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一念關山》李同光苦戀任如意!初貴妃和初月的結局,果然不一般

古月 2023/12/07

ADVERTISEMENT

皇帝給李同光賜婚了。

初月是初國公的女兒,身份尊貴,配李同光屬于「下嫁」。

初貴妃聽到這個消息,心碎不已。

初貴妃愛慕李同光,她知道皇帝早晚要給李同光賜婚,但沒想到那個人會是她的侄女。

《一念關山》初貴妃和初月,姑姑和侄女,都喜歡上了李同光,但她們最終不同的選擇,也讓她們有了不同的結局。

安國皇帝賜婚的陰謀

以初月的條件,完全可以賜婚給皇子。

但安帝卻偏偏把她指給了李同光。

ADVERTISEMENT

李同光以為這是恩賜,是皇帝終于要重用他了,實際上,這是安帝對他最狠的算計。

《一念關山》安帝這麼做,目的有兩個:

其一,初月不嫁給皇子,可以避免皇子擴大勢力,威脅安帝的皇位。

其二,初月下嫁,牽制李同光。

初月是縣主,部族貴女,生母曾經是女將軍,初月也繼承了母親的個性,颯爽率真,喜歡舞刀弄槍。

初月內心驕傲,是絕對不會愿意嫁給李同光這種出身卑賤的男人的。

李同光的母親是安國公主,父親卻是梧國面首,李同光因此被皇子們羞辱,初月也從來都看不上李同光。

ADVERTISEMENT

初月和李同光結合,婚后只會是雞飛狗跳,夫妻不睦。

這正是安帝希望的結果。

安帝就是要讓初月和李同光成為怨偶,這樣初家背后沙西部的勢力,就不可能支持李同光。

沙西部是實力最強的一支部落,一旦沙西部公開表態反對李同光,李同光也就很難得到其他部落的扶持。

李同光能力再強,沒有資源,也就造不了反。

安帝老謀深算,連親生兒子都要提防,更何況李同光這個不入流的外甥呢?

安帝需要李同光這枚棋子,為他征戰沙場,又忌憚李同光,不能任由李同光膨脹。

ADVERTISEMENT

初月和李同光在賽馬場上有過爭端,梁子早就結下了,安帝看準了這一點,正好可以利用初月,壓制李同光。

安帝捧著初月,甚至把自己手下的三百騎奴賜給了初月,就是要讓初月保持驕傲張揚的個性,婚后踩在李同光的頭上。

可惜安帝精打細算,卻沒有料到,初月會對李同光動心,初貴妃更是死心塌地要為李同光鋪路。

李同光不愛初貴妃和初月的真相

李同光曾經拜師任如意。

任如意教會了他如何隱忍,如何成為內心強大的人。

少年時的深刻記憶,任如意永遠是李同光的白月光。

李同光對任如意念念不忘,可惜任如意對他從來沒有過其他想法。

任如意只把李同光當徒弟,拿他當孩子。

ADVERTISEMENT

李同光這個人心機深沉,野心很大,但他在感情上,還算光明磊落。

李同光不喜歡初貴妃,也并不過多掩飾,他不愿意曲意逢迎,和初貴妃私會,也不會碰初貴妃。

李同光和初貴妃保持著這種見不得光的關系,只是想得到初貴妃和其娘家部落的扶持,讓他當上皇帝。

初貴妃明明知道李同光對她只有利用,卻還是放不下李同光。

為情所困。

《一念關山》安帝給李同光和初月賜婚后,初貴妃哭著對初月說:

「這是圣上為了平衡各方勢力,做出的決定。其他皇子不如長慶侯,他文武兼修,豐神俊朗,年紀輕輕就立下大功,執掌圣上親衛。這麼個百里挑一的郎君,是多少小娘子的夢中情郎,你要知足。」

初月不會想到,自己的未婚夫,卻是姑姑的夢中情郎。

ADVERTISEMENT

李同光有了這門婚事,也就更加不需要初貴妃了,李同光想要的沙西部勢力,可以通過初月來獲得。

求之不得。

光明正大地仰仗岳家,總比偷偷摸摸和初貴妃茍且要好得多。

李同光很現實地冷落了初貴妃,轉身盯上了初月。

初月和初貴妃雖然是姑侄,性格卻截然不同,初貴妃會倒貼李同光,初月卻不會。

初月放棄李同光

李同光和初月在賽馬場上有過摩擦,李同光又處罰了初月的侍衛,兩人矛盾很多,結了仇。

初月不甘心自己被李同光羞辱,背地里找機會報復了李同光。

兩人不打不相識,初月消除了對李同光的誤會,喜歡上了李同光。

李同光正如初貴妃說得那樣,是個文武全才,有勇有謀,有男子漢的氣概,也有遠大的志向。

初月會被李同光吸引,是必然的。

ADVERTISEMENT

初月想要得到未婚夫的尊重,她一度嫉妒任如意,想要霸占李同光的心。

李同光會為了權力地位,忍讓初月,卻不會愛上初月,他的目的性太強,只會讓初月對他心灰意冷。

李同光甚至揚言,可以和初月相敬如賓,做一做表面功夫,偽裝成真正的夫妻。

初月看清李同光陰狠的本性后,會毫不留情離開他。

因為初月是個善惡分明,自尊自愛的女人。

朱衣衛女官迦陵被侍衛羞辱的時候,初月為迦陵出頭,教育了侍衛。

初月安慰迦陵:

