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于馬來說,馬蹄鐵到底是不是累贅?野外的馬為何不需要馬蹄鐵?

白龍馬,蹄朝西,馱著唐三藏去西天取經。如果白龍馬當初沒有馬蹄鐵,說不定它在路上就掛了。

為什麼同樣是馬,野生的馬不打馬蹄鐵一樣健步如飛,而人工飼養的馬就必須打馬蹄,還必須定期修馬蹄呢?

還有,打馬鐵的時候,需要釘入馬蹄中,馬不會感覺到疼痛嗎?

奔馳的駿馬

其實,我們認為的 馬的腳掌,實際上 不是馬的真正腳掌,它只是 馬的指甲

也就是說,我們認為的馬蹄鐵,在馬的眼中就和 「美甲」差不多。美甲還會影響干活,但是馬蹄實實在在是在 幫助馬克服干活中遇到的各種困難

馬鐵鐵不僅 不是馬的累贅,反而相當于馬的「工作手套」

低調奢華有內涵的馬蹄鐵

馬蹄的特殊性

馬是一種 極度特化的動物,它 每條腿只有一根腳趾,是的,我們看到的巨大的馬蹄,是馬的一根腳趾頭。

如果類比成人的話,那就是 人趴在地上,四肢只能用一根手指或者腳趾支撐身體。

那麼馬為什麼要進化出這樣 詭異的關節結構呢?

其實馬的祖先一開始也是 指節分明,它們的腳趾頭數目和今天的貘類似, 前肢4趾后肢3趾,這是 最初奇蹄目動物的出廠配置

之所以進化成后來奇怪的 「一指神功」,是為了奔跑

馬的骨骼結構

馬的祖先,或者說是奇蹄目的祖先,最初是生活在森林里面的。

在大約 3000萬年前漸新世,因為 氣候變冷,大量的 森林消失,取而代之的是 低矮的草本植物

草根本遮擋不了植食動物們龐大的身軀,這一時期,以 爆發力見長的 貓型亞目以及 耐力見長的 犬形亞目,紛紛開始攻城拔寨。

奇蹄目動物中的許多物種,如 巨犀、爪獸等紛紛倒在這片草原上。

巨犀落入平原之后滅絕

剩下的奇蹄目面臨兩個選擇,要麼固守基本盤 呆在破碎的森林里面,要麼奮勇 在草原上獲得一席之地

貘的祖先選擇了前者,馬和犀牛的祖先選擇了后者。

犀牛憑借它巨大的體型和厚重的外皮讓自己免于捕食者的攻擊,但是馬就不行了,它 既不巨大,也無外皮,于是它只有一條路可以走,三十六計走為上。

自然界中的動物,通常 很難兼顧速度和耐力,馬為了能在 夾縫中求生,于是練就了 速度與耐力的雙向奔赴

馬的演化路線以及它們的蹄子

這個過程中,與地面接觸面積越少,跑得就越快。

于是馬在演化過程中,逐漸退化掉了自己的 其他腳趾頭,每一條腿只保留一根腳趾。

在這一演化過程中還出現過一種 中間過渡形態—— 三趾馬屬,可惜已經滅絕。

動物和人類一樣,都會長指甲,馬也不例外,我們看到的馬蹄,其實就是馬的指甲。

因此,所謂的釘馬蹄,就是在馬的指甲上釘釘子,而修馬蹄,則相當于給馬剪指甲。

現代馬的身體輪廓

我們常聽說,不打馬蹄鐵,馬的腳掌會磨穿,對馬不好。

可是縱觀野馬和家馬,野馬的運動量遠超過家馬,為何它不要馬蹄鐵呢?

