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小滿生活》方文彬撇清關系,宋驍報復何嘉如!田東出招考驗利諾

古月 2023/12/07

ADVERTISEMENT

在宋驍的安排下,方文彬和何嘉如終于見上面了。

但見面的效果,卻和宋驍預想的不太一樣。

宋驍預想的是,兩個學生時代互相喜歡卻意外錯過的人久別重逢,一定是欣喜萬分然后情不自禁。

結果,方文彬在見過何嘉如之后,第二天連個招呼都沒有打就自己付了房費、買了機票離開了。

方文彬的突然離去,讓以為一切盡在掌握的宋驍摸不著頭腦,不知道問題出在什麼地方。

雖然宋驍沒有想明白原因,但因為方文彬的身份,再加上自己有求于方文彬,宋驍不好直接去質問方文彬,就只能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何嘉如身上了。

而且更關鍵的是,方文彬在離開前最后見到的人是何嘉如。所以宋驍也就斷定,何嘉如肯定是知道真相的。

01 何嘉如坦白真相,宋驍再出歪招

宋驍找到何嘉如詢問她和方文彬的聊天內容。

ADVERTISEMENT

其實宋驍在決定找何嘉如之前,宋驍的女助理已經通過監控掌握了何嘉如和方文彬之間的所有互動。

在這個女助理看來,方文彬之所以態度轉變的這麼快,肯定是因為何嘉如說了什麼刺激到他了。

在宋驍決定投資何嘉如的紀錄片之前,其實就跟何嘉如聊了很多,聊愛情也聊了方文彬。

但當時因為宋驍是旁觀者,當事人方文彬并不在場,何嘉如也就沒有把話說的特別明白。

何嘉如的保留,在宋驍看來是默認,更是害羞和遺憾。

眼見著何嘉如不想再談了,宋驍就沒有把話說透,只說日后需要何嘉如幫忙的時候希望何嘉如盡力。

在何嘉如看來,宋驍的投資算是解了燃眉之急,自己當然應該投桃報李在宋驍需要的時候伸出援手,所以何嘉如就爽快地答應了。

理解誤差就在這個時候產生了。

ADVERTISEMENT

宋驍說的幫助,是讓何嘉如去幫宋驍攻略自己的學長方文彬;何嘉如以為的幫助,是陪著宋驍應付一下,約學長方文彬吃個飯。

除了理解誤差以外,宋驍之所以堅定地認為何嘉如能夠幫自己去攻略方文彬,其實還有兩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何嘉如的助理江小珊。

江小珊跟在何嘉如身邊,當然看出來了宋驍對何嘉如有不一樣的意思。所以在項目要拉投資的時候,江小珊一下子就想到了宋驍。

為了讓宋驍投資,江小珊決定利用何嘉如在宋驍面前演一出苦肉戲。

在何嘉如家的那段家宴上,江小珊先是提議喝酒,然后又提議玩游戲。

在玩游戲的時候,故意問了宋驍和何嘉如很多曖昧的問題。

因為這些問題,給了宋驍一種錯覺,認為何嘉如是愿意接受自己的。

再加上江小珊的身份,也堅定了宋驍的這種錯覺。

ADVERTISEMENT

畢竟,江小珊只是一個助理,如果沒有得到老闆何嘉如的默認,怎麼敢去組織這種聚會,還在飯桌上問這些問題呢。

而且這些問題和做法,其實早就超出工作范疇了,涉及到個人問題了。

所以,在宋驍看來,何嘉如就是在借著玩游戲借江小珊的嘴巴表達出來了自己真實的想法。

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何嘉如了,其實何嘉如飯前就已經發現了江小珊的意圖,但因為不忍心拆穿江小珊,也就默認了江小珊的做法,甚至還配合她。

如果何嘉如知道自己的不忍心會帶來這樣的結果,應該絕對不會允許江小珊這麼做的吧。

第二個原因,是何嘉如的老公葉逸凡。

比起江小珊的身份,葉逸凡的身份要敏感的多。

但在這場別有用途的鴻門宴上,葉逸凡沒有表現出任何不滿意和不舒服,甚至還熱情的不像話。

江小珊在飯桌上的問題其實暗示的很明顯了,但葉逸凡就跟個大傻子一樣,不僅沒有生氣,反而起哄的比誰都厲害,就像一個事不關己的局外人一樣。

葉逸凡的這些行為,在宋驍看來就只有兩種可能。

ADVERTISEMENT

第一種可能是,葉逸凡是真的傻,沒有看出來宋驍的意圖,也沒有聽出來江小珊的暗示;

