩子,更是早早當上了外公外婆。

如今一人一鳥已經 結婚18年,感情依然非常和睦,讓人完全想不到在最初的時候,這只白枕鶴有多麼討厭它的飼養員。

殺死兩任丈夫的「黑寡婦」

這只眼光獨到的白枕鶴名叫 胡桃,它的父母都 來自中國,漂洋過海的使命是 優化種群基因。通俗來說,胡桃原本的任務就是給這里的外國鶴 傳宗接代,避免這里的種群 出現近親繁殖

至于為什麼要把生孩子當成最重要的任務,是因為全球的 野生白枕鶴只有 不到5000只了。為了不讓它們滅絕,人工繁殖是非常有必要的。

一對白枕鶴夫妻

胡桃出生于 1981年,通常來說,白枕鶴2-3歲的時候可以開始談戀愛,挑選自己的伴侶。 3-5歲期間,它們就會生下第一個寶寶。

這種瀕危的鶴繁殖率很低,每年平均只會產 2枚卵。所以,在胡桃出生后,所有人都對它寄予厚望,希望它能為美國的 白枕鶴人工種群開枝散葉。

看起來就很高冷的胡桃

然而胡桃的表現讓美國的鶴類保護界都非常遺憾,因為 它對同類絲毫不感興趣,更沒有半點想要找對象的意思。

當胡桃的年齡拖到了十幾歲的時候, 國際鶴類基金會把它送到了丹佛動物園,希望它能在這里解決婚姻大事,于是動物園挑了一只年輕力壯的雄鶴,把它們關在一起培養感情。

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沒過多久這只雄鶴居然死了,死因是 被利爪撕開了腹部

降落的白枕鶴,能看出體型和爪子都不小

基金會又給胡桃換了一家動物園,可惜這次的「相親對象」依舊很倒霉,還是 死在了胡桃爪下

胡桃從此有了「黑寡婦」的名號,也沒人再敢替它張羅婚事,直到2004年,胡桃被送到了 史密森生物保護學研究所。也就是在這里, 23歲的胡桃,遇見了它的「真命天子」。

飼養員克里斯·克羅和胡桃

一直在從事瀕危動物保護工作的飼養員 克里斯·克羅,同樣在2004年來到了史密森生物保護學研究所,他負責飼養這里的17只鶴和36只鴨子,其中就有與眾不同的胡桃。

一開始,胡桃對克羅非常兇,甚至不讓克羅進入自己的小院子。它與別的白枕鶴不同,不僅 領地意識極強,還 從不靠近同類,更討厭人類的接觸

最核心的原因是: 胡桃覺得自己是人類

在中國拍攝的野生白枕鶴

最初,胡桃的父母被盜獵者走私到香港,又輾轉被基金會收留。這之后這對夫妻生下了胡桃,但為了刺激它們多產卵,還是一個蛋的胡桃就被轉移到了孵化器中, 由人類孵化出來的,并且對人類 產生了極強的印隨行為

1935年的奧地利動物學家 康拉德·洛倫茲從灰雁身上觀察到了印隨行為,也叫做 銘印學習,意思是一些動物在出生以后,會緊跟著自己 第一眼看見的、體型較大、會移動的物體而行動,并且往往會把這種物體 當成母親

這種現象在許多動物身上都會發生,而胡桃顯然就是把撫養自己長大的飼養員 當成了母親,當初的飼養員應該也沒有糾正它,所以才讓胡桃覺得自己和「母親」 是一樣的人類

克羅常常用小白鼠幼崽當零食,和胡桃交流感情

在克羅耐心而溫柔的接觸下,胡桃逐漸接受了他,而時間也來到了2005年, 24歲的胡桃終于有了自己的 初戀

出人意料的「求婚」

作為一只白枕鶴,24歲的年紀絕對是 大齡未婚女青年,胡桃愿意談婚論嫁本來是一件值得慶祝的喜事,但它選擇的配偶并不是雄性同類,而是 飼養員克羅

胡桃向克羅跳起求偶的舞蹈

鳥類在繁殖季都會 向異性跳舞求偶,大多是雄性向雌性跳舞,而鶴類中的雌性如果看上了雄性,它們也會 主動跳舞求偶

胡桃對克羅跳的舞就是這一種,扇動翅膀上下點頭,還伴隨著高亢的鳴叫,似乎在說「我想和你談戀愛」。萬幸克羅飼養瀕危動物的經驗非常豐富,知道胡桃這麼大年紀還愿意求偶,是一件非常難得的事,為了 不打擊它的求偶愿望,克羅立刻對它的舞蹈做出了回應。

