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一念關山》任如意不知道,楊盈這個「哭包公主」比她還能裝,她竟沒發現對方黑化的本質早已暴露!

古月 2023/12/05

ADVERTISEMENT

「我都被你們送著去死了,你要我怎麼堅強?你知道的呀,我從小長在深宮里,爹不疼,娘不在......

我的親哥哥,我的親嫂子,他們居然一面夸著我公忠孝義、舉國無雙,一面想要拿我的性命,去換他們的江山地位,憑什麼呀?憑什麼呀?」

一番令人絕望的話,飽含著許多不甘心的情緒。

被自己的親人逼著去送死,如今又覺被自己最信任威脅著去死,她該是絕望的。

隨著叫喊聲的停止,這個「哭包公主」在一夜之間長大了。

但是,沒有多少人會知道,曾經那個只會跟著寧遠舟身后叫「遠舟哥哥」

ADVERTISEMENT

的小女孩,她從此刻起已漸漸死去,而如今的她將從「大梧禮王」這個身份重新開啟楊盈的一生。

她不再是「哭包公主」,她只會是楊盈,而且還會發展為黑化后的楊盈。

其實,她會黑化一點都不會奇怪,可惜她太能「裝」,連任如意也被她騙了。任如意不知道的是,實際上,她對楊盈說的話里早已隱含了對方會黑化的意思了。

那麼,任如意對楊盈說了什麼話?

01

楊盈作為一個出使去安國的皇子,隨行的官員多番教導,她卻還是沒有什麼進步。

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寧遠舟作為此次使團的負責人,他有義務去解決這個難題。

ADVERTISEMENT

既然皇后派來教導的女官做不好,那他只能給她另外請一位老師了。

選誰最為合適呢?

當然,這個老師并不是誰都能當得的,她既要懂得如何教,還要了解安國朝堂內的具體情況。

而此時,寧遠舟恰好想起臨行前,任如意對他請要求時說的一番話,她無疑是教導公主的最佳人選。

 就這樣,任如意被寧遠舟找來當了楊盈的老師。

教導的過程中,任如意發現楊盈學習的成效不太明顯,她「一怒之下」對楊盈說了一番話,用來刺激對方。

而任如意這番話,親手打破了楊盈的「親情夢」。她開始變得不甘心,不太敢相信,她想「殺個回馬槍」回去找蕭皇后對峙。

于是,她居然趁著大家在吃飯時,往水里下了迷藥,把整個使團的人藥倒了之后,偷偷跑了。

ADVERTISEMENT

她被任如意抓回來之后,寧遠舟以「皇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為由頭,要對楊盈懲罰一番。

而任如意看不慣寧遠舟輕拿輕放的態度,認定他只是嘴上說說,并不會真的懲罰公主的,所以她主動請纓來做這個「惡人」。

任如意在懲罰完楊盈后,對她說過兩次不同評價的話,一次是提問做使臣的真正原因時的評價,一次是對楊盈出逃行為的評價。

02

任如意以「記過」的方式減免了楊盈的懲罰,但前提她要回答一個問題,「如果你告訴我,愿意讓你女扮演男裝,出使安國的真正理由是什麼?」

ADVERTISEMENT

接著,任如意還說一句,「一個長居深宮的小公主,能為了什麼自由才不顧一切,他們男人不懂,可我懂。」

任如意這句看似陳述的話,其實已經包含著深意了。

這句話什麼意思呢?深宮大院,被困于墻內,自然是寂寞,想要尋找一點慰藉,那當然是想要追求愛情的自由了。

可她真的像表面那樣,為了愛情自由豁出去嗎?不完全是,她娘不就是得不到男人的寵愛而早死嗎?若她還能傻傻地相信男人,有可能在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深宮長大嗎?

答案,很顯然不是。

所以,任如意才存在這樣的疑問「為了一心想要嫁給他,才豁出去女辦男裝的,那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昨晚逃回去,會不會被關在宮里,直到老死,這輩子都再也見不到你的鄭郎?」