第二種可能是,葉逸凡知道但是根本不在乎。何嘉如這個老婆,在葉逸凡眼里就是用來換取投資和利益的砝碼。

但不管是哪種可能,宋驍其實在心里認定了,葉逸凡是不反對也反對不了何嘉如這種社交的。

在心里確認這個之后,宋驍就大手一揮,決定拿出1000萬來投資何嘉如的紀錄片。

對于宋驍來說,這1000萬與其說是投資給了何嘉如,不如說是投給了方文彬。

宋驍篤定何嘉如何方文彬見面之后一定會舊情復燃,到時候何嘉如肯定會告訴方文彬這1000萬的事情。

方文彬是多麼聰明的人,當然知道宋驍作為一個商人,能夠拿出1000萬出來投資肯定是有所圖的。

至于圖的是什麼,自然不可能是何嘉如的紀錄片帶來的這點回報,而是自己手中的權力。

宋驍公司開發的房地產項目,正在等配套學區的劃分,如果劃到一個重點學區,這批房子每一平米就可以多賣30000塊錢。

跟每平米30000塊錢一筆,宋驍投給何嘉如的這1000萬可不就是不值一提嘛。

ADVERTISEMENT

當然,只要何嘉如和方文彬舊情復燃了,即便方文彬在劃分學區的事情不愿意幫忙,宋驍也有的是手段讓方文彬屈服。

方文彬雖然未婚,但畢竟是體制內的人。而何嘉如呢,現在還是已婚的狀態。

一個關鍵崗位且正值上升期的秘書,和一個已婚學妹糾纏不清,這樣的消息傳出去,該是多爆炸啊。

即便方文彬不在乎何嘉如的名聲,肯定是要顧忌自己的事業的。

方文彬剛從國外培訓交流回來,被提拔是必然的。這個關鍵節點,方文彬是不可能允許自己被毀在這些緋聞上的。

當然,這是宋驍最后的退路了。是在所有方法都試過,且都不起作用的前提下。

畢竟,一旦使出這招,也就相當于徹底和方文彬撕破臉了。宋驍是個商人,不到萬不得已,肯定是不愿意這麼做的。

所以,在這之前,宋驍還是決定從何嘉如身上下手。

ADVERTISEMENT

在宋驍看來,即便何嘉如沒有和方文斌重續舊情,但兩個人畢竟是同學關系,同學情誼也是擺在那里的。

而且按照宋驍自己說的,他每次和方文彬喝酒,方文彬一喝多的時候就在宋驍面前念叨著何嘉如這個學妹。

宋驍也斷定,方文彬對何嘉如這長達幾十年的感情,不可能會因為何嘉如幾句話就徹底放下的

既然方文彬對何嘉如還有感情,那麼只要何嘉如開口去求方文彬,那方文彬肯定會答應的。

于是,為了拿捏何嘉如,宋驍把心思打到了何嘉如的紀錄片上。

因為宋驍的投資,何嘉如的紀錄片拍得很順利,資金方面也沒有出現什麼問題。看起來何嘉如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再因為資金的問題去求宋驍了。

