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了4億年的鱟,依靠藍色的血液救死扶傷,卻被人類逼入絕境

你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哪種生物的 血液是藍色的嗎?

想必大部分人都會說現實世界應該沒有,在 《阿凡達》當中倒是有。而事實上,大自然的創造是非凡的,真的有一種 古老的物種有著藍色的血液,并且被人們稱為「活化石」,這種生物就是

《阿凡達》劇照

它在這世間活了 4億年,依靠著與眾不同的 藍色血液救死扶傷,本以為可為這天下太平貢獻出一份力量,卻 被人類逼入了絕境。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走近這種遠古生物,看看它到底經歷了什麼。

「活化石」鱟

鱟的存在與演化

地球上其實有不少 活化石,它們隸屬于不同的種類,比如說植物當中的 古老銀杏樹,大家都很喜愛的憨憨 大貓熊,還有咱們今天要介紹的這位「水族活化石」鱟。許多人可能不認識這個字,這個字與「后」是一個讀音,在我國經常被人們稱為 「馬蹄蟹」

鱟誕生于4億多年前,那時正處于 古生代時期,世界還是「水生生物」的天下。經歷了這樣漫長的歲月, 一些鱟永遠地被封印在了「石頭」上,一些鱟卻堅強地活了下來,并且在這些年間都沒有太大的變化。

比如人們在云南羅平發現的三疊紀時期的鱟化石,其形態結構與現在的鱟基本沒有差別。

化石當中的鱟

現在的鱟主要有 中國鱟、南方鱟、圓尾鱟和美洲鱟,它們分布在不同的地區,有一定的 親緣關系

此前科學界對于鱟到底是如何誕生,又怎樣演化的問題,展開了不小的爭論。有人認為它進化于 水生昆蟲,有人認為它與滅絕的三葉蟲有著密切的關系。

后來人們通過 基因序列的測定,揭示了鱟的演化

首先就是咱們上文中說到的四種鱟有著高度同源性,它們都與 螯肢亞門生物的關系最密切。其次就是鱟的部分基因,證明它們與蛛形綱生物的關系也很密切。并且它們的 血藍蛋白、氧化酶基因和視覺蛋白多足亞綱又有著一定的關系。

鱟的演化研究

總之,科學家認為, 鱟作為一種典型的節肢動物,在4億年的演化之中,應該得到了許多古老生物基因組的眷顧,看似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實則一直在「兼容并包」。

并且它們在這個過程中還保留了不少過渡演化的證據,比如中國鱟的 血藍蛋白和橫紋肌腸管當中就有軟體動物向低等脊椎動物演化的痕跡。

基因演化

鱟有著 堅硬的甲殼,其抗壓能力非常強。并且這家伙的甲殼是 圓弧狀的,這意味著它們將自己埋入土中之后,會產生類似 「真空空間」的情況,這導致捕食者想把它們翻過來的話是非常不容易的。

鱟的身體結構

其次,鱟的六對步足可以用來爬行,腹部的 成排鰓片又可以擺動, 幫助自己進行游泳。而那根長長的尾巴,看起來沒什麼用,實則確實它 保持平衡的秘訣

當然,鱟的交配也十分有意思,每到水溫上升時,它們就會來到沿岸的沙灘進行繁殖,雄鱟會抱著雌鱟,兩個人一起貼貼。由于這種情況,人們也將其稱為海底鴛鴦

據悉,鱟卵受精后,依靠太陽能量孵化,經50-60天時間,幼蟲出膜,稱三葉 幼蟲。雌鱟一生中要蛻皮18次左右,雄鱟19次左右,大約15年才能成熟。一旦成熟之后,就不再蛻皮。

鱟夫婦

當我們翻閱古代文獻的事后,就會發現鱟早就與人類十分熟絡了,比如在 《山海經注》當中就有這樣的描述,「 鱟魚形如惠文冠,青黑色,十二足,長五六尺,似蟹,雌常負雄,漁子取之,必得其雙。子如麻子,南人為醬。」

《山海經》

并且一些沿海人會在門口掛上 鱟的圖像,以此辟邪,甚至會用 鱟的甲殼來當水瓢,總得來說還是比較和諧的,人類的活動對鱟種群的影響并不大。不過,隨著醫學和科技的進步,鱟迎來了滅頂之災。

