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黑白密碼:看懂老槍還沙小飛清白,才明白他對沙小飛的算計有多狠

古月 2023/11/22

ADVERTISEMENT

「我在飯店留了一份文件,可以證明你自幼被我脅迫,不得已才走上這條路的。你現在可以把我交給警察,有機會可以重活一次。」

老槍自知已經走投無路了,在伏法之前,老槍早已為沙小飛安排好了一切, 這足以讓沙小飛過上夢寐以求的正常人的生活。

此時百感交集的沙小飛根本不會明白, 為自己留后路,才是老槍對自己最狠的算計。就像是古藺娜永遠不知道,隱瞞自己的身世才是姐姐最狠的陰謀。

而楚一寒也永遠都不會明白, 裴銀之所以會冒險找上自己合作,居然是他謀劃已久的陰謀。

老槍對沙小飛的算計

老槍并非是沙小飛的親生父親,這麼多年以來,他把沙小飛帶在身邊, 也不過是因為內心的那一絲愧疚罷了。

ADVERTISEMENT

當年,裴銀用沙小飛逼迫老槍就范的時候, 老槍也只是毫不在乎地說了這樣一句話而已:

「小飛應該也在你的地下室吧?你不會不知道,小飛不是我親生的吧?」

由此可見,老槍根本不在乎沙小飛。像老槍這樣冷血無情的人, 怎麼可能提前為沙小飛留后路呢?這才是老槍對沙小飛最狠的算計!

當周季要把沙小飛的真實身世告訴他時, 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這樣一個小細節:

如果老槍真的想阻止周季說出真相,大可以把周季的電話掛掉,可老槍卻只是輕飄飄的「警告」周季幾句罷了:

「周季,你最好不要胡說八道。」

ADVERTISEMENT

實際上,讓周季說出真相才是老槍的真實目的。老槍很清楚,自己肯定是在劫難逃了。 正如裴銀所說的那樣:

「現在跟五年前不一樣了,五年前,你可以拋下他,自己跑了。可是今天,你跑不了了,小飛是你唯一的希望,他要是死了,就再也沒有老槍了。」

老槍為了護住自己的倉庫,不惜用沙小飛做誘餌。利用完沙小飛后,毫不猶豫地拋棄了他。 沙小飛是老槍一手養大的,他比任何人都了解沙小飛。

沙小飛懦弱且報復心極強,如果老槍伏法后, 沙小飛一定會向警方揭發自己所知道的一切。

沙小飛清楚老槍最在乎的是什麼, 毀掉老槍的畢生心血,才是沙小飛對他最狠的報復。因此,老槍才會讓沙小飛知道自己的身世。

知道自己身世的沙小飛雖然會恨老槍,但他同樣也恨警察:

ADVERTISEMENT

「我親爹被殺的時候,你們在哪?陸聞天把我拐走的時候,你們在哪?我一個人被綁在地下室的時候,你們在哪?」

所以,沙小飛肯定不會從良,為了能夠繼續活下去, 沙小飛只能走老槍的老路:

「既然做不了好人,那就只能一條路走到黑。我會比你強,我要做老槍,世界上唯一的老槍。」

沙小飛根本想不到的是,老槍更狠的算計還在后面。老槍知道自己大難臨頭了, 可無論沙小飛如何逼問主倉庫的下落,老槍始終不肯松口:

「倉庫的地址,我是絕對不會告訴你的。小飛啊,潘多拉的魔盒一旦被打開,你就再也沒有回頭的余地了。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和緣分掌握這個財富的,把我綁起來交給警察吧。」

ADVERTISEMENT

雖然沙小飛的確可以獨當一面了,但他的能力和古木嵐以及警方相比,還是差得遠。 就算老槍把主倉庫的位置說出來,沙小飛也沒有能力能夠保住主倉庫。

老槍不想便宜了警方,更不想便宜了古木嵐。所以直到最后一刻,老槍還是沒有說出主倉庫的地址。

老槍清楚,如果沙小飛有能力的話,他一定可以找到這筆財富。 沙小飛想活下去,就必須用這筆財富對付警方,對付古木嵐,這也算是老槍間接為自己報仇了。

倘若沙小飛只是一個空架子,那麼主倉庫的位置就會和沙小飛一起長眠于地下。 直到生命的盡頭,老槍還在用花言巧語迷惑沙小飛。

但是沙小飛根本想不到,老槍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還在算計自己。就像是古藺娜永遠不會明白,隱瞞自己的身世才是姐姐最狠的陰謀。

ADVERTISEMENT

古曉文對古藺娜的算計

古藺娜是古木嵐的小女兒, 可古藺娜從來都不知道,自己的父親居然是惡名昭著的古木嵐。

或許有的觀眾會認為這是姐姐古曉文對古藺娜的保護,可事實并非是如此。 不知道大家是否還記得古藺娜說過這樣一段話:

「我們那兒還有專門罵古木嵐的兒歌呢:古木嵐做人難,惡名遠播滿天山;古老怪做事壞,變成妖魔和鬼怪。小的時候,只要我們不聽話,大人們就會說古木嵐來了,嚇得我們小孩就不敢哭了唄。那個壞老頭子影響我們姓古是小,玷污了西北狼才是可恨呢。」

自從古藺娜的母親去世后,古藺娜就被送到舅舅家撫養。古藺娜的姐姐古曉文從小也是在舅舅家長大, 也就是說,古藺娜從小是被姐姐帶大的。

ADVERTISEMENT

如果古曉文真的只是單純的想保護古藺娜,大可以不告訴她身世, 又何必在她面前說自己親生父親的壞話呢?