ADVERTISEMENT

可楊盈卻答非所問的回道「不會的,我真的只是想回去找皇嫂問個明白。」

她的重點放在找皇后問話這件事上,卻忽略了以后還能不能見到鄭青云這件事,甚至她從沒有考慮過自己偷跑回來是否會連累對方這個問題。

可見,她并沒有想象中那麼在乎鄭青云。

至于她為什麼想嫁給鄭青云?深宮寂寞,一來是多一個人解悶,不至于無聊;二來是讓自己逃離皇宮,多一個「幫手」。

而她真正想要的自由,其實是她能夠掌控自己人生的自由。

當鄭青云和楊盈說「擁有八百食邑才行自行選擇夫婿」時,這時候的她早已在心里有了盤算,而安國提出用使臣交換的條件,正好讓她看到了機會。

她女扮男裝踏入朝堂,跟丹陽王所談的條件有三個:一是赦免了寧遠舟的罪,二是拿到封號,三是提升「工資」

ADVERTISEMENT

,而這些已經是超出了皇后許諾的三千食邑這個條件。

從這些來看,她其實一點都不傻。而且,這件事她甚至連鄭青云都瞞著進行的,這里同樣可以看出,她并沒有像表面那樣信任對方。而面對鄭青云的勸解時,她卻說了一番「氣話」。

其實,那番話看似無心,但鄭青云卻不知道,那是楊盈的心里話。當時,她還對鄭青云說了一句話「其實我不傻的。」

你看,她能說出這一句話,證明她并不是為愛而沖動,反而是很清楚自己的處境。

她一直受制于皇權被困深宮,很難有出頭之日,如今機會擺在眼前,她賭上一次,何嘗不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呢?若是賭贏了,就能做真正的人上人。

ADVERTISEMENT

03

楊盈,其實一直都不傻,只是學著明白裝糊涂而已。

她自己都說,從小就是一個「爹不疼,娘不在」的孩子,一個不受寵的公主,宮力這個權力爭斗的地方,多得是犀利眼的下人踩上一腳。

可她卻能夠活得安然無恙,除了有寧遠舟和他娘護著這層關系,其實更多的是靠著她這股「傻勁」。

這種「傻勁」給了她一道很好的護身符,她只有做一個不諳世事的公主,才能活得更久一些。

她女扮男裝敢在大殿之外偷聽政事,敢單槍匹馬踏足朝堂說要去敵國當質子時,從這些來看足以看出她的野心了。

ADVERTISEMENT

當時,她自己決定去做這個禮王時,早就知道會有危險了。可楊盈對寧遠舟和鄭青云的說法卻是不同的,對鄭青云說的是讓為了他承情,而對寧遠舟說的卻是指責。

楊盈明知危險的結果,卻產生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從這里看出她有點雙標。不過,這種雙標背后目的都一樣的,就是為了捆綁他們,讓他們內疚,最終為她所用。

由此來看,她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單純。

在任如意指出她魯莽行為時說的話,其背后很多問題是經不起推敲的。她的很多做法其實存在矛盾的,這根本不應該是一個深宮里長大的孩子該有的行為。

若說她是一個受寵愛的公主也就罷了,可以說她被人保護的很好,但她成長環境卻可以說有點惡劣,怎麼可能看不透人性的復雜?

她跑回去問皇后,其實也是死路一條,那還不如往前走還有一線生機,她連下藥都敢,肯定不會連這一點想不明白。

ADVERTISEMENT

事實上,她比任何人都要聰明。

「我發現,其實你比我所想的,要更大膽,更聰明,你能一邊哭哭啼啼,一邊不動聲色地下藥毒毒倒整個使團的人,光憑這份機智,就夠我高看你一眼。如果你能好好地學,未必不能成為比你皇嫂更強大的女人。」

這是任如意在楊盈出逃回來后,對她另一番評價的話。

從這段話中,就能看出楊盈本身就是一個聰明人。而且,這話還是出自一個經歷了嚴格訓練的頂級殺手之口,這個公信力還是很強的。

任如意這話中透露出楊盈身上擁有多特點,她不僅有膽量和機智,甚至還有聰慧。

可以說,楊盈內在具有極大的潛能,所以只要她肯下功夫去學,那麼她會成為一個比蕭皇后那樣更強大的女人。

ADVERTISEMENT

這話,無疑是暗示了楊盈的轉變。如今的她只是一個沒有人身自由的「質子」,想要爬到像皇后那樣的位置,毋庸置疑,肯定要經過一番斗爭才能實現的。

想要成為強者,必須要有助力,而鄭青云的背叛為她提供了能量,讓徹底黑化的她,可以拋棄情愛去搞事業。

04

楊盈的「傻」,只是她的保護色。在深宮中,她明白只有隱藏自己的聰明和野心,才能保護自己。

她的黑化不僅是生存的需要,更是對人生自由的追求和對被背叛的憤怒。

任如意對她的評價預示了她潛在的力量和智慧,一旦與自身矛盾產生沖突,黑化因子則會被激發。但任如意還是低估了對方潛力,沒有想到對方竟然可以站到了權力的頂峰,真正的崛起。

楊盈的黑化并非偶然,其實也算是她在絕望中找到了新的生存方式,更是她對命運的反抗和對自我救贖的一種動力罷了。

不得擅自轉載,一經發現將承擔法律責任。

ADVERTISEMENT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