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54歲女子遭6.7米蟒蛇吞食,附近還有8.2米巨蟒,人被吞怎麼辦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道,近日,印尼54歲女子Jahrah失蹤,警方偵查后,最終在一條6.7米長的巨蟒腹中發現了她的遺體,場面十分駭人。

印尼54歲女子遭6.7米蟒蛇吞食的具體經過

這事發生在印度尼西亞蘇門答臘島附近村落,事發前,54歲的女子Jahrah帶著工具獨自前往橡膠園割橡膠,這一去就失蹤未回家。

家人苦苦找尋未果,隨即報警,警方連同附近村民分組尋找了兩天,也沒見Jahrah的身影,直到第三天,才有人發現一片森林里 躺著一條巨蟒,從身形上看出了可疑情況。

該巨蟒的肚子鼓鼓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在場的人懷疑,Jahrah估計是被它吃了。于是眾人制服了該條巨蟒,劃開它的肚子一看,果不其然,Jahrah真的在里邊。

此時的Jahrah早已成為了一具遺體,她的身體幾乎完好,但全身裹滿了巨蟒絲滑的黏液,場面十分駭人。

據測量,這是一條約6.7米的網紋蟒,當地村長和法醫都聲稱, Jahrah可能是被它攻擊,窒息暈倒后,在兩個小時后吞下肚的,期間Jahrah可能會恢復意識,屬于殘忍的活吞,簡直不寒而栗。

網紋蟒又稱網蟒、霸王蟒,是真正意義的巨蟒,成年個體動不動就5米以上,它和南美洲的蚺齊名為「世界上最長的蛇」。

曾經有專家做過測試, 網紋蟒絞殺產生的壓強有0.08-0.53個大氣壓,它絞殺獵物時,每平方厘米能產生0.4218千克的力量,能讓獵物快速窒息,足見絞殺能力的強悍。

網紋蟒屢屢攻擊人類

網紋蟒仗著自己個頭大的行頭,有恃無恐,根據報道過的實例, 它和非洲巖蟒成為了唯二真正吞食過人類的蟒蛇。

比如2018年6月,居住在印尼東南蘇拉威西省穆納島的54歲女子瓦蒂巴,像往常一樣去巡視自家農田,然而整夜未歸,她的家人連同村民四處尋找。

她的兒子在一處灌木叢附近陸續發現了她帶出去的火把、砍刀,甚至是身穿的拖鞋,兒子頓感不妙,隨即報警。警方連同數百村民找尋,發現了一條大腹便便不能動彈的巨蟒。

在場的人高度懷疑是這條巨蟒吞食了瓦蒂巴,大家帶回村里當眾殺死,劃開肚子一看,可憐的瓦蒂巴真的在它的肚子里。 瓦蒂巴頭朝蛇尾,腳靠蛇頭,全身裹滿了黏液,尸體還算完好,可能是被蟒蛇從頭部生吞的,場面十分駭人。

再比如,同樣是印尼,2017年一名25歲的男子遭到網紋蟒攻擊,也被完全吞食后死亡。

還有被網紋蟒攻擊解救下來的。

2019年6月2日位于印尼的布頓島,一位55的女子橫穿樹林回家途中被蟒蛇攻擊,她拼命掙扎產生響動被路過的三個小伙聽到,三人連忙上前用扁擔和樹枝奮力打蛇。蛇最終被打死了,三人這才發現,女子的頭和雙腿布滿了蟒蛇留下的血跡和齒印,早已氣絕身亡了。

這名女子雖然被解救了下來,但這條網紋蟒近7米長,它擁有強大而恐怖的絞殺力量,女子已經被勒死了,三個小伙還是晚了一步。

附近還有8.2米蟒蛇,人被吞怎麼辦?

開篇所提的6.7米巨蟒,雖然已經被殺死了,但它的出現,讓當地人心惶惶。殊不知,還有令當地人更為恐慌的事情。

據多人表示, 在村莊附近,還有一條約為8.2米長的網紋蟒活動,它比這條6.7米的更厲害。人們也試圖抓過它,然而它體型實在太大,幾人合力之下,也無法對抗它恐怖的力量,最終均以失敗告終。

這條8.2米長的巨蟒,無疑是移動的「絞肉機」,人遇到它能順利逃脫嗎?人被吞怎麼辦?

