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寧安如夢:看懂薛姝自薦枕席,才明白皇上對沈芷衣的算計有多狠

古月 2023/11/23

ADVERTISEMENT

「圣上若欲向薛氏一脈舉刀,臣女愿獻綿薄之力。在父親和姑母眼中,我不過是一顆棋子。既然注定要做棋子,那阿姝自是愿做這天下最尊貴之人的棋子。」

為了不去大月和親,更為了報復太后和定國公, 薛姝居然不惜放下自己往日的驕傲,主動向皇上投誠。

此時百感交集的沈芷衣永遠都想不到, 接納薛姝才是皇上對自己最狠的算計。而薛姝也不會明白,太后執意納姜雪蕙為側妃的陰謀有多狠。

就像是謝危永遠也不會知道, 讓姜雪蕙嫁給臨孜王當側妃,居然也是皇上對自己的算計。

皇上接納薛姝的算計

最是無情帝王家, 雖然皇上的身體羸弱,但是他的心比任何人都要硬。薛姝自薦枕席看似是破釜沉舟之舉,其實這一切都在皇上的算計之中。

ADVERTISEMENT

姜雪寧為了護住沈芷衣, 利用民心把薛姝推到了風口浪尖上:

「薛氏處心積慮搞倒了勇毅侯府,導致邊關無人可用,不能拒大月于關外。現如今,人家逼到了關外來,還要堂堂一個大乾朝,推出個女兒家去和親,才能保一朝平安。禍是誰闖的,就該讓誰去填。干脆讓薛氏的女兒去大月和親,樣貌也好,要身份有身份,這大月肯定高興啊。」

一時之間,讓薛姝去和親的建議鬧得沸沸揚揚。 而且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這樣一個小細節:

當薛姝意識到被定國公拋棄后,她立馬向太后求情,面對薛姝的苦苦哀求,太后顯得并不驚訝:

「倘若當日,你未使那昏招去陷害姜氏,未牽扯到薛家,哀家今日或許還能保你。和親之事,哀家就是有心也無力了。」

ADVERTISEMENT

這足以說明,讓薛姝去和親的流言蜚語已經傳到了皇宮之中。 皇上一向消息靈通,自然早就得到這個消息了。

皇上很清楚,薛姝已經和太后、定國公翻臉了,如今能救薛姝的也只有自己一人了。 因此,當薛姝深夜來求見皇上的時候,皇上才會屏退眾人:

「叫她進來。」

薛姝根本想不到,她自以為自己是步步為營。 其實從她跪在泰安殿門口的那一刻,她就已經進入了皇上的圈套。

倘若大乾與大月開戰,那麼朝廷勢必要啟用燕牧或者薛遠, 而這兩人都是皇上的心腹大患,皇上自然不想讓他們二人拿回兵權。

如果大乾與大月和親,那麼不僅有損大乾的國威,還會讓皇上陷入流言蜚語之中。 只有納薛姝為賢妃,皇上才能完美的解決面臨的所有難題。

ADVERTISEMENT

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這樣一個小細節:

薛姝自薦枕席的第二天,皇上就派王公公到定國公府,宣讀封薛姝為賢妃的圣旨:

「恭喜國公爺了,令愛昨夜留宿御書房,今晨已被封為賢妃娘娘。圣上命我來傳旨,可不得來恭喜國公嘛。」

王公公的語氣并不像是來賀喜的,反而是來奚落薛遠的。 王公公在傳達旨意的時候,特地強調了「留宿御書房」這五個字。

眾所周知,御書房是皇上處理朝政的地方。按理來說,后宮嬪妃都不可以隨意進出御書房。 可薛姝作為外臣之女,為何會深夜來御書房呢?

皇上就是想借著傳旨說辭,讓所有人都知道,薛姝被封為賢妃是她自薦枕席。 這樣一來,所有人都會認為薛遠為了讓女兒躲避和親,教唆女兒做出這種不知廉恥的事情。

ADVERTISEMENT

皇上很清楚,讓沈芷衣嫁到大月去和親是最好的辦法。 一來,沈芷衣已經到了適婚的年齡,太后一定會利用沈芷衣的婚事來鞏固自己的權力。

二來,打仗勞民傷財,以大乾如今的國庫根本支撐不起。可皇上更清楚,如果自己真的讓唯一的妹妹去和親, 不僅會徹底激怒太后,還會讓天下之人認為自己懦弱無能。

而薛姝則是解決所有問題的關鍵,在天下人的眼中,薛姝是和親的不二人選。 可正在這風口浪尖之上,薛姝突然被封為賢妃。

明眼人都能看出這其中的深意,最重要的是,薛姝對太后恨之入骨, 讓沈芷衣去和親也是薛姝當眾提出來的:

