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一念關山》:金媚娘大有來歷,她和于十三、錢昭均有仇

古月 2023/12/03

ADVERTISEMENT

《一念關山》里,寧遠舟帶著使團,辭別了申屠赤,即刻前往安國。

于十三一副風流紈绔的習性,他向大家介紹各地的金寶棧和金沙樓。

金寶棧沒什麼特別的,和普通的客棧大同小異。

但是,金沙樓就不一樣了,是天字第一號銷金窟,美女如云,佳釀似海,骨牌聲震天,就連彈琵琶的樂手,都是從西塞花重金請來的。最重要的是,無論你在里面怎麼玩,他們都不會說出去。

使團第二天的行程,就會路過金沙樓。

使團的其他人都很好奇,躍躍欲試。

元祿對寧遠舟說:

ADVERTISEMENT

頭兒,明天我們會路過嗎?

寧遠舟看見任如意受傷,他已經發瘋了,他瘋狂地愛上了任如意。他不勉強她接近錢昭等人,他甚至愿意跟她生孩子,他滿心滿眼都是她。

最為重要的是,他接受了任如意。

于是,面對元祿的問題,他看向任如意,說:

我不知道路不路過,我都是讓錢昭去的。

他要顧著任如意,而且他心里有了任如意,也不屑多看一眼別的女子。

錢昭真的去了,可他卻被金沙樓的主人金媚娘給抓起來了。

原來,金媚娘和錢昭早有「仇怨」,而且,她和于十三也有過節。

ADVERTISEMENT

金媚娘和任如意的關系

任如意是朱衣衛的前左使,五年前被人陷害入獄,之后脫離朱衣衛。

朱衣衛的右使珠璣說過,任如意不能看從大牢里逃生,她認定任如意已經死了。

可任如意卻活著。

任如意雖然是殺手,可她有一顆柔軟的心;雖然下手快準狠,可她對待自己的手下很仁慈;雖然看起來很兇,可她卻真心實意教授手下本領。

緋衣使琳瑯,就是她一手帶出來的。

琳瑯是一個懂得感恩的人。在朱衣衛,做殺手,人和事都是很冷漠的,很冰涼的。正如,任如意遇到了昭節皇后,那一點的好就會被無限放大。琳瑯亦是如此,任如意就是琳瑯的「昭節皇后」。她們對給自己溫暖的人,會記一輩子,會感恩一輩子。

于是,大家都相信任如意殺害昭節皇后的時候,只有琳瑯是相信任如意的,并且施以行動,將任如意從天牢里救了出來。

ADVERTISEMENT

任如意離開了安國,朱衣衛也對琳瑯下了追殺令。

琳瑯自毀容貌,受了一身傷,才留下了一條命。

她離開了朱衣衛,也活了下來。

人總是要往前看,往前走,和過往做個了斷。

她開始了新的生活,遇見了她的丈夫,治好了臉,改名為金媚娘。

後來,她的丈夫去世了,她守了寡,撐起了家業。

任如意對于金媚娘來說,不僅僅是當朱衣衛時對她的那份好。任如意更是給了金媚娘第二次生命的人。

任如意和玲瓏一起逃跑的時候,她跟玲瓏說過白雀的解毒方法:

那點毒不值一提,只要在毒發的前一天,毒性最弱的時候,服五錢大黃,再吐瀉三回,余毒就能清掉。

不懂得解毒的白雀,每半年就得從朱衣衛拿到一次解藥才能活命。任如意把解毒的方法告訴玲瓏,自然,她也把解毒方法告訴過金媚娘。

ADVERTISEMENT

金媚娘才得以活下來,開始新的生活。

金媚娘對任如意的感恩之情,那是源源不斷,只增不減。

金媚娘和錢昭的「仇怨」

任如意換臉去跟朱衣衛的人接頭,只是為了查出殺害昭節皇后的真兇。

可她去接頭的時候,被錢昭碰見了,錢昭認定了任如意是奸細。

他故意支開寧遠舟和元祿,然后聯合六道堂的其他人,對任如意下殺手。

任如意本來就內力還沒有恢復,加上他們多個對付她一個人,雙手難敵四拳,她受了很重的傷。

ADVERTISEMENT

若不是寧遠舟把自己所有的內力渡給她,她命就沒了。

她回來使團之后,錢昭雖然默認不把仇怨一股腦扔到任如意的身上,但他明確表示,不會對自己所傷任如意的行為道歉。

道歉只是說一句話,不會有什麼損失。可任如意呢,她卻命懸一線,比身體上的傷痛更為要緊的是,她心理上的無助、絕望。她用命在保護使團,她毫無防備地信任六道堂的人,她把他們當做同伴,可反過來,他們卻要殺她。

