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一念關山》真沒想到,讓任如意放棄與寧遠舟歸隱山林的竟是她

青柑普洱 2023/12/08

ADVERTISEMENT

「吃醋只是一個引子,而因為吃醋引發一系列問題才是大事。」

這是于十三對任如意與寧遠舟如今兩人問題的總結,可謂是一針見血。

01

李同光的到來,讓寧遠舟產生了危機感,他讓如意離開使團,一是為了避免李同光與任如意的牽扯使團陷入危機,最重要的是因為他吃醋了。

一個人一旦動情,就很難控制自己的心。

因為立場問題,寧遠舟曾不敢表露半分對任如意的心意。

直到後來,任如意被錢昭等人打傷,受傷離開。得知如意傷重隨時會有生命危險時,他不管不顧去救她。

這一次,寧遠舟以命相護,把自己的心意全部展現在她面前。

他會那麼做,想的是以后兩人都不會再見面了,那麼他可以只做寧遠舟,放縱這一次。

他會那麼以為,是他知道以任如意的性子,好不容易已經把他們當做同伴,產生了信任,但到頭來,錢昭等人卻傷了她,她是不會輕易原諒的。

ADVERTISEMENT

沒承想,後來任如意回來了。

寧遠舟即便死也要救她的深情,讓她動容。

再次經歷生死,她曾經以為自己獨來獨往慣了,喜歡凡事與人保持相當的距離,冷眼觀看周遭的一切。

但是這一路走來,她發現原來尋常巷口里的五光十色和人間煙火也那麼美好,美好到讓她懷疑自己之前是否真的活過。

她喜歡每到一處就能看到新鮮的人和事,喜歡使團里總有伙伴吵吵鬧鬧,更喜歡和寧遠舟他們并肩御敵時,背后有人托底的感覺。

而這一切,都是寧遠舟他們給的。

02

一個人的心冷得太久了,總是渴望溫暖的。

以前的任如意只有在昭仁皇后那里得到片刻溫暖,但現在她在寧遠舟等人身上感受的溫暖要比之前強烈很多。

當擁有了這些溫暖,再失去,會越難接受。

如意回歸之后,寧遠舟不再回避對如意的感情,兩人感情急速升溫。

ADVERTISEMENT

如意是優秀的殺手,對情感的感知是比較遲鈍的,也因此她不能很好的知識寧遠舟的醋點。

寧遠舟是知道如意的性子,所以他因吃醋憋出的內傷也不少。

長史大人看出李同光對任如意的不同,希望任如意能接見李同光,任如意答應了。

但寧遠舟卻在李同光與任如意獨處時,忍不住破門而入。

寧遠舟的行為,讓任如意很不舒服,她決定跟寧遠舟談一談,讓他重新考慮一下兩人的未來。

寧遠舟曾經被效忠的朝廷放棄,被發配去邊疆打仗,在戰場中僥幸活下來。

若不是章相以為六道堂眾人的叛國正名為由讓他隨使團出行,他早已歸因山林了。

他厭倦了朝廷的紛爭,不想再過鉤心斗角的日子。

他以為任如意被安國傷透了心,被朱衣衛傷透了心,也厭倦了那些勾心斗角和冷血算計,討厭血腥殺戮。

而且昭節皇后也希望她過普通人的生活,他以為她喜歡那樣的生活,所以之前才會跟她說,這次任務結束后,與任如意到一個無人的小島隱居,過平淡的日子。

但原來,寧遠舟錯了,他并沒有真正了解任如意。

ADVERTISEMENT

03

任如意是有自己的原則的,她雖然討厭朱衣衛,討厭那個視女子為玩弄和殺人工具的泥潭。

但她并不討厭憑借自己的能力為罹難的伙伴去做些什麼,就像當初她不惜暴露身份,也要救玲瓏一樣。

特別是後來她遇到了媚娘,看到了媚娘掌管著那麼大的金沙幫,為在朱衣衛中受盡苦難,卻仍被拋棄的女子謀得一條生路時很是感慨。

媚娘對她來說是一個特殊的存在,當初她被皇帝冤枉下獄,就是媚娘拼死救出來的。

如今看到媚娘如此,更激起了她那顆熱血的心,畢竟曾經的她也是站在頂峰,也是教授了很多人。

她能把李同光教導得那麼優秀,那麼她本身就是非常優秀的。

她將來也想憑借自己的雙手和頭腦為那些朱衣衛里受盡磨難的女子做些什麼,或者是為更多的人做些什麼。

ADVERTISEMENT

之前寧遠舟跟她暢想未來時,她就想跟他說了,但是看到他那麼開心篤定的樣子,就沒有開口。

如今,寧遠舟的做法越不得她心,她不得不說出來。

寧遠舟明白了,原來是自己總是把自己的意愿強加給任如意。

兩個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三觀一致。

寧遠舟如果仍想要歸隱山林,那麼是無法陪任如意走下去的,期待他們兩人的選擇。

任如意真是個寶藏女孩,她的做法值得當今女子學習,無論如何,女子一定要有屬于自己的事業,絕不能依附男人生存。

