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豹「凌蟄」遭同類驅趕,闖入農家撞傷頭,流浪800公里沒找到家

祁連山巍峨廣袤,3500米以上的山脊、巖壁、峽谷是雪豹經常出沒的地方。雪豹從出生到離開母雪豹獨立生活,建立領地成為「雪山之王」,總會遇到無數的磨難。就算建立自己的領地之后,還可能有其他雪豹來搶地盤。

有只名叫「凌蟄」的雪豹,生活在祁連山上,過著自由的生活。但有一天卻突然跑到山下,闖入農戶家,還傻了吧唧地把自己的腦袋撞傷了。

后來被救助后,放歸祁連山,一路游蕩,流浪了近半年,走了近800公里,又回到原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01領地被別的雪豹侵占,驚慌之下闖入牧民家

剛出生時,雪豹「凌蟄」身上是淺玫瑰紫色的,可愛又漂亮。在母親的寵愛下,「凌蟄」慢慢長大了,它只好告別母親,遠走他鄉,尋找新的棲息地。

穿過山林,走過草地,「凌蟄」花費了7天7夜,終于找到新的家園。這里有巖羊,還有山羊,「凌蟄」開始過上幸福的生活。

然后好景不長,還沒到一個月,「凌蟄」就遇到了一個強悍的對手,遭受「豹生」的第一次重擊。

2021年3月11日,剛過驚蟄不久,正好處于雪豹一年的繁殖季末期。這段時間,雄性雪豹之間,常常為了搶領地、配偶而大打出手,所以一些雪豹的領地,就要易主了。

「凌蟄」剛獨立沒多久,雖然沒有為了搶配偶而去招惹別人,卻遭到了其他雄性雪豹的欺壓。對方是一只更強壯的成年雄性雪豹,不但沒禮貌闖了進來,吃它的羊,還想侵占它的領地,簡直是蠻不講理。

「凌蟄」很無奈,因為自己能力沒人家強壯,經驗也沒人家豐富,只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建立起來的「王國」成了人家的,還遭到了無情地驅趕,傷身又傷心。

雪豹是孤獨的雪山之王,一座山頭向來容不下兩只雄雪豹。「凌蟄」的領地被侵占后,它只好一路逃往山下,來到了門源縣西攤鄉小學附近,一頭闖進有人居住的村莊……

02慌不擇路一頭撞到玻璃上,又一躍而下躲在墻根下,沖人呲牙咧嘴

慌不擇路,往往沒有好結果,「凌蟄」也不例外。它驚慌之下,一頭撞到窗戶玻璃上,嘩啦一聲,窗戶玻璃碎了一地。好一招「破窗而入」,場景很壯烈,「凌蟄」自己也被撞到腦袋,光榮負傷了。

受驚的「凌蟄」智商也會降低嗎?竟然像鳥類一樣,看不清透明的玻璃,一頭撞了上去,力道還挺大。雪豹的額頭被玻璃割傷,流血了,腦袋暈乎乎的,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要干什麼?

暈乎乎的「凌蟄」,邁著暈乎乎的步伐,走出了屋子,跳上高高的圍墻,在墻頭上徘徊。此時,雪豹的出現,引來不少人圍觀。

「凌蟄」一躍而下,躲在墻根下,沖著來人齜牙咧嘴,露出又尖又長的犬齒,仿佛在說:「別以為我受傷了就好欺負,誰敢上前來,我就咬誰!」美麗的大貓能有什麼壞心眼呢?不過是為了自我保護。

之后,「凌蟄」被救護人員麻醉了,送到救護中心救助。經過檢查后,得知這只雄雪豹大約4歲,體重88斤,看上去還挺健壯的,額頭有擦傷。

先前表現出的反應遲鈍,是因為碰撞而產生了輕微腦震蕩,四肢并無骨折。但給它體檢之后,發現它有低血鈣癥,抗體水平也比較低。

專家通過形態特征、毛發斑紋,對比了2019年以來拍到的雪豹,發現「凌蟄」與拍到的雪豹都不匹配。所以,它是一只「養在深山人未識」的雪豹。

03喂羊肉它不理,喂活兔子也不吃,還不讓人靠近

「凌蟄」被安置在獸舍內,當天晚上麻醉過后,就不安地走動、跳躍,還會做出恐嚇的表情、動作。

當救護人員出現在它3米內的距離,它立刻身體伏低,呲牙咧嘴,發出警告,但并沒有實際的攻擊[性.行.為]。這是雪豹正常的應激反應!

雪山上的大貓,一定要好好招待,何況人家還受傷了。所以救護人員給「凌蟄」投喂了羊肉,但人家不吃,連看都一看一眼,一點也不領情。

難道它喜歡吃活物?之后,又給它投喂了活的鴿子、兔子,還是不吃。于是就出現了奇怪的一幕:健壯的雪豹縮在木欄內,而雪白的兔子乖巧地蹲在木欄外,絲毫不知道自己將會成為雪豹的食物。

最后,「凌蟄」還是咬死了兔子,但沒有吃肉,只是喝了兔子血;還咬死了送進來的鴿子,也沒有吃。

救護人員分析,野生雪豹來到不熟悉的環境,而且還是負傷的情況下,對外界的刺激反應明顯,沒有安全感,所以不敢輕易進食。躲在角落里,隱藏自己,不讓人靠近,這都是一只野生雪豹正常的反應。

而雪豹在野外生存,飽餐一頓之后,7天不吃東西,是常有的事。所以,「凌蟄」不愿進食,雖然會餓肚子,但對身體的影響不大。

幸好,「凌蟄」還是正常飲水的,可以在水中加入液體鈣給它補補。

04野外放歸時,雪豹回頭來看了一眼,才走向高山

來自荒野的「凌蟄」,受了傷被救助,好了之后毫無疑問要放歸野外。那麼,什麼時候放歸?在哪里放歸?

