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小滿生活:陳立想不到,侯元元監聽他背后的真相有多「見不得人」

古月 2023/12/03

ADVERTISEMENT

「你想著人家優點,別總想著之前騙婚的事情。」

葉逸凡的一句話,揭開了《小滿生活》里侯元元和陳立這樁婚姻里最不堪的一面。

侯元元和陳立結婚,他們的婚姻,是侯元元用手段騙來的。

對于陳立,侯元元是沒有安全感的。

一個女人在婚姻里沒有安全感,便會無形中放大很多莫須有的細節,會對這個男人的一舉一動斤斤計較。

他們的女兒,陳佳琪馬上要大學聯考了,可是他們沒有平城的戶口,只能會生源地大學聯考。

為此侯元元辭掉自己的工作,回老家陪讀。

她回家之前,不僅在家里放了監控,還在陳立的車上放了跟蹤器。

陳立永遠想不到,侯元元怎麼做背后的真相有多「見不得人」。

ADVERTISEMENT

侯元元的「不安全感和不信任感」

因為這段婚姻,是她用手段換來的,她一直都是沒有安全感的。

她害怕謊言被揭穿之后,陳立會離開。可陳立知道之后,她又害怕陳立哪天就會以此為理由,要離開。

她天天盯著陳立,生怕他離自己而去。

她要回老家陪讀,這份不安全感就愈演愈烈,把她心底那一點點不信任感的火苗點燃了起來。

火苗越來越大,逼著她在家里放了監控,在車里放了跟蹤器,她也不想如此,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魔。

夫妻之間,不信任能摧毀一切,能毀掉這樁婚姻。

陳立一個人在平城,侯元元每次打電話過來,陳立都很坐立不安,很驚慌失措,不是因為陳立真的有什麼問題,而是,陳立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侯元元那些莫名其妙地質問和懷疑。

他帶著兩只貓回老家的時候,幫著侯元元清理電腦的時候,在侯元元的電腦里發現了監控畫面。

ADVERTISEMENT

他瘋了,他懵了,他急急忙忙地趕回平城,仔細地查找了家里的監控。

他沒有點破侯元元,是想給她留一份踏實,也不想讓自己的女兒夾在中間為難。

可他更加郁悶了,更加焦慮了,更加夜不能寐了,原本侯元元對他各種懷疑,就已經夠他頭疼的了,再來監控的事情,他開始懷疑人生,覺得日子就是一個永遠闖不過去的牢籠。

他的婚姻生活已經到了煎熬的地步,他已經在婚姻里感受不到任何的安全感和信任感了,更感受不到愛。

兩個相互給不了對方安全感和信任感的人,他們婚姻的維持只是因為某種外力的存在,這樣的婚姻是走不遠的,相互綁在一起,只會增加彼此的痛苦。

侯元元的各種懷疑,已經讓陳立對他們之前的情意產生了錯亂,于是,回去的時候,他的身體本能的避開侯元元,自己去睡客廳,即便不得已躺在一張床上,他也對侯元元提不起來興趣。

ADVERTISEMENT

他的反應,引來了侯元元在黑暗中的一聲冷笑,侯元元笑的是自己,她笑自己對于情愛之事的淺知,人心易變,又怎談長情。她更笑自己熱臉貼冷屁股的無奈。

陳立知道了監控的事之后,他對這段婚姻的存念,就僅僅是他的女兒了。

他們在這段婚姻里,走了岔路,在各自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侯元元對陳立的愛是「無底線」的,但也是有條件的

侯元元在大家的眼中,是一個賢惠的好妻子。

她辭掉自己的工作,一個人回老家陪讀,照顧孩子的一切,而且一回就是4年,這份犧牲,這份付出,并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做到的。

ADVERTISEMENT

可以說,在這段婚姻里,她的付出,遠遠不止這一點,她的付出是以犧牲掉自己的事業來達成的。

未來,她可能就和這個社會脫節了,變得沒有價值了。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在這段關系里,她是主動的那個人,是她先在意陳立,是她先想要踏入婚姻,并且是她用手段達成了這段婚姻。先愛的人,付出的總是最多的。

她對陳立的愛,是「沒有底線」的。

但是,她的愛,也是有條件的。

陳立要有用,要做飯,要把所有的收入都給她,要把全部的身心都放在她的身上,要把所有的心思都花在她的身上,要把所有的事情跟她報備。

還記得一個情節嗎?

陳立帶著那只叫做「呆呆」的貓去了寵物醫院,需要一千多塊錢零幾毛,陳立打電話給侯元元,讓她把錢打過來,她打過來的錢,連小數點都一樣一樣的,一分一毫都不多給。

ADVERTISEMENT

陳立在這段婚姻里,是完全沒有自由的,被壓榨著,被束縛著的,被圈起來的,正如他所說的那樣,被困在一個牢籠里面。

侯元元監視陳立,目的就是監督他繼續對自己「好」,繼續完成對她無底線「愛他」的回報。

結婚,是需要承擔責任的

我們結婚,是要承擔責任的。

我們結婚,不是找一個「哄著自己」的男人,來讓自己越來越好的,我們想要越來越優秀,想要越來越好,是需要自己努力,是需要自己付出的,是需要自己承擔你該承擔的責任的。

侯元元用手段,達成了和陳立的婚姻,即使過程不光彩,但是結果也算好的,他們還有了女兒。

侯元元就應該好好的過日子,承擔起自己的責任,不要讓陳立給馮丹修電腦,還得找葉逸凡打掩護。

ADVERTISEMENT

這樣防著,算什麼夫妻。

何嘉如的閨蜜田甜和葉逸凡等人一起到陳立家里,都能引起侯元元醋意大發。

陳立的正常社交,在侯元元眼里都是別有用心。

這種把控感真的很讓人窒息。

婚姻應該讓對方更幸福,而不是禁錮對方的自由,夫妻應該是兩個獨立的人的組合,而不是讓對方失去自我。

不得擅自轉載,一經發現將承擔法律責任。

ADVERTISEMENT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