「吃醋只是一個引子,而因為吃醋引發一系列問題才是大事。」

這是于十三對任如意與寧遠舟如今兩人問題的總結,可謂是一針見血。

01

李同光的到來,讓寧遠舟產生了危機感,他讓如意離開使團,一是為了避免李同光與任如意的牽扯使團陷入危機,最重要的是因為他吃醋了。

ADVERTISEMENT

一個人一旦動情,就很難控制自己的心。

因為立場問題,寧遠舟曾不敢表露半分對任如意的心意。

直到後來,任如意被錢昭等人打傷,受傷離開。得知如意傷重隨時會有生命危險時,他不管不顧去救她。

這一次,寧遠舟以命相護,把自己的心意全部展現在她面前。

他會那麼做,想的是以后兩人都不會再見面了,那麼他可以只做寧遠舟,放縱這一次。

他會那麼以為,是他知道以任如意的性子,好不容易已經把他們當做同伴,產生了信任,但到頭來,錢昭等人卻傷了她,她是不會輕易原諒的。

沒承想,後來任如意回來了。

寧遠舟即便死也要救她的深情,讓她動容。

再次經歷生死,她曾經以為自己獨來獨往慣了,喜歡凡事與人保持相當的距離,冷眼觀看周遭的一切。

但是這一路走來,她發現原來尋常巷口里的五光十色和人間煙火也那麼美好,美好到讓她懷疑自己之前是否真的活過。

ADVERTISEMENT

她喜歡每到一處就能看到新鮮的人和事,喜歡使團里總有伙伴吵吵鬧鬧,更喜歡和寧遠舟他們并肩御敵時,背后有人托底的感覺。

而這一切,都是寧遠舟他們給的。

02

一個人的心冷得太久了,總是渴望溫暖的。

以前的任如意只有在昭仁皇后那里得到片刻溫暖,但現在她在寧遠舟等人身上感受的溫暖要比之前強烈很多。

當擁有了這些溫暖,再失去,會越難接受。

如意回歸之后,寧遠舟不再回避對如意的感情,兩人感情急速升溫。

如意是優秀的殺手,對情感的感知是比較遲鈍的,也因此她不能很好的知識寧遠舟的醋點。

寧遠舟是知道如意的性子,所以他因吃醋憋出的內傷也不少。

長史大人看出李同光對任如意的不同,希望任如意能接見李同光,任如意答應了。

但寧遠舟卻在李同光與任如意獨處時,忍不住破門而入。

ADVERTISEMENT

寧遠舟的行為,讓任如意很不舒服,她決定跟寧遠舟談一談,讓他重新考慮一下兩人的未來。

寧遠舟曾經被效忠的朝廷放棄,被發配去邊疆打仗,在戰場中僥幸活下來。

若不是章相以為六道堂眾人的叛國正名為由讓他隨使團出行,他早已歸因山林了。

他厭倦了朝廷的紛爭,不想再過鉤心斗角的日子。

他以為任如意被安國傷透了心,被朱衣衛傷透了心,也厭倦了那些勾心斗角和冷血算計,討厭血腥殺戮。

而且昭節皇后也希望她過普通人的生活,他以為她喜歡那樣的生活,所以之前才會跟她說,這次任務結束后,與任如意到一個無人的小島隱居,過平淡的日子。

但原來,寧遠舟錯了,他并沒有真正了解任如意。

03

任如意是有自己的原則的,她雖然討厭朱衣衛,討厭那個視女子為玩弄和殺人工具的泥潭。

但她并不討厭憑借自己的能力為罹難的伙伴去做些什麼,就像當初她不惜暴露身份,也要救玲瓏一樣。

特別是後來她遇到了媚娘,看到了媚娘掌管著那麼大的金沙幫,為在朱衣衛中受盡苦難,卻仍被拋棄的女子謀得一條生路時很是感慨。

ADVERTISEMENT

媚娘對她來說是一個特殊的存在,當初她被皇帝冤枉下獄,就是媚娘拼死救出來的。

如今看到媚娘如此,更激起了她那顆熱血的心,畢竟曾經的她也是站在頂峰,也是教授了很多人。

她能把李同光教導得那麼優秀,那麼她本身就是非常優秀的。

她將來也想憑借自己的雙手和頭腦為那些朱衣衛里受盡磨難的女子做些什麼,或者是為更多的人做些什麼。

之前寧遠舟跟她暢想未來時,她就想跟他說了,但是看到他那麼開心篤定的樣子,就沒有開口。

如今,寧遠舟的做法越不得她心,她不得不說出來。

寧遠舟明白了,原來是自己總是把自己的意愿強加給任如意。

兩個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三觀一致。

寧遠舟如果仍想要歸隱山林,那麼是無法陪任如意走下去的,期待他們兩人的選擇。

任如意真是個寶藏女孩,她的做法值得當今女子學習,無論如何,女子一定要有屬于自己的事業,絕不能依附男人生存。

不得擅自轉載,一經發現將承擔法律責任。

ADVERTISEMENT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