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一念關山》:錢昭把任如意打成重傷,才是對她最好的「守護」

古月 2023/12/03

ADVERTISEMENT

「因為你是朱衣衛派來的奸細,你還想狡辯,你兩次跟朱衣衛接頭,還在房梁上監視寧頭兒,我跟老錢都看見了。」

錢昭發現了《一念關山》里的任如意是朱衣衛的「奸細」。

因為褚國人不會跳蝴玄舞,烤肉的時候,也只有安國人才不吃茱萸,更因為錢昭親眼看見了她跟朱衣衛接頭。

于是,錢昭認定她就是奸細,要除掉她。

因為錢昭的認定,使團的其他人便一起出手,把任如意打成重傷。可任如意不知道,這才是錢昭「守護」她的方式。

任如意的身份曝光

ADVERTISEMENT

任如意是朱衣衛前左使,可她如今不是了。

昭節皇后對任如意很好,于任如意而言,昭節皇后如姊如母,昭節皇后死了,她臨終前,告誡任如意,千萬不要輕易愛上一個男人,但一定要有自己的孩子。

任如意發誓,一定要查出害死昭節皇后的幕后真兇,一定要替昭節皇后報仇。

她進入使團,主要是因為和寧遠舟的交易,她負責教授楊盈殿下安國的東西,寧遠舟幫她查出殺害昭節皇后的真兇。

偏偏這個時候,她找到了想要生孩子的對象,偏偏她看上的人是寧遠舟。

可寧遠舟身上的擔子太重了,他對她心動,他覺得她和別的女子不同,她受傷了,他擔心,她跟別人喝酒跳舞,他吃醋,他給她看背后的傷口,他害羞。可他不能任由自己的心意,接受任如意,因為,他們都有各自的血海深仇,都有各自的路要走,都有各自的使命要去完成。

ADVERTISEMENT

但,他越發不能控制自己的心,他瘋了似的,就是要對她好,就是要靠近她。

可錢昭等六道堂的人,對朱衣衛是有很深的仇恨的:

你再給我說一遍,你對著孫郎被朱衣衛逼下懸崖的爹說一遍,對著柴明說一遍,你對著千千萬萬戰死在這片戰場的大梧百姓們再說一遍,如果不是朱衣衛買通胡太監盜走軍機圖,五萬大軍怎麼會一敗涂地。

朱衣衛讓太多的人流血犧牲,讓太多的人家破人亡,讓太多的戰士戰死沙場,六道堂的人,恨極了朱衣衛。

是的,錢昭等人是寧遠舟的兄弟,他們希望看見寧遠舟找到自己喜歡的姑娘,但,他們絕對接受不了這個女子是朱衣衛。

錢昭發現了任如意的身份,可任如意的的確確是真的為使團做事,她把朱衣衛的暗號改掉,為使團減少不必要的麻煩,她去接頭,也并不是真心實意的。

ADVERTISEMENT

錢昭把她的身份說開了,這個時候寧遠舟只是心里在意她,并沒有完全接受她,他為她說話,也算中肯,并沒有偏心的嫌疑。

任如意在天星峽救過錢昭,救過使團的所有人;

楊盈給大家下蒙汗藥的時候,是任如意把楊盈給帶回來;

元祿危在旦夕,是任如意陪著于十三去清凈山抓毒蛇。

她在用性命幫助使團,而且她真真切切地離開了朱衣衛,于是,六道堂的人,是可以接受她的。

這個接受,就是對之后她和寧遠舟關系的助力。

他們接受了任如意,也就會同意寧遠舟把她當做枕邊人。

ADVERTISEMENT

寧遠舟真正接受任如意

寧遠舟對其他人說,任如意是褚國人,是在保護任如意。

朱衣衛總部認定任如意是褚國的不良人,她刻意在越三娘和玉郎的尸身上留下線索,以此誘使梧都分部滅門案的背后主使來追查她。

所以,是寧遠舟抹掉了她留下來的線索。

她氣不過,要去找寧遠舟算賬。

寧遠舟正在和于十三聊天。

從這個聊天里,她知道了寧遠舟心里真實的想法。

我寧遠舟活了三十年,見過的女子也不少,嬪妃、公主、女官,但是,如意跟她們不同,她像一只獵豹,不懂得害羞,也不屑于掩飾,想要什麼就直接去拿,而且也只有她,能和我并肩作戰。長久以來我已經習慣了去保護女子,但只有在她這兒,我第一次嘗到了被保護的滋味,還記得在天星峽的時候,她在槍林彈雨中破陣而來,替我擋住了身后所有的攻擊,我還記得那個時候和她并肩作戰的感覺,雖然腹背受敵,但我卻格外的安心,那一瞬間,我覺得原來我也可以失誤,可以犯錯,可以放下一切后顧之憂,像我們年少時那樣,單純肆意地拼殺。

ADVERTISEMENT

是的,能和寧遠舟并肩作戰的兄弟不少,但,任如意始終不同,寧遠舟把她當做是同床共枕的人。

他對她動心,但是,她終究和別人不同,于寧遠舟而言,她太神秘,太陌生。

而他出使安國,擔子太重,他不敢出任何的差錯,也不敢認可自己的內心,不敢接受任如意。

任如意的身份和寧遠舟的身份,橫亙在他們之間。使他們無法進一步,無法往前一步。

錢昭把任如意的身份戳破,雖然任如意受傷了,被懷疑,被排除異己。

可這些橫亙在他們之間的芥蒂,攤開了,揉碎了,擺在明面上,就有機會去化解,去融合。

任如意終究會被六道堂的人所接受,接納。

寧遠舟是六道堂的堂主,他身上的擔子實在是太重了,很多時候都身不由己。

任如意被六道堂接受,他也就沒有了后顧之憂,最終會真正接受任如意。

ADVERTISEMENT

任如意愛上寧遠舟

任如意是一個殺手。

她要和寧遠舟生孩子,只要孩子,不要寧遠舟。

生孩子也并不是她真心想要做的事情,只是為了昭節皇后臨終所說,要有一個自己的孩子。

她拼命要生孩子,可她其實并不喜歡孩子,甚至聽到孩子的哭聲,很討厭。

她找上寧遠舟,也僅僅是因為寧遠舟的條件不錯,可以生出一個「好」孩子。

她對情愛之事,很淺知,也很單純。

這麼多年來,她不知道該如何和別人相處,也沒有什麼人真心對她。

她在房頂上,偷聽到寧遠舟對于十三說的話,她留下了眼淚。

這份眼淚是很復雜的,參雜了各種情緒,她相信寧遠舟,但這份相信,也只是暫時的。

錢昭把她的身份挑明之后,她在寧遠舟面前,就沒有什麼顧忌了,寧遠舟對她也是如此。

她慢慢地,會發現寧遠舟很多的好,也會慢慢愛上寧遠舟,真正知道情愛是什麼。

錢昭發現了任如意的朱衣衛身份,并把她打傷。

可這卻是實實在在地「守護」了任如意。

不得擅自轉載,一經發現將承擔法律責任。

ADVERTISEMENT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