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平頭哥」齊名的黃喉貂,外表軟萌,卻暴殺比自己大4倍的獼猴

說起「平頭哥」蜜獾,相信大家一定并不陌生。這種號稱「世界上最無畏的動物」,以 兇猛好斗的性格特點聞名于世。遇事兒之后,別管對方塊頭是大是小,是獅子還是獵豹,先上去打一架再說。可以說,在蜜獾的字典中,就沒有「怕」這個詞。

然而,與「平頭哥」齊名的,另外一種行事兇狠的動物,也就是「平頭哥」的表弟,性格與外貌嚴重不符的 黃喉貂

與可愛相貌嚴重不符的,是它的超強殺傷力

黃喉貂,一種絕不可貌相的動物。

單看外形的話,你會完全被它 毫無攻擊力的外形所迷惑:

短而圓的耳朵,黑亮的眼睛,看起來呆萌可愛 。外加體型瘦長,四肢短小,怎麼看都是被欺負的那一方。

誰知道,在我詳細了解這家伙的習性之后,發現它不僅不受欺負,反而整天欺負別人,并且因為「藝高人膽大」的緣故,凈挑一些大家伙們去下手。

論反差,黃喉貂絕對是榜上有名的。

眾所周知,在動物界中,不同的動物有著不同的狩獵方式。 有的靠智取,有的靠蠻力,很顯然,個頭小巧的黃喉貂屬于前者。

當其它的動物還在堅持著「我的地盤我做主」,用單打獨斗彰顯自己的絕對實力時, 黃喉貂早已經靠 「專業團隊」,打出了一片天

并且這只隊伍的規模,不像狼群一樣成員眾多,等級森嚴。它們通常是兩到五只的樣子,便可成功捕殺比自己大很多的大家伙, 滿載而歸

在通常的圍獵過程中,常常是一只黃喉貂打頭陣,去不斷招惹自己「心儀」的獵物。 剛開始的時候,被攻擊的獵物只會把這當成是「小打小鬧」,畢竟誰會對沒有實際威脅的蚊蟲心生忌憚呢?

慢慢地,獵物開始意識到事態的不對勁了,在這種不斷地「招惹」下,自己的體力已經消耗了大半, 但對方依舊還在靈活走位,一副生龍活虎的樣子。

獵物終于開始慌了,但此時已經來不及了。其他等候多時的黃喉貂,此時便會一哄而上, 共同撕咬這只盤中之餐

對方的輕敵,便是黃喉貂致勝的前提。

靠著這種默契的團伙作案,使得黃喉貂在面對「大塊頭」時,絲毫不虛,以下克上。能打一些體型比它大很多的動物。

但行走江湖,哪能只靠一樣法寶呢? 論群毆,黃哥也是專業的。

它們不僅會通過消耗對方的體力,來增加成功的幾率;還會嫻熟地運用戰術,或是「左右包抄」,或是「前后夾擊」,有的打前陣,有的負責放哨。總之是 分工明確,毫不拖泥帶水。

等到獵物反應過來的時候,早已成為黃喉貂們的甕中之鱉。

單挑比自身大四倍的獼猴,黃喉貂的戰斗力為何如此爆表?

獼猴的體重一般在5—8千克,黃喉貂的體重一般在2—3千克, 近乎四倍的體型差。按道理說,這要是路上碰到了,懂事兒的黃喉貂已經在給猴哥讓道了。

猴哥也是這麼認為的。

然后就被單殺了。

網上有人發布了一則視訊,內容就是黃喉貂 單方面碾軋獼猴的過程。

在視訊的一開始,獼猴氣定神閑地坐在路中央,對黃喉貂的招惹毫不理睬。當被惹急了的時候,也是象征性地撲過去打幾下而已。

但是黃喉貂顯然有 充足的耐心

它不斷地從各個方位對獼猴進行試探性地撕咬,然后身形靈活地躲避獼猴的反擊。

10秒,20秒...等到視訊播放到40多秒的時候,獼猴的心理防線逐步瓦解,體力也消耗大半。 一次失誤,獼猴被黃喉貂輕巧地撲倒在地,等待著它的,是脖頸上最后迎來的致命一擊。