但是,宋驍想要讓何嘉如去幫他跟方文彬求情,那就必須讓何嘉如有求自己,這樣才可以等價交換。

然后,在這個關鍵時刻,放紀錄片素材的倉庫莫名其妙的就著火了,而之前拍得所有素材都沒有搶救出來。

ADVERTISEMENT

因為素材被毀,很多東西都要重拍,重拍肯定是要花錢的。所有的預算是拍之前都做好的,想要重拍就必須要有一筆新的投資進來。

作為這個項目最大的也是唯一的投資方,何嘉如想要再拉投資,就只能再來找宋驍。

這麼一來,等價交換的機會可不就來了嘛。

當然,當宋驍在沒有搞清楚方文彬和何嘉如真實關系的前提下,就把所有寶押在何嘉如身上,就注定了他的算計必然會落空。

方文彬進何嘉如房間的第一句話,說的是「你住這麼好啊,我們局長都沒有這個待遇」。

這句話其實就注定了,不管宋驍怎麼設局算計,方文彬都不會妥協。而且宋驍做得越多,方文彬只會覺得越警惕。

在方文彬看來,宋驍對一個自己暗戀的師妹都能下這麼大血本,可想而知宋驍求自己辦的事情有多棘手。

這對方文彬來說,不是一件好事。所以第二天一早方文彬就自己付了房費、買了飛機票回去了。

方文彬這麼做,就是在向宋驍表明自己的態度和決心,表示自己要和宋驍劃清關系。

02 田甜知道真相,田東全方位考驗利諾

ADVERTISEMENT

田東終于出現了,原來破產真的是田東的謊言。

而田東之所以用破產的謊言騙田甜,其實就是想要自己離開人世之前教會田甜獨擋一面。

田甜一直被田東養的像個女兒一樣,對誰都不設防,沒有什麼城府。

所以,田東根本不放心自己離開后,田甜能夠一個人管理公司。

田東一開始的策略,是帶著田甜和兒子上山去靜養。

這樣一方面可以多一些互相陪伴的時間,另一方面還可以讓田甜心靜下來,不再那麼浮躁。

這樣的話,只要田甜靜下來了,田東也可以教一下田甜關于公司運營和管理的事情。

當然,還有一點也很重要的原因,田東或許真的想讓田甜和兒子以后能夠待在山上。

田甜那個單純的性格,如果沒有田東跟在后面兜底,在外面被人算計吃虧是必然的。

但是山上不一樣,山上大家身份都是一樣的,沒有人互相算計。

ADVERTISEMENT

在山上,大家唯一要做的,就是干農活,只要干活就有吃有喝。

山上的世界很單純,這樣也不用擔心田甜會受到欺負。

再者,田甜自從跟田東結婚后,就沒有吃過什麼苦。

通過在山上干活,田甜或許也能體會一下自己爭錢的難處,日后在生活中也許就會改變之前那種大手大腳的習慣。

但是田東萬萬沒有想到,田甜在山上根本待不住,不僅帶著兒子跑下了山,還非常堅決地要和田東失婚。

即便是田東用破產的失婚威脅,田甜也堅決地要失婚。眼見著明得不行,田東又開始在背地里出手了。

田東知道自己最后一定會離開田甜,所以在他離開之前,最大的心愿就是把田甜和優諾找到一個可以托付終身的人。

田東太了解田甜了,她那麼著急失婚,無非就是著急找下家。而且田甜已經過慣了現在的生活,肯定很難再去找一個像葉逸凡那樣的普通人。

ADVERTISEMENT

最后的結果就是,田甜要麼繼續找一個有錢的大佬,比如宋驍這樣的;要麼就找一個真正喜歡的人。

在田東看來,按照田甜沒心眼的風格,就算再找一個有錢人,肯定也斗不過人家的心眼,最后可能不僅自己人被騙了。連田東給她們留下的財產也會被騙。

所以,田東想到的就是引導田甜找一個可能沒有那麼有錢,但是對田甜和優諾好,并且還能被田甜掌控的。

在田東的嚴苛篩選下,利諾進入了田東的視線。

關于利諾是如何被田東選中的,有一個細節。

田甜在生活費都沒有著落的時候,還花2800塊錢買了一副畫。而那副畫的原創作者,正是優諾學校的老師利諾。

于是,在田東的安排下,田甜在學校偶遇了利諾。

再然后,田甜和利諾就相見恨晚一般開始談起了戀愛,最后又一拍即合決定一起開個面包店。

ADVERTISEMENT

田東當然知道田甜一個沒做過生意的人,這個面包店大機率是開不長久的。

但田東沒有阻止,田東想用這個面包店再最后檢驗一下利諾,同時也算是鍛煉一下田甜。

田東一直暗中關注著田甜母子,利諾的背景田東肯定是調查清楚了,如果利諾有什麼黑歷史,田東肯定壓根不會讓田甜有機會接近他。

但除了黑歷史以外,田東還要檢驗一下利諾對田甜的感情。

田東在第一次見面就讓利諾離開田甜,在遭到利諾拒絕之后,田東又把自己命不久矣,不能陪在田甜身邊的真相告訴了利諾。

如果利諾對田甜不夠堅定,或者只是圖田甜的錢的話,那他肯定會很樂意不動聲色的陪著田東演戲。

畢竟,利諾已經知道田東很快就會離開了。她只要好好哄著田甜,等田東離開之后,他不就能直接坐享其成了麼,跟著享用田東留下的財產。

但是利諾沒有這麼做,她忍不住想把真相告訴田甜,不想再幫田東瞞著田甜。

利諾知道,如果最后田甜知道了田東的苦衷之后,一定會很傷心的。而且田甜如果知道自己也跟著田東一起演戲,最后肯定會忍不住怪他的。

ADVERTISEMENT

即便田東用面包店經營失敗,一直虧空的事實來威脅利諾,利諾也沒有妥協,堅持要告訴田甜真相。

對于利諾來說,他愛田甜,覺得田甜有權力知道一切真相。這個真相,包括田東生病,也包括她確實不會做生意。

看到田東費盡心思為田甜做得一切,只能說,田東的愛太拿的出手了。

他是真的把田甜在當女兒養,明明自己都沒有多長時間了,還要忍著身體和心理的雙重折磨幫田甜找下家,考驗下家的人品。

寫在最后

人和人之間的相處,一旦帶有目的,就很難再純粹的相處了。

有人可以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各種算計自己的朋友。

何嘉如的出現,讓方文彬突然意識到了宋驍對自己的接近是預謀已久,也意識到自己差一點就被宋驍算計了,嚇得方文彬立刻選擇要和宋驍劃清界限。

也有人可以為了自己的愛人,費盡心思謀劃,只為了能夠自己離去后愛人能夠活得更好一點。

田東即便是教田甜成長,田東都舍不得用太殘忍的方式,而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傷害到了田甜。

不得擅自轉載,一經發現將承擔法律責任。

ADVERTISEMENT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