她本來就很難信任別人,很難把自己的后背交給別人,好不容易踏出這一步,換來的卻是背后的致命一刀。

誰又能強大到忍受這些?

那些斑駁的過往,那些不堪的回憶,它們深深的嵌入了任如意的心房,我自以為會愈合的傷口,卻倔強的成為了那道最丑陋的瘡疤,無法忽視的心刺。

ADVERTISEMENT

這件事,對任如意的傷害,難以言表,也無法預測它的深度。

任如意在金媚娘的心中,是何等重要的恩人。

她的恩人被錢昭這個「莽夫」給傷害了。

明明可以等寧遠舟回來再做協商,他卻一根筋對任如意出手;明明任如意救了他的命,他卻下手的時候毫不猶豫;明明任如意還把他當做同伴,反抗的時候都只用劍柄,并未拔劍,可他卻下死手。

這樣的人,主動送上門來了,金媚娘如何能放過他。

果不其然,金媚娘把錢昭給抓了,還把他吊起來。

金媚娘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任如意。

ADVERTISEMENT

金媚娘和于十三的「過節」

錢昭被金媚娘抓起來了,六道堂的人自然是要去營救的。

寧遠舟帶著于十三和元祿去了金沙樓,他們剛一進去,金媚娘就說:

把這個始亂終棄,負心薄幸的混賬給我抓起來。

進來的三個人,寧遠舟活了三十年,除了任如意,沒對哪個女子動過任何心思,而元祿還是個「孩子」。

也只有于十三,風流韻事頗多,自稱沒有人能比他更懂女人。

金媚娘口中所說的混賬,應該就是于十三了。

這一點,從于十三的行為中也得到了了印證。

本來寧遠舟才是他們的頭兒,回話的應該是他才對。

可寧遠舟還沒有發話,于十三就對上了,這個舉動,讓寧遠舟都大吃一驚。

他對金媚娘說:

我給你個面子,把他給我放了。

于十三說的這句話,連平時擺著臉的錢昭,都有了不一樣的反應,顯然是很吃驚的。

ADVERTISEMENT

于十三對每一個女人,都是一上來就一頓展現自我,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好都擺出來給面前的女人看。他從來都沒有對哪個女子狠過。

可他卻對金媚娘一上來就說如此狠的話。

他們之間有什麼過往呢?

金媚娘為何說于十三是負心漢呢?

于十三是縣主之子,自小在錦繡堆里長大。

他風流紈绔,對女人很感興趣,可他是不愿意踏入婚姻的。他想要的是,領略每個女子的風采,不愿被某個女子束縛住,他想要自由。

金媚娘剛逃出朱衣衛的時候,于十三救了她。

兩個人郎情妾意,金媚娘把他當做這輩子的歸宿,她想要為他洗手作羹湯,想要相夫教子,想要嫁給他。

可她哪里知道,于十三根本無意要和她踏入婚姻,過一輩子。

于十三一聽說,金媚娘要嫁給他,他慌了,他怕了,他懼了,他亂了,當晚就留下了錢和書信,獨自一個人跑了。

ADVERTISEMENT

于是,他就真真切切地成為了金媚娘口中所說的「負心薄幸」。

他說出那個狠話,也是因為顧及和錢昭的兄弟情。

可他終究是理虧,當金媚娘的人用劍指向他的時候,他就馬上敗下陣來了。

若不是有他和金媚娘的這段過往,就憑著他的武功,憑著他的性子,他何懼兩個無名之輩拿劍壓著自己。

任如意已經和寧遠舟確定了關系,任如意定會幫著寧遠舟,而金媚娘又如此看重任如意,相信她最后也會傾其所有幫助使團的。

不得擅自轉載,一經發現將承擔法律責任。

ADVERTISEMENT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