「女子為官,本來就比男人不容易,這些小事,別太放在心上。

ADVERTISEMENT

這個細節足以看出初月有獨立的女性思想,不會屈居于男人,更不會依附于男人。

李同光處罰侍衛,初月給侍衛拿藥,給侍衛賞賜,她體恤下屬,有慈悲之心。

初月善良獨立,她有先進的觀念,不會成為深居庭院的怨婦,更不會糾纏一個不愛她的男人。

而初月之所以會短暫迷戀李同光,不是她真的愛上了李同光,而是她骨子里的驕傲。

李同光的冷漠,激起了初月的征服欲,初月只是想要證明自己的魅力,才會對李同光上了心。

李同光深知初貴妃和初月的性格,才更加不會故意巴結,李同光太懂得如何與這些部落貴女相處了。

越是卑微,越不會被她們高看。

全是算計。

ADVERTISEMENT

李同光把任如意當白月光,初貴妃卻在年少時,就愛上了意氣風發的李同光。

初貴妃哭著嫁進皇宮,安帝把她當工具,她沒有別的希望,只能把心思全都放在李同光身上。

皇族的女人,是沒有選擇的權利的,這是初貴妃和初月的悲哀。

但初月對待感情,拿得起也放得下,這是初貴妃和她最大的不同。

初貴妃執念太深,明知道李同光的人品,卻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而初月會在清醒后,斬斷情絲。

李同光的成長環境,早就讓他心理扭曲了,他的眼里只有權欲,辜負了初貴妃,也辜負了初月。

初貴妃為李同光瘋魔,最終淪為棄子。

初月及時止損,去愛值得愛的男人,于十三和初月的一段情,才是真的刻骨銘心。

ADVERTISEMENT

于十三為初月「破戒」

于十三英俊貌美,翩翩白衣公子,最擅長談情說愛。

于十三游走在情場中,如魚得水。

于十三對寧遠舟說過,他不會結婚,因為他討厭每天醒來見到同一張臉。

風流隨性的于十三,是個不折不扣的浪子。

但遇見初月,徹底改變了于十三的命運。

《一念關山》預告中,于十三和初月意外邂逅,兩人有了感情,于十三對初月動了真情。

于十三和初月的愛情,注定是悲劇。

于十三是梧國六道堂的人,而初月是安國的縣主。

六道堂做的就是搜集安國情報的工作,被安國視為眼中釘。

于十三和初月身在敵對的陣營里,只會淪為安國和梧國戰爭的犧牲品。

那場戰爭,打得慘烈,于十三身負重傷,生死未卜,而初月也只能被迫接受家族聯姻。

ADVERTISEMENT

于十三加入使團,護送楊盈公主來安國的時候,就做好了回不去的心理準備。

安國扣留了梧國的皇帝,又要梧國派一名皇子來談判,就是要徹底掌控梧國,繼續掠奪梧國的金礦。

于十三愿意出使,一方面是因為首領寧遠舟深得人心,兄弟們愿意追隨寧遠舟;另一方面是為了洗清六道堂犧牲的兄弟們賣國求榮的嫌疑。

于十三外表風流花心,實際上有大局觀念,有情有義。

但這次出使,困難重重。

梧國的丹陽王和皇后都希望梧帝死在安國,期間對使團多次暗殺。

ADVERTISEMENT

安國更是無情地羞辱使團。

梧國和安國的矛盾,絕非是使團能化解的,雙方的生死大戰,還在后頭。

更何況,安國要求梧國派一位皇子來談判,梧國竟然派的是位公主。

安帝這種老狐貍,豈是這麼好對付的?

安國扣押梧帝不放,可以擾亂梧國的局面,讓梧國自己爆發內亂。

寧遠舟和于十三,不可能輕輕松松就接回梧帝。

滯留在安國的于十三,和初月浪漫相愛,于十三這個浪子,為初月收了心,不再對別的女人感興趣,不再沉迷風花雪月。

于十三脫胎換骨的轉變,證明了寧遠舟沒有看錯人,初月也沒有愛錯人。

于十三比李同光重情義,值得深交。

初月和于十三的愛情不會有美滿的結局,但有些愛,光是遇見和擁有,就已抵過萬千。

對于初月來說,生命中能夠有這樣一段情投意合,互相尊重的感情,是難能可貴的。

初貴妃被鎖在深宮之中,孤單寂寞,才會淪陷在李同光的陰謀中無法自拔。

初月比初貴妃要幸運,初月見到了真正的愛是什麼樣的。

見那人一眼,便是萬年。

不得擅自轉載,一經發現將承擔法律責任。

ADVERTISEMENT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