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一念關山》看懂李同光對任如意變態的愛意,才知道金媚娘為什麼會隱瞞「鷲兒身份」的真相了!

古月 2023/12/07

ADVERTISEMENT

《一念關山》14集中,一出「搶夫」的戲碼,引得任如意現身金沙樓,她差得和樓主金媚娘大打出手。

可不等任如意出手,金媚娘倒是對著她先跪上了,這一下子讓任如意有些懵了。

原來,這位金沙幫幫主是任如意昔日的屬下,她也曾是朱衣衛中的一員,名喚「琳瑯」。

就這樣,大型「搶夫」現場秒變「認親」現場,兩人多年未見,定然要互相訴說一番。

01

5年前,安國昭節皇后被大火燒死在邀約樓,而任如意因為前去營救,卻被人誣陷成為殺死皇后的兇手,她之后也被下了詔獄。

ADVERTISEMENT

任如意想要查清害死皇后的兇手,那她必須得先逃出去,可是詔獄是重兵把守的地方,單靠她自己的力量是不行。 

所以,她借助了一個人的力量才能假死逃脫,這個幫助她的人就是金媚娘。

但金媚娘也因幫助任如意逃走的緣故,而遭上級領導派出的朱衣衛的追殺。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她只能以毀容的方式來躲避此劫。

後來,她得金沙幫幫主所救,被其行為所感動,就嫁予對方為妻,同時改了和對方一樣的金姓。

這就是金媚娘告知任如意,她離開朱衣衛的多年經歷。

ADVERTISEMENT

那麼,金媚娘為什麼甘愿冒著生命危險,也要把任如意救出詔獄呢?

其實,當初任如意也是從死人堆里把她救出來的,對金媚娘有救命之恩。因果循環,而金媚娘為了還這救命之恩,自然是豁得出性命救去任如意了。

此次再見,金媚娘依然對任如意說,「能為尊上效力,是我一生所愿」。并且,她還承諾任如意,只要任如意日后需要幫助,到金沙樓說一聲,她必定會前來幫忙。

事實上,從金媚娘把任如意詔獄里救出來,她的恩情算是還清了,而如今還能給出這樣的承諾,可見任如意對于金媚娘來說,是一個極為看重的人。

另外,如今的她作為一幫之主,還能對任如意卑躬屈膝,這一點同樣可以說明她還是把任如意當作上司來看待,對任如意還是那個忠心不二的屬下。

可在此番見面談話中,任如意對她提及了一人——鷲兒。

ADVERTISEMENT

但是,她卻幾次欲言又止,似乎有所隱瞞,而當寧遠舟提到長慶候的時候,她更是表情古怪,甚至反問了任如意「尊上難到不知...「。

以金媚娘對任如意的忠心程度,她為什麼要選擇隱瞞情況呢?鷲兒與長慶候這兩者有何聯系?

02

安國皇帝聽說,梧國使團遭到盜匪襲擊,派出長慶候李同光一等人前來慰問,實則就是來給下馬威,摸清楚使團的真實情況。

由于公主病重,引進使等人就開始發難,任如意只能扮作送弟出使的湖陽郡主,為公主做擋箭牌,這是她第一次見到了金媚娘口中的「長慶候」。

可對方一聲「師父,我是鷲兒啊!」讓任如意有了瞬間的呆楞,但她處變不驚,只是靜靜地聽著對方喊了一遍又一遍的「師父」。

ADVERTISEMENT

直到對方亮出的青云劍,她才知道這個鷲兒就是昔日跟在她身后喊師傅的「小哭包」。

原來長慶候李同光,就是她的傻徒弟鷲兒,這是任如意怎麼也沒有想到的。

但畢竟當前局面是兩國使臣交接工作的場合,任如意肯定是不能承認了。

與任如意的淡然不同,李同光在看到任如意之后,他就產生了非常激動的情緒,甚至在離開客棧之后,他就讓人馬不停的去調查任如意的身份。

任誰從這里都能看出,同光對任如意有著不一樣的感情,是一種超越了師徒的感情,是那種男人對女人的感情。

ADVERTISEMENT

李同光雖然是長公主之子,可他的生父卻是一名樂師,所以他的出生注定要就被貼上「面首之子」的標簽。

正是因為這個身世問題,他一直被人歧視,而任如意經昭節皇后的批準,負責教導李同光。

任如意就這樣成了對方的師傅,她一心一意教導對方武功,甚至還教他做人的道理。

少年長期缺乏關愛,有一個人這樣默默地陪伴著自己,他自然想抓住這一線光。

也許正因為這樣,李同光在心中對任如意產生了超出了師徒之外的情愫。

而任如意由此至終都只是把他當作一個孩子,自然是不清楚李同光的對她的感情了。

但旁觀者清,在此使團見面時,寧遠舟一眼就看出了李同光對任如的態度不一樣,為此還大吃干醋和任如意吵了起來。

就連元祿這個木訥的人都看得出來,李同光對任如意這種不同的態度。

ADVERTISEMENT

可見,李同光對任如意的感情是非常明顯了。

那麼,李同光對任如意的感情到底有多瘋狂呢?