鱟「嘔心瀝血」卻慘遭「報復」

早在上文中咱們就說了, 鱟的血液是藍色的,這與人類和絕大多數動物有著本質上的區別。而它的血之所以呈現出了這樣的顏色,是因為血液當中富含了 大量的銅離子

本來在醫學不發達的時期,人們頂多是覺得吃了它「大補」,而隨著研究的深入,大家才發現,原來 鱟的血液可以用來做試劑。

鱟的多種用處

根據資料來看,鱟血液當中一種名為阿米巴樣的細胞 對細菌十分的敏感,所以其血液在接觸到病菌的時候,就會立即 釋放出一種蛋白,讓血液凝結,阻止病菌繁殖和入侵。

因此,人們就提取鱟的藍色血液用來當做 檢測產品細菌毒素的試劑,簡直就是「百試百靈」。

資料顯示這種試劑有操作簡便、靈敏度高、特異性強、反應迅速以及有利于批量試驗等優點。它不但可以簡易快速地檢測出由細菌內毒素所造成的淋病和腦膜炎,也廣泛應用于臨床各種體液檢查。

鱟試劑

就這樣,在 醫藥產業的發展和需求之下,越來越多的鱟被捕走,它們被綁在實驗室當中插著試管不斷地為人類「嘔心瀝血」,用血液來救死扶傷。本以為在貢獻了部分血液之后能夠重返家園,沒想到貪心驅使著人類榨干了它們的所有血液。

鱟正在實驗室中接受「抽血」

在這種情況下,鱟的數量瘋狂減少,一步步被人類逼入了絕境當中。以我國的 中國鱟為例,它在 2019年的3月,已經被IUCN正式列入了 瀕危動物。曾經層層疊疊在廣東、福建等地沙灘上活動的鱟,竟然真的在幾十年的光景中,變得所剩無幾。

資料顯示,珠江口一倍的海域已經很難發現中國鱟的存在了,就連北部灣當中的鱟,數量也從1990年以前的60多萬對,銳減了一半,截至2010年的統計數據來看,只有不到30萬對了。

曾經層疊的鱟很難見到了

實際上,人類對鱟的「孽力回饋」不僅限于無節制的捕撈,還有各種側面的影響。由于鱟的性成熟和繁衍時間還是比較慢的,其從 受精到性成熟至少要經歷 12年以上的時間,并且它們對生存和繁衍的棲息地要求也比較高。

鱟的成長時間漫長

所以人們在 海岸附近開展的各種 工程,從本質上來說都會讓 鱟的產卵場地和孵化場地消失。因此,這種古老的生物,其實面臨的是多方面的「迫害」。

鱟對產卵、孵化、生活的要求

估計 也沒想到,自己熬過了4億年的漫長時光,經歷了多次大滅絕事件,最后竟然 栽到了人類的手里

而作為人類,我們應該思考,以一己之私對這種古老生物進行 慘無人道的折磨,真的應該嗎?難道說,真的要在 無休止的索取當中又將一個物種「人工滅絕」?

正在被「榨干」的鱟

鱟的保護刻不容緩

人類這些年為了自身的利益,確實迫害了不少的生物。但是我們不能就這樣「擺爛」下去, 知錯能改才能維持物種的多樣性。所以當中國鱟以及多種鱟都被列為瀕危物種時,人類的無節制索取就應該停止了。

如今國家正在 完善對鱟保護的相關法律,指出不能因為其血液的作用,就肆無忌憚地捕撈和榨取。要明確捕撈的權限和管理的權限,留給 中國鱟自由繁衍生活的時間。

保護鱟的工作

對于仍然需求巨大的醫藥產業需求,可以嘗試開發人工飼養,在這種輔助繁殖的情況下,既彌補了缺口,又讓鱟能夠在自然環境當中 恢復元氣。

鱟確實面對著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情況,但這不是它的原因,而是人類的需求。所以鱟不應該為人類的貪念買單,甚至為此付出「種群滅絕」的代價。

和人類指甲蓋一樣「幼小」的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