「圣上還是未能下定決心下旨?公主雖然是圣上的親妹妹,可她也是大乾的公主,理應為圣上分憂。如今圣上面臨兩難,既不放心燕家,又不能把兵權交予薛家,朝中無強將可用,開戰并無勝算,臣妾也覺得,此時不戰才是上策。

ADVERTISEMENT

這樣一來,所有人都會認為薛家功高蓋主,居然利用薛姝主導朝政。 朝堂上的文人雅士,自然會對薛遠嗤之以鼻,薛遠的勢力自然會一落千丈。

沈芷衣是太后唯一的女兒,沈芷衣對太后而言,有情也有利。 沈芷衣遠嫁大月,也會成為太后和薛遠關系惡化的催化劑。

如此一來,皇上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徹底瓦解太后與薛遠的勢力。只不過,一心向往自由的沈芷衣,就這樣淪為皇上犧牲的棋子了。

薛姝原本有光明的前途,可她卻因為嫉恨姜雪蕙,親手斷送了自己的前途。 薛姝想不到的是,太后讓姜雪蕙當側妃真正的陰謀有多狠。

太后納姜雪蕙為側妃的陰謀

雖然太后一直想讓薛姝當臨孜王妃,但是臨孜王卻只中意姜雪蕙一人。 因此,太后也想到了一個兩全之法:

ADVERTISEMENT

「至于側妃,就從她們之間選,可好?玠兒同我講,他心屬姜氏的姑娘。男子嘛,都喜歡個新鮮的,以后你坐上這個位置,周圍少不了鶯鶯燕燕的。與其那樣,不如現在選個性子恬淡的、不喜爭斗的。姜家清貴門第、書香世家,大姑娘也算是知書達理。既然玠兒心屬于她,哀家也不想在此事上,跟玠兒生了嫌隙。所以,側妃就選姜家姑娘可好?」

太后選中姜雪蕙看似是不想和臨孜王生嫌隙,實則是對皇上最狠的算計。姜伯游之所以能做到戶部尚書,主要是因為他在朝中不結黨營私:

「兩派相爭,燕家落敗,薛氏擅權,圣上對薛家有所忌憚,而咱們姜家,既不結黨,也不掌兵權,所以這尚書之位,才落到我的頭上。」

朝中有大半官員都是薛遠的人,像姜伯游這樣一心效忠皇上、從不結黨營私的官員少之又少。

ADVERTISEMENT

換而言之,皇上手上可用的人寥寥無幾。

姜伯游只有姜雪蕙和姜雪寧兩個女兒,世人皆知,姜雪寧桀驁不馴,而姜雪蕙溫柔恭順。 因此在太后心中,姜伯游肯定只看重姜雪蕙這個大女兒。

如此一來,只要讓姜雪蕙嫁給臨孜王,那麼姜伯游自然要為太后所用了。姜雪蕙和姜雪寧是親姐妹,而姜雪寧和燕臨的關系斐然,臨孜王和燕臨又是至交好友。

雖然燕家如今落敗了,可誰也不能確保燕家沒有東山再起的那一天了。 雖然薛家和燕家有深仇大恨,但誰也不能肯定燕臨和臨孜王會不會重修舊好。

ADVERTISEMENT

這樣一來,皇上的皇位就岌岌可危了。 因此,只要把姜雪蕙嫁給臨孜王,皇上一定會繼續壓制燕家,而薛家就可以繼續在朝中一家獨大了。

太后根本想不到,自己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太后想利用姜雪蕙壓制燕家、算計皇上, 可她卻萬萬想不到,皇上卻利用姜雪蕙算計謝危、算計自己。

皇上對謝危的算計

臨孜王心心念念的只有姜雪蕙一人, 為此還特地鬧到了皇上面前:

「皇兄,臣弟已經無計可施了。母后和薛家,一個個都逼我娶薛姝。可在我心里,我早有屬意之人。若不能娶她為妻,臣弟寧愿一死,求皇兄成全。」

太后執意想讓薛姝當臨孜王妃,也不過是想借此扶持薛家,把權力握在自己手中。 如今薛姝已經成了賢妃,而姜伯游素來清正。

ADVERTISEMENT

如果皇上讓姜雪蕙成為臨孜王妃, 既能壓制太后的勢力,也能借此拉攏臨孜王。可皇上不但沒這樣做,還下旨讓姜雪蕙成為臨孜王側妃。

這才是皇上對謝危最狠的算計!雖說皇上一直很信賴謝危,但皇上心知肚明,謝危和姜雪寧的關系不一般。

這麼多年以來,謝危一直清心寡欲。 可如今卻對姜雪寧念