03

「要不咱們以后離這位郡主遠一點,省得您心煩?」

「不,我要她,這種歡喜的滋味我很久都沒有嘗過了,不管她是不是贗品,我無論如何都要弄到手,一輩子不讓她離開。」

這是李同光與任如意第二次見面之后,離開時,他和親衛在馬車上說的一段對話。

哪怕他沒有認出任如意就是任辛的身份,他也要強行想辦法把對方弄到手,讓這個人當任如意的替身。

ADVERTISEMENT

當日在使團中第一次見到任如意時,他失態多次,但與之相比,第二次見面更是「得寸進尺」。

李同光直接讓任如意閉上眼睛,像小時候那樣,一邊靠在她的大腿上,一邊哭訴著「我好想你」的話。

如今,即便任如意「偽裝」成功躲開李同光的眼睛,但他依然對任如意有著偏執、瘋狂的占有欲,甚至不惜使出一切手段,只為把一個長相相似的女人綁在身邊,好供他取樂。

而李同光對任如意執念之深,遠不止如此,這要從任如意死后開始說起。

金媚娘見任如意已經得知「長慶候李同光就是鷲兒」的情況,她就把任如意走后,李同光對她的所作所為告訴了對方。

「小侯爺在您走后,差點就瘋了,不,他已經瘋了!」這是任如意從金媚娘口中聽到的一句話。

得知任如意死在大火里,李同光如同撲火的飛蛾,不顧生死一度進入火場廢墟中,只為了找到對方的遺骸。

ADVERTISEMENT

他要親手一點一點地把任如意的骸骨挖出來,若不是金媚娘得知情況,從中弄了一副假的遺骸,估計李同光要挖死在那片廢墟里了。

李同光找到任如意的骸骨后,他把對方葬在了昔日習武的演練場里。每逢初一十五,他都會去拜祭任如意,無一月落下,除非他人不在京都。

不僅如此,他還在安國全國上下的寺廟里,為任如意設立了往生牌位,以便他出外做事可以就近拜祭。

本就師徒一場,做這些也可以說是無可厚非。可任如意早已被安帝列入了黑名單,甚至還出了不準拜祭的公告,而李同光自身的處境并不好,一旦被人抓住把柄,他離死不遠了。

李同光不顧安危做這些事,可見他對任如意的感情之深,早已超越了師徒之情了。

若是說這些還算不上李同光對任如意的偏執之情,那麼接下來這一件事足以證明他對任如意的愛有多瘋狂,都快到變態的地步了。

ADVERTISEMENT

李同光專門為任如意打造了一間密室,里面藏著許多任如意的物品,如無數的畫像、各種各樣的衣服。

這些衣服都是任如意穿過的,李同光把它們收集起來,套到「模特」身上,一一在密室里擺出來。

這樣一間擺滿了人像畫,又有一堆穿著衣服的「模特」的封閉密室,怎麼看都覺得有些恐怖。

李同光早已把這間密室當作他與任如意私人場所,而里面的「模特」成了他意想中的任如意。

他每次辦完事回到家里之后,就會穿著褻衣去密室里和「任如意」聊天。

這種奇葩做法,就好像一個外出辦事回來的丈夫,去閨房里尋找那個等他回來的妻子,與他分享一下最近的行程問題。

從李同光這些舉動來看,足以證明他對任如意的感情非常瘋狂。

ADVERTISEMENT

關于他對任如意瘋狂的感情,就連寧遠舟都自愧不如地感嘆說,「少年人的戀慕,最是瘋狂,最是刻骨銘心。」

看到李同光對任如意的感情這麼執著,才知道金媚娘選擇隱瞞「鷲兒就是李同光」這個真相,也許是明智之舉。

事實上,金媚娘不選擇告訴任如意真相,出于這兩點考量:一是安全問題,李同光是皇室之人,身邊危機四伏,而任如意是朱衣衛的「叛徒」,一旦和對方有了聯系,自然會被有心之人盯上;二是感情問題,李同光對任如意感情太過瘋狂,而如今她看到任如意對寧遠舟不一樣的感情,自然希望她可以過得幸福,避免陷入愛情糾紛中。

04

李同光對任如意所有的瘋狂,真的是因為愛嗎?

在缺乏關愛的情況下,一個人可能會對給予他關心的人產生強烈的感情,并可能變得偏執和占有欲強。

曾經聽說過這樣一句話,「拼命想得到的東西,都不是真正想要的。也許,只有我們放下某種欲望,才能發現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任如意給他黑暗的人生里帶來了一線光,他想要牢牢抓住它,從而獲得新生。他對任如意的愛,也許只是出于一種占有欲罷了。

不得擅自轉載,一經發現將承擔法律責任。

ADVERTISEMENT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