來自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卡萊爾狄金森學院的脊椎動物生態學家Scott Boback表示, 「網紋蟒是一種伏擊捕食者,它們不會主動出去尋找獵物,更多是守株待「兔」,等獵物路過,順帶捕食。」

「網紋蟒用舌頭作為化學感受器,它通過犁鼻器精準探測,通過唇鱗之間的唇窩精準捕捉獵物溫度,它的伏擊成功率非常高。」

由此可見,網紋蟒是不會主動攻擊人類的。因此,盡量少去招惹它們,想必能降低吞人事件的發生。

可是,印尼擁有豐富的熱帶雨林資源,也是網紋蟒的主要棲息地,人們很難不和它照面。從報道出來的事件來看, 網紋蟒攻擊人類均得手了,人一旦被它盯上,是很難逃脫的。

沒人用網紋蟒做過實驗,但有人用水蚺做過相關實驗。

來自美國的環保主義者和冒險家保羅·羅索利,他和團隊在亞馬遜叢林選了一條近6米長,約113公斤重的水蚺做過吞人實驗。

保羅身穿特制的護具,有防強酸的背心,有抗壓縮的全身盔甲,有防鯊魚咬傷技術的絲網,還有堅硬無比的頭盔。即便這樣,保羅被水蚺纏住的那一刻,只需數秒,他只感覺手臂快斷了,窒息之感涌上心頭。

通過數據顯示,當時保羅的心率超過了180,他堅硬的頭盔上被水蚺牙齒磕了幾個小孔。他手臂軟組織挫傷,血液流通不暢,差點就失去整條手臂。從防護服上的壓痕來看,水蚺至少帶來了2000Kpa以上的壓力,保羅如果再堅持5秒,手臂、肋骨、胸腔等部位將有爆骨可能。

由此可見,被蟒蛇纏上,能逃脫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了。再說,蟒蛇捕獵,只追求阻斷血流、壓迫窒息,它擁有靈敏的感知能力,獵物越掙扎它勒得越緊。它只要感覺到獵物還有心跳律動,它就不會松開。

在進食之前,蟒蛇都要確保獵物心跳窒息了才行,況且,它進食都從獵物的頭部開始,這樣可以降低獵物回光返照突然掙扎帶來的意外傷害,所以,一旦到了蟒蛇開始吞噬這一步,對人類而言,理論上是不可能自救的。

因此, 只有在瀕臨死亡之前,才能在蟒蛇纏繞的過程中尋得一線生機。據研究, 蛇的泄殖腔,也就是它的肛門,這里分布有蛇許多敏感神經,攻擊此處,能讓蛇在應激反應之下,條件反射地松開纏繞。

蛇在泄殖腔在它尾部前面一點,比較寬大,有與周圍不同的鱗片進行專門保護,只要摸準了位置,不管采用何種方式,只要讓它感到不舒服就是生機。

多說一點,曾經在印度中東部的賈坎德邦丹巴德市辛德里鎮(Sindri)發現罕見巨蟒,當地人請了一個挖掘機幫忙擒獲,巨蟒束「手」就擒。有網友戲稱 ,印尼可以效仿印度,用挖機去抓那條8.2米長的網紋蟒。

網紋蟒一般不主動攻擊人類,近些年頻繁發生傷人事件,到底誰之過?

網紋蟒通常以鳥類以及哺乳動物為食,在雨林里,它們棲息得很好。但隨著人類的發展,就好比印尼, 該國棕櫚油業是支柱產業,人們把手伸進了雨林中的橡膠樹,亂砍伐之下,破壞了動物們的棲息地。

網紋蟒無法填飽肚子,可不能像以前一樣守株待「兔」了,它只能四處游蕩覓食,餓極時,自然就把人類當成食物了。

再者, 人類也看上了網紋蟒的價值,眾多寵物市場、皮革市場等行業有需求,人們也把手主動伸向了網紋蟒。蛇天生警惕,它們感到威脅時,想必會全力攻擊,當你發現人類被它攻擊,就不足為怪了。

總的來說

蟒蛇是一種非常危險的動物,此次54歲女子Jahrah被吞事件,只是當地人和蟒蛇之間的一個縮影。

我們不知未來如何發展,也不清楚隨著人類過度破壞大自然,以后的網紋蟒包括其它動物,會不會經常攻擊人類為食。畢竟,「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道理,是一直刻在動物骨子里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