此時,旁邊放哨的另一只黃喉貂也加入戰斗,兩貂協力,一起將獼猴拖進樹叢中 大快朵頤

戰斗力爆表也就算了,更可怕的是黃喉貂不挑食。基本在它的領域范圍內有啥吃啥,不僅成功地使獼猴成為它的 盤中之餐,甚至有的時候,連蚩尤的坐騎——貓熊, 也不是它的對手

說到貓熊,那也是反差屆的老演員了。

外表呆萌可愛,憨態可掬,讓人看上去就想 「rua」一把。實際上,也是一位戰斗力極強的狠角色。它擁有解剖刀般的爪子和鋒利的牙齒,其咬合力僅次于北極熊。可以說,當年蚩尤選它作為坐騎,也是有原因的。

但就是這個少有其他動物招惹的 狠角色,在遇到黃喉貂之后,也是束手無策,只有挨打的份兒。

2014年,人民日報曾發表過一則新聞,說一貓熊遭受重創,腸子也被打得裸露在外, 進行初次分析后,懷疑就是幾只黃喉貂圍攻所致。

野豬泛濫,黃喉貂能治「豬大哥」?

野豬,一種環境適應能力極強的世界性物種,不僅食性很雜,有啥吃啥。而且繁殖能力也很強,一年生產兩次,每次生7只左右的豬崽兒。

這兩者內在彼此呼應的能力,又順理成章地 提高了它的成活率

久而久之,野豬的數量越來越多,種族規模越來越大。不僅成功地把自己踢出了 「三有保護名單」,還造成了局部地區的野豬泛濫。

當小區,學校,公園,商場,捷運站隨處可見野豬身影的時候,不僅占用了一定比例的警力資源;而且因為野豬的極強戰斗力,使得 野豬殺人的案件也時常發生。

人豬矛盾不斷激化,野豬泛濫的問題亟需解決。

雖然野豬已經被「三有」名錄除名,但因為它在自然生態鏈中占有重要地位,所以 依然還是保護對象

當一個物種出現局部泛濫,但卻依舊還是保護對象的時候,問題就變得棘手了起來。不僅 相關部門無法對其進行大肆捕殺, 私人狩獵野豬還是違法的行為。

在這種情況下,有人另辟蹊徑,提出利用黃喉貂治理野豬泛濫的難題。

那麼這種提議,到底有沒有可行性呢?

只能說有一定的成效,但想徹底地依靠黃喉貂治理野豬泛濫的難題,恐怕是行不通的。

黃喉貂性情陰險狡詐,能夠根據獵物及時調整自己的圍獵計劃。當它發現成年野豬的攻擊力太強時,就把目光放到了 落單的小野豬身上。

毫無作戰經驗的小野豬,哪里會是靈活迅猛的黃喉貂的對手。當小野豬被盯上的時候, 不出意外接下來就要一命嗚呼了

但是黃喉貂野性十足,性情暴烈。想讓它接受人類的訓練,然后去專門捕殺小野豬,貌似是不可能。

并且黃喉貂的 食譜極廣,野豬只在它的菜譜上占據極小的一個位置,野豬肉皮糙肉厚的,跟山貓野鳥之類的比起來,味道實在算不上上乘。

再者說,萬一大量引進了黃喉貂之后,黃喉貂非但對野豬失去了興趣, 反而愛上了其他的「菜譜」,給人家吃瀕危了怎麼辦?

綜上所述,只能說治理野豬泛濫的難題,還需要尋 求其他的破局之道。單純地想依靠黃喉貂治理這個問題,不僅行不通,而且存有后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