這就要從二者的運動方式說起。

野放的馬

家馬和野馬

野馬在自然界中的奔跑就是 很純粹地奔跑,是夕陽下逝去的青春。

而家馬的奔跑,經常被賦予了重要意義,比如 載人載物、拉馬車等等。

這就 增加了家馬的負重,我們都知道 動摩擦和物體的壓力有一定的關系,都是運動,家養馬馬蹄受到的摩擦超過了野外的馬。

長期下去, 家馬的馬蹄磨損度超過了野馬,當磨損到接近肉的地方時,就會感受到疼痛。

馬的指甲和人的指甲一樣,最外層是 角質層,內部是 肉質層

修得整整齊齊的馬蹄

我們剪指甲尚且還不能剪過頭,馬的馬蹄自然也 不能磨損過頭

人們起初并不知道這個道理,所以一開始 馬的飼養壽命很短,還不如牛羊。

后來人們我了延長馬的使用時間,發明出了 馬蹄鐵,由此馬依靠這個裝飾物,直接起飛,坐穩了 古代「超跑」的位置。

馬蹄的安裝也不是隨便釘幾顆釘子就能解決的,馬的蹄子,也會因 個體的不同而出現差異。

所以馬蹄鐵需要鐵匠親自看了馬匹之后,根據馬的馬蹄大小 量身打造

打造的馬蹄鐵

釘腳掌之前,還要對馬蹄進行 一定程度的清潔和修正,讓馬蹄更加整齊。

因此在古代,馬蹄是一種比較奢華的物件,不僅是因為耗時長,還在于古代的鐵很貴。

馬蹄的本質是指甲,因此理論上它是 終身生長的,如果馬缺少鍛煉,馬蹄就會越長越長,最后 影響到馬的正常行走

這就好比人 一直不剪指甲,最后指甲就會像清宮劇里的娘娘們一樣。

長時間不修的馬蹄

所以對于長時間圈養的馬,需要定期為它修馬蹄。

馬是天生為奔跑而誕生的,如果馬 長期不運動,它反而會 免疫力下降

野馬的生活就更加簡單了,它們每天有足夠的運動量,并且它們的食譜更寬廣,能夠攝入 更多的胡蘿卜素β,這些有助于形成角質層,讓野馬的馬蹄 更加具有韌性

而且自然界中的野馬 一旦進入老年,就會淪為捕食者的獵物,所以我們在野外看到的馬,基本上都是 正值青壯年

正值壯年的馬

不過細細追尋下來,如今自然界的野馬,其實是家馬野化之后放歸的。

馬這個物種只有兩個亞種,分別是 家馬和普氏野馬,普氏野馬被認為是家馬的亞洲祖先之一。

本質上我們看到的各種不同外形的馬,都是同一個物種,重達1噸的 夏爾馬以及于老師的骨血 矮腳馬之間不存在生殖隔離,就和大丹犬與吉娃娃可以生育后代是一樣的。

可愛的矮腳馬

凋零的馬家族

馬所在的馬科只有一個獨苗演化支—— 馬屬,成員也很凋敝,分別是 馬、驢、斑馬

在人類的干預下,這個家族還誕生了 騾子,馬和驢的雜交后代,以及斑馬和驢的雜交后代 「斑驢」

注意,此「斑驢」和 已經滅絕的斑驢不是同一種動物。

這些雜交體雖然能健康長大,但是無法正常生育,種群數量得不到拓展,只能人工培育。

馬是目前奇蹄目動物中數量最多的成員,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它。

斑馬是某種意義上的野生馬

但是從長遠的角度來看,馬的 基因池并不豐富。

人類培育馬是為了作為 勞動力,于是選擇性地培育,一般來說一只種馬就可以包攬一個馬場的后代。

長期的選擇培育,導致我們現在的馬多多少少都有些親戚。

此外,一些 特征比較特殊的馬,如矮腳馬,它們的培育過程和寵物狗、寵物貓是一樣的,為了獲得穩定的性狀,采取 回交的方式。

因此這類品種的 馬近親繁殖很嚴重,后期會有 各種疾病出現

馬中巨獸夏爾馬

動物學家們發現,如果不是馬在最后時刻抱住了人類的大腿,很有可能它們當初會全部滅絕。

家馬是由 亞歐野馬馴化而來的,這個亞歐野馬是一個 很大的類群,泛指一切生活在亞歐大陸上的野生馬。

普氏野馬也在這個大分類里面,如今它們 在野外已經滅絕,現在的普氏野馬是人類野化放歸的。

馬因為成為了 六畜之一,某種程度上來說,只要人不滅絕它們就不會滅絕,它們的一生都要依附于人類才能生存。

這是馬的幸運,在 絕處逢生,拯救自己的物種。

馬已經融入到人們的生活中去了

但同時這也是馬的不幸,因為人類的培育,馬的基因池也來越小,馬的質量會越來越差,滅絕是板子上釘釘的事情,什麼時候滅絕取決于人類能救它們到什麼時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