紙終究是包不住火,古藺娜和古木嵐終有相認的一天。 等到古藺娜發現自己的父親居然是自己從小罵到大的大惡人,她又該如何自處呢?

這才是古曉文最狠的陰謀!古木嵐只有古藺娜和古曉文兩個女兒,古木嵐再厲害,也會有老的一天, 古木嵐最終還是要把自己的產業交到她們手中。

古曉文從小給古藺娜灌輸古木嵐是壞人的觀點,因此,等到古藺娜發現真相的那一天, 她肯定不會接受古木嵐,甚至還會與他為敵。

這樣一來,古曉文就成為了古木嵐唯一可用的女兒, 古木嵐的所有寶貝和所有財富,都會成為古曉文的囊中之物。

ADVERTISEMENT

最重要的是, 古曉文的丈夫周季曾帶著古藺娜到處招搖撞市:

「剛才下面的那支舞蹈,知道是什麼舞嗎?是西北狼之舞,跳舞的那位,就是古木嵐的小女兒,西北狼王的掌上明珠古藺娜。我不過是古家的代理,但是古小姐,正在等著你呢。你如果足夠有誠意的話,她會來見你。」

世人皆知,古木嵐有兩個女兒。不過沒幾個人知道古曉文的真實身份, 而古藺娜的身份在周季的算計下,早已成為公開的秘密了。

如果他日古木嵐的仇人找上門來, 那麼古藺娜一定會受到牽連,而古曉文也就可以坐享漁翁之利了。

裴銀找楚一寒合作的陰謀

楚一寒受了重傷以后,只能待在醫院休養。 可在這個關鍵時候,裴銀利用沙小飛找上楚一寒合作:

「從現在開始,咱們就忘了舊怨,咱仨一起,干一件大事,有意義的事。

ADVERTISEMENT

沙漠虎的遺產在古木嵐那,記住!你爸爸、你媽媽、還有我,對于集團來說,功勞都不小。所以咱們仨,有資格分這塊蛋糕。你們倆的那份,我來替你們拿。咱們仨的合作關系,不講感情,就是利益。怎麼樣?很完美的合作關系吧?好消息是,古木嵐知道你手里有倉庫,我了解他,迷信而又可恥。他手上要是沒東西的話,不會貿然回國的。你手上的倉庫,就是和他談判的籌碼。」

對于裴銀而言,沙小飛雖然一無是處,但他手上有倉庫, 這就是和古木嵐談判、對付古木嵐最有力的籌碼。

可楚一寒受傷以后,戰斗力大大下降。最重要的是, 經過和老槍的那一戰,所有人都知道楚一寒警察的身份,楚一寒對于裴銀來說,沒有任何利用價值。

楚一寒根本不會明白,裴銀對自己算計究竟有多狠。

ADVERTISEMENT

楚一寒警察的身份既是阻礙,也是最有力的武器。

裴銀很清楚,林柯是楚一寒的親生母親。他更清楚,林柯是警察派來的臥底 。簡而言之,楚一寒是林柯唯一的孩子。

這樣一來,警方無論如何都會護楚一寒周全。 無論他們付出多大的代價,一定不會讓楚一寒落得像林柯一樣的下場。

裴銀現在最大的競爭對手就是古木嵐,從某種程度上來說,裴銀和警方的目的是一致的。 所以有了楚一寒這張護身符在,裴銀自然不會有性命之憂。

更重要的是,由于楚一寒警察的身份,他一定對沙漠虎的財富不感興趣。

ADVERTISEMENT

所以,只要鏟除了古木嵐和沙小飛,裴銀就可以獨自占有沙漠虎的財富了。

等到裴銀和警方真的鏟除了古木嵐和沙小飛的那一天, 裴銀就可以成為下一個古木嵐,帶著巨額財物逃之夭夭。

這樣一來,裴銀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大獲全勝。 不但讓自己再無對手,還擁有了巨額財富。

裴銀的所作所為告訴我們一個道理,無論什麼時候,無論我們面臨著怎樣的困境,都不能違背法律和道德底線。

而楚一寒的經歷也告訴我們,無論我們遇到怎樣的難題,都不要輕易放棄。要相信,只要我們肯努力,終有戰勝困境的那一天,獲得勝利的只能是我們自己。

不得擅自轉載,一經發現將承擔法律責任。

ADVERTISEMENT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