當克羅向胡桃揮動手臂的時候,胡桃總會回應他

這一年的夏天過后,白枕鶴的求偶期結束,當時所有人都以為,胡桃會在第二年找一個雄性同類結婚,延續它推遲了十幾年的 繁殖使命

然而,到了2006年的夏季,胡桃的確再次跳起了 求偶的舞蹈,卻依舊 只跳給克羅看

至于其它雄性的同類,還是和當初一樣,只要一靠近胡桃就會收到它的 死亡威脅——它依然無法接受同類。

作為伴侶,克羅幾乎每天都要撫摸胡桃

這意味著胡桃是真的把克羅看成了伴侶,而白枕鶴是一種 非常專情的鳥,一旦選擇好配偶就不會再換, 一生都遵守一夫一妻制

人們很早就在白枕鶴群中觀察到,如果白枕鶴夫妻中一方死亡,剩下的一只會非常傷心, 拒絕進食,哀鳴很久。即使沒有因為身體虛弱而死亡,這一生也 不會再找新的配偶

而「大齡未婚」的胡桃本來就不待見同類,現在選擇了克羅,就更不可能與雄性白枕鶴正常交配受孕了。

白枕鶴夫妻總是出雙入對,即使一方殘障也不離不棄

胡桃對自己的特殊待遇,讓克羅想到,或許自己可以嘗試與胡桃「交配」,讓它 配合進行人工授精,為瀕危的白枕鶴種族生下健康的后代。

這樣的事其實 早有先例。1982年,國際鶴類基金會里一位名叫 阿奇博爾德的前輩就用這種方法,和一只名為特克斯的 美洲鶴結為伴侶, 模擬交配行為讓它人工授精,為只剩 500多只的美洲鶴種族生下了珍貴的雛鳥。

平時克羅會經常和胡桃一起散步

果然,有了克羅的配合,胡桃終于愿意打開泄殖腔接受交配。

一開始因為克羅不熟悉白枕鶴之間的交配行為,沒過多久胡桃覺得不舒服,就掙扎著離開。在學習了其它白枕鶴的交配之后,克羅 模仿雄鶴的動作再去和胡桃接觸,果然它沒再掙扎,成功懷上了另一只雄性白枕鶴的孩子。

克羅嘗試給胡桃人工授精

從第一次授精成功開始的 十幾年里,胡桃總共生下了 7個后代,其中有 兩只已經又生下了自己的孩子,克羅時常開玩笑說,自己和胡桃早就已經當上外公外婆了。

「我不能當一個渣男」

胡桃一直認為自己就是人類,因此基金會不敢讓它孵化自己的卵,以防雛鳥出生后,胡桃覺得自己 生下了「怪物」而不去撫養,最后讓雛鳥夭折。

每次胡桃剩下受精卵之后,克羅都會把它的蛋悄悄拿走,送到別的白枕鶴夫妻巢里,給沒破殼的雛鳥找好 養父母

白枕鶴夫妻會一起養育后代

之所以那麼重視胡桃的后代,是因為胡桃的基因對于 美國的白枕鶴種群來說非常珍貴。

白枕鶴原本只在 亞洲東部的高緯度地區生活,美國的白枕鶴全是為了 保持物種數量而人工繁殖的,并沒有本土的野生種群。

如果沒有定期和其它種群的白枕鶴交配繁殖,那這些白枕鶴都會陷入 近親繁殖的惡性循環,最后很可能導致種群滅絕。

群體活動的白枕鶴也會打架 拍攝地:內蒙古多倫諾爾

白枕鶴是一種 候鳥,這意味著它們每年都要 重新筑巢。白枕鶴夫妻總是會一起尋找合適的材料來筑巢,這是它們的習性,也是白枕鶴夫妻之間 表達愛意的方式

在采訪中,克羅說自己并不是一個合格的白枕鶴伴侶,比如他不知道如何才能找到讓胡桃滿意的筑巢材料,而胡桃對于樹枝的要求每年都在變化。

「不過只要我堅持給它送樹枝,胡桃就會很開心。」

克羅會采摘樹枝嫩葉給胡桃示愛,不過胡桃并不滿意這顆草

克羅還說胡桃總是包容自己做得不好的地方。真正的白枕鶴夫妻,一旦成為伴侶,幾乎 不會離開彼此,但克羅每周都會休息。

一開始,每當他休假結束后,胡桃總會用嘴啄他表達自己的不滿,但十幾年過去,胡桃早已習慣了伴侶的「定期消失」。

鶴類的壽命通常不短,野生白枕鶴的 平均壽命有30-40歲,人工飼養的壽命更長。1981年出生的胡桃今年已經 42歲了,而克羅比它大了5歲。

這一對特殊的伴侶已經相伴 18年,即使對于人類來說也是不短的歲月。因為白枕鶴是一種 非常重視伴侶感情的鳥,所以克羅早就計劃好了今后的生活。

「哪怕我到了退休的年紀,只要她還在這里,我就不能離開,不然我感覺自己像渣男。」

作為 7種瀕危鶴種之一,雖然我國約有全世界 70%左右的野生白枕鶴,但這種鶴的名氣遠遠不如 丹頂鶴與黑頸鶴,在國際上也是如此,雖然瀕危,卻不夠受關注。

所以當克羅和胡桃的故事被報道出去之后,克羅并不在意某些「不太友好的笑話」,而是繼續和胡桃過著「老夫老妻」的生活。

「說起瀕危動物的保護,可能普通人只是泛泛而談過目即忘。」

「如果這些關于我的古怪笑話,能讓大家更深層地關注到它們的繁衍和保護問題,那我就無所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