「凌蟄」頭部輕傷,很快就能好,結合它待在獸舍里的情況看,越快放歸越好。因為它不習慣陌生的環境,不肯進食,時間久了不利健康。萬一對人類產生依賴,也是不好的。

3月15日,金藝鵬教授團隊對雪豹「凌蟄」再次進行全面體檢,確保它身體健康,達到放歸條件。放歸地點在祁連山國家公園青海片區門源縣。

一來,這里是典型的高山草甸,有充足的水源,適合雪豹棲息;二來,這里有不少巖羊,山坡上還有旱獺洞,可保證雪豹的食物來源;最主要的是,此地距離救助的地點約12公里,人跡罕至,有助于雪豹盡快適應,感覺就像去旅了個游,現在回家了。

為了更好地放歸雪豹,救護團隊連夜出發,在3月16日清早達到放歸地點。當閘門拉開時,凌蟄緩緩移出,瞇著眼睛觀察四周,也許是在籠子里待久了,表情苦哈哈的。

此時的「凌蟄」,已經被戴上了衛星項圈,一舉一動都引人關注。「凌蟄」看到四周皆是自己熟悉的環境,終于找回一點雪山之王的自信,緩慢向山坡上走去。

走了幾步,「凌蟄」回過頭來看了看救護人員們,仿佛在告別。然后,掉過頭去,步伐穩健地走向高山,雪豹灰白色帶有斑點的毛發,與環境完美相融。「凌蟄」越走越遠,直到人們再也看不清它。

05走了近800公里又回到原地,途中見到人就躲開,也不敢吃牧民的牛羊

放歸后的「凌蟄」,如魚得水,撒開腿丫子一路狂奔,之前受傷的事早忘到九霄云外了。

幾天沒好好吃飯了,先去捕一頭巖羊來解解饞。雖然北山羊、馬鹿、巖羊等食草動物都是雪豹的食物,但「凌蟄」似乎比較偏愛吃巖羊。

「凌蟄」在門源縣仙米鄉自由自在地生活了40天,不久,又跨過高山,穿過林海,跑到海東市互助縣,之后一路向東南方向遷徙。

科研人員時刻關注著「凌蟄」的動向,跟著衛星信號走到一處河流邊,發現「凌蟄」正在渡河。生活在雪山上的雪豹,游泳的技能也棒棒的,然而它快游到對岸的時候,又折了回來。直到第二天深夜,才趁著夜色游泳到對岸。

原來,「凌蟄」是覺察到附近有人,立馬就警惕地折返了。應該是它被救助時,莫名其妙被打麻醉,還莫名其妙被關在陌生環境中,所以才格外警惕,見到人就躲開,刻意避開人行動。

5月8日,「凌蟄」進入海東市樂都區,距離市區不遠,也有村莊。雪豹跑到牧民家捕食牛羊的事情常有發生,「凌蟄」會不會也跑去村莊捕食牛羊呢?

事實上,「凌蟄」并沒有靠近村莊,而且它愛吃巖羊、旱獺這些野外的獵物,對家養的牛羊不感興趣,又或是不敢吃。真是個善良的雪豹,也許是知道那些牛羊有主人,而它要吃就吃自己捕到的獵物。

5月16日,「凌蟄」跨過341國道,到達甘肅省蘭州市永登縣;6月3日開始向西北遷移,7月5日再次回到祁連山門源片區仙米鄉。

數據顯示,雪豹「凌蟄」放歸后,流浪近6個月,走了近800公里,活動面積約1700平方公里。

06重回原地能找到家嗎?「凌蟄」或許會去搶回領地

雪豹「凌蟄」一路流浪,白天會在天然巖石洞里休息,有時候又臥在石頭上曬太陽,只在晨昏時與晚上,才開始遷移。

餓了,就捕個獵物填肚子;渴了,就到河溪邊喝水。「凌蟄」翻越高山,渡過河流,跨過峽谷,從春天走到夏天。一路上,「凌蟄」都在尋找新的領地,但遺憾的是沒有一個地方讓它看得上眼。

流浪了近半年之后,「凌蟄」又憑著記憶,回到了原地。并且在門源縣仙米鄉、互助縣扎巴鄉交界處有規律地活動。

「凌蟄」愛吃巖羊,難道是這里巖羊群比較多,所以它決定重回原地?「凌蟄」有極強的攀爬能力,它一路追蹤巖羊,哪怕是在陡峭的山崖上,「凌蟄」一躍而出,逮住離自己最近的一只巖羊,一口封喉。

在這里,「凌蟄」似乎生活得很滋潤,畢竟這一方天地,是它最初建立領地的地方。「凌蟄」是一只要強的雪豹,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來。

「凌蟄」很有可能會去挑戰先前驅趕它的公雪豹,搶回自己的領地。經過幾個月的鍛煉,它變得更強壯了,流浪遷徙的經歷也讓它的經驗更豐富了,所以它有能耐去挑戰侵略者,重新奪回領地。

結語

你覺得「凌蟄」能搶回本屬于自己的領地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