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寧安如夢》:太后至死不知,薛姝獻身沈瑯那夜下了多大一盤反殺局

古月 2023/11/24

ADVERTISEMENT

薛姝的決絕行動遠超出姜雪寧的意料,第二世的她變得更加狠辣。

姜雪寧萬萬沒有想到,薛姝竟然會以如此決絕且狠厲的方式來斷尾求生。

薛姝竟然爬上了沈瑯的床,而且是以一種極為屈辱的方式。

在書中,對薛姝的描述是這樣的:「遠山眉,丹鳳眼。青絲如瀑,香腮似雪。眉目間有一股天然的矜貴之氣,唇邊雖然掛笑,卻給人一種不怒自威之感。」

在姜雪寧的心中,薛姝一直是高傲的對手,是一個與自己旗鼓相當的存在。

然而,她卻選擇委身于時日不多的沈瑯。

ADVERTISEMENT

對于薛姝來說,太后把她當成未來皇后培養,但造化弄人,太后為了堵住非議,將她推向了和親的道路。

薛姝不甘心被逐出宮廷,對太后的別有用心感到憤怒,而父親對她的冷漠讓她更是感到絕望。

在她看來,已經沒有退路,于是她決定踏著親人的血,為自己打破一條生路。

與薛姝相比,沈芷衣一直是備受寵愛的那個人。

當大月國來挑戰時,沈芷衣對自己未來的和親充滿了信心。

為了達成她的心愿,她提前一天找到了姜雪寧。

在這次會面中,她向姜雪寧傾訴了自己對自由的渴望。

ADVERTISEMENT

盡管她深知身為帝王家的成員,享受了榮華富貴,但也明白要為身上的責任負起責任。

她雖然對和親深感不愿,但也知道義不容辭。

然而,僅僅因為她表達了對自由的向往,姜雪寧便和謝危聯手,幫助她躲避了和親的命運。

兩人選中了薛姝作為替代。

為了應對姜雪蕙的競爭,薛姝誣陷姜雪寧與逆黨有關系,將她牽扯進謠言之中。

原本她只是想逼迫姜雪蕙退出臨淄王妃的競選,卻沒想到給自己帶來了更大的禍端。

姜伯游為了保護女兒,將薛遠多年前貪污賑災資金的事情再次上報朝堂。

在民間,姜雪寧和薛定非散布薛遠的罪行,積極渲染薛姝將前去和親的消息。

舉人翁昂更是在公共場合激烈發表言論,呼吁,「讓薛氏的女兒,去大月和親。」

原本燕家軍在百姓心目中的聲望極高,大月來犯,朝廷無人前往應戰,引起百姓的不滿。

ADVERTISEMENT

薛家在市井中的非議聲越來越高。

同時,姜伯游上報的薛遠貪污賑災資金的事情在民間傳開,引發了眾怒。

最為愚蠢的是薛燁,他當眾毆打翁昂,為他人提供了更多抨擊的材料。

正如姜雪寧所言,天下文人的言辭比刀劍更為鋒利。

薛遠不敢再逆民意,他建議順應民心,將薛姝送去和親,相當于放棄了薛姝。

在薛家,薛姝已經陷入了絕境。

二、獻身的算計。

薛遠對薛姝失望至極,毅然給予她一記耳光,斷絕了最后的父女之情。

薛姝曾以為自己是太后最寵愛的,因此斷然不會被派去和親。

然而,太后也陷入了困境。

薛姝曾經策劃陷害姜雪寧的陰謀,卻被張遮和謝危在朝堂上反過來指責。

在沈瑯看來,姜雪寧是平定逆黨的功臣,薛家無權惡意中傷她。

這一舉動讓太后和薛遠顏面掃地。

ADVERTISEMENT

他們只能選擇忍氣吞聲,畢竟薛姝已經成了眾矢之的。

太后只得舍棄薛姝,否則將招來更大的禍端。

薛姝從曾經的寵兒變成了棄子,一夜之間跌入深淵。

她在太后的寢宮外跪拜整夜,心已死。

最終,她看到一只斷尾的壁虎,決定鋌而走險,以色誘的方式接近沈瑯。

她在沈瑯面前毫無保留,一絲不掛地爬上了他的龍床。

一夜的激情引發了無盡的流言,也讓她徹底絕望。

薛家舍棄了她,而她也對薛家懷有深深的仇恨。

太后曾說,「天家無父子」。

薛姝也展現了同樣狠厲的一面。

ADVERTISEMENT

為了避免和親,她寧愿成為圣上的刀,將薛家一脈徹底鏟除。

薛姝不愧是薛遠培養出來的孩子,她的狠辣和冷酷絲毫不遜色于薛遠。

薛遠直至臨終也未曾想到,自己會敗在薛姝的手中。

薛姝一夜未歸,薛遠依然期待著她的歸來,卻不曾料到會迎來圣旨。

薛姝用盡手段,將薛遠和太后的尊嚴踐踏于泥土之中。

所有人都知道薛姝是太后一手培養的未來臨淄王妃。

然而,為了與姜雪蕙一較高下,薛姝毀掉了自己的一切。

最終,她投身沈瑯的懷抱,頓時「打」了太后一巴掌。

沈瑯眼中,薛家已經變成了一根刺,而太后卻束手無策,無法介入。薛姝的投降只是加速了薛氏一脈的滅亡。

不可否認,薛遠和太后也是自食惡果。

不得擅自轉載,一經發現將承擔法律責任。

ADVERTISEMENT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