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小滿生活:看懂葉逸凡假失婚,才明白丁文博對江小珊的反擊有多狠

古月 2023/11/28

ADVERTISEMENT

「黃姐壓根沒來,黃姐說今天簽不了,她老公臨時有事飛國外了,得等他回來一起簽。」

丁文博為了討好江小珊 只能聽從江小珊的安排,同時欺騙葉逸凡和黃姐, 以此為何嘉如爭取到籌學費的時間。

此時得意洋洋的江小珊根本不知道, 假意順從才是丁文博對自己最狠的反擊。江小珊更想不到的是,丁文博答應把寶馬換成X5居然也是對自己的算計。

就像是何嘉如永遠都不會明白, 江小珊故意在宴會上,當眾說出自己懷孕的陰謀究竟有多狠。

丁文博對江小珊的反擊

丁文博父母雙亡,他被二姨撫養到十八歲。 從小寄人籬下的丁文博,最擅長的自然就是察言觀色。

ADVERTISEMENT

從十八歲開始自力更生,做了那麼多年中介的丁文博,也算是職場上的「老江湖」了。 所以當江小珊逼迫丁文博阻止葉逸凡簽約時:

「無論如何,他們必須失婚。嘉如姐必須接受失婚的方案,否則商學院就沒了。商學院要是沒了,她在公司的地位就不保。我跟著她混的,那肯定一起倒霉啊。不行,你不能收。你要是不想分手的話就不能收,她這個將軍不想吃肉,我們這些小兵上哪喝湯啊,絕對不許!」

丁文博已經徹底的看清江小珊的真面目了,何嘉如不去商學院進修,江小珊頂多就是晉升的速度慢了一些而已。

正如丁文博所說的那樣, 何嘉如失婚與否對江小珊根本沒有多大的影響:

「不至于吧,你就算升不了職,那你維持現狀也沒有什麼問題啊。」

可急功近利的江小珊,偏要逼迫丁文博延遲簽約。

ADVERTISEMENT

對于身為中介的丁文博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誠實守信。

黃姐作為鑫隆小區的戶主,自然和鑫隆小區的其他戶主認識。 丁文博得罪了黃姐,也就等于得罪了鑫隆小區的所有戶主。

一傳十、十傳百,這將會給丁文博的工作帶來很大的負面影響, 江小珊是想用丁文博的前途來換自己的加薪升職。

倘若江小珊是真的想和丁文博有以后,就不會如此對待丁文博。 也正因為江小珊的逼迫,丁文博才徹底看清江小珊對自己的利用。

丁文博假意順從江小珊阻止葉逸凡簽約,實則是對江小珊最狠的反擊。

ADVERTISEMENT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這樣一個小細節:

從想出假失婚的方法,到阻止葉逸凡簽約,都是江小珊的主意,但每一次江小珊都把葉逸凡推出去當擋箭牌。

江小珊很清楚,何嘉如確實需要一位有些許野心的下屬, 但她不需要一位野心特別重,并且插手自己私生活的下屬。

丁文博顯然是看透了江小珊的小心思, 所以他才會對葉逸凡說

「哥,您有沒有想過啊,其實您完全可以把嘉如姐的學費交上。我這當然想要業績了,這事一折騰一溜十三遭的,那眼看著最后一哆嗦就成了。小珊那邊都說,嘉如姐放棄商學院的名額,覺得有點太可惜了。您完全可以先斬后奏啊,您想啊,把學費交了,您買房的錢肯定會不夠了吧。那買房錢不夠,不就剩最后一條道了嗎。那嫂子也為了孩子,她同意也得同意,她不同意不也沒辦法嗎?」

ADVERTISEMENT

按理來說,丁文博作為中介, 他的任務只是促成葉逸凡和黃姐的交易。因此,他完全沒必要多此一舉勸說葉逸凡先斬后奏。

俗話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對于何嘉如和葉逸凡而言, 他們目前的首要任務,就是同時兼顧買房和去商學院進修。

因此,他們根本沒有精力思考別的事情。所以,丁文博才會特意提醒葉逸凡, 自己之所以會摻和到這件事情里完全是因為「小珊覺得可惜」。

這樣一來,葉逸凡自然就看清了江小珊的狼子野心。為了避免讓何嘉如成為下一個呂靜,

ADVERTISEMENT

葉逸凡一定會提醒何嘉如,小心江小珊。

而何嘉如自然不會向以前那樣重用江小珊了, 江小珊夢寐以求的加薪升官也只能成為夢想了。

丁文博此舉既狠狠的反擊了江小珊,又沒有和江小珊撕破臉。 江小珊永遠都不會明白,看清自己真面目的丁文博,之所以沒有和自己撕破臉,其實是對自己最狠的算計。

丁文博為江小珊換車的算計

丁文博和江小珊的相遇相知,看似是偶然的緣分,實際上是各有各的算計。 江小珊看中了丁文博的豪車,想借機一步登天。

而丁文博對江小珊的感情,也并不像表面上那麼單純。 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這樣一個小細節:

丁文博和江小珊的第一次約會時,江小珊就在旁敲側擊的打聽丁文博的家境。 丁文博不僅不介意,反而還主動和江小珊挑明了:

ADVERTISEMENT

「我呢,大學是個普通三本,你呢是平城師范大學碩士畢業。從這個學歷上來講呢,咱倆確實有點門不當戶不對。」

當江小珊要求丁文博把寶馬換成X5的時候, 丁文博也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這可是你說的,一言為定。」

這就說明,從一開始,丁文博就知道江小珊是一個對物質要求極高的女生。 雖然丁文博有車有房,但是這對于江小珊而言,只是最基本的配置罷了。

所以丁文博也很清楚,他和江小珊根本沒有未來可言。 丁文博之所以會答應為江小珊換車,也不過是權宜之策罷了。

ADVERTISEMENT

江小珊曾經說過這樣一番話:

「但是吧,現在性價比特別好的房子,那中介真不一定往市面上放,他們找熟人一起拿下,轉手就賣高價了。」

何嘉如好歹算是公司的一個小領導,她自然和公司的中高層領導熟悉。 最重要的是,一般人到了何嘉如這個年齡,都會選擇從小房子過渡到大房子。

換而言之,丁文博就可以在一個人身上賺兩份中介費。因此,丁文博才會想搭上何嘉如,以此獲得更多客戶。

不過丁文博也很清楚,很多人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煩,都不會輕易的介紹中介給別人。 所以,丁文博才會利用江小珊取得何嘉如百分百的信任。

ADVERTISEMENT

不知道大家是否還記得何嘉如對江小珊說過這樣一句話:

「你快放過文博吧,他就是一中介,都快趕上倒插門女婿了。我讓他聯系黃姐,今晚就把第二筆款付了,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出來見人了。」

何嘉如的話也足以證明,她現在已經把丁文博當成可以信任的熟人看待了。 這樣一來,丁文博自然可以靠何嘉如獲得源源不斷地客戶。

丁文博心知肚明,何嘉如之所以那麼信任自己,主要是因為江小珊。 所以,即使他看清了江小珊的真面目,他也不能和江小珊撕破臉。

丁文博知道,等到何嘉如買房的事情塵埃落定侯,江小珊一定會和自己提出分手。 這樣一來,丁文博完全就是一個受害者。

何嘉如不但不會因為分手和丁文博生分,反而會對丁文博心生愧疚。如此一來,丁文博也算是完全取得何嘉如的信任了。

ADVERTISEMENT

何嘉如根本想不到,丁文博對自己和江小珊的利用有多狠。 就像是何嘉如不會明白,江小珊故意暴露自己的懷孕的陰謀。

江小珊故意暴露何嘉如懷孕的陰謀

何嘉如滿心歡喜的等待著二胎的到來,可她萬萬沒想到這居然是一場烏龍。恰逢此時, 誤以為何嘉如懷孕的呂靜,公然在酒桌上為難何嘉如:

「嘉如你居然喝白水,吳總,這是不是都是你慣的?這麼好的日子,這麼好的酒,別辜負了呀。干咱們這行的誰不知道,這桌子上不放頭孢啊,那都是借口。」

ADVERTISEMENT

面對呂靜的咄咄逼人,何嘉如負氣的喝了一小瓶白酒。 而江小珊卻突然將何嘉如「懷孕」的消息公之于眾:

「嘉如姐,你瘋了,你怎麼能真喝呢,你肚子里的孩子怎麼辦呢?」

雖然江小珊平時大大咧咧,但是她從來沒有在正事上失過手,否則何嘉如也不會如此重用她。 江小珊根本不是說漏嘴了,而是故意為之。

何嘉如剛懷孕的時候, 江小珊就提醒過何嘉如:

「姐,你怎麼這個時候懷孕了,還好沒人知道。你可一定要瞞住了,要是公司知道你懷孕了,一定不讓你出外景了,那不就便宜了呂姐了嗎?」

如今何嘉如不但要上班,還要兼顧商學院的課程。 一旦讓公司發現何嘉如懷孕,何嘉如的課程和晉升肯定要暫停,而江小珊也會被連累。

因此,江小珊才會在眾人面前揭露何嘉如懷孕的真相 。何嘉如已經交了三十萬的學費,她絕對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三十萬打水漂。

所以,為了不辜負葉逸凡的心意,更為了三十萬的學費, 何嘉如一定會放棄這個孩子。這樣一來,何嘉如的前途不會受到任何影響,而江小珊的地位也會跟著何嘉如水漲船高。

江小珊的所作所為告訴我們所有人一個道理,無論什麼時候,我們都要和他人保持一定的邊界感,不能因為利益過多的干涉他人的事情。

不得擅自轉載,一經發現將承擔法律責任。

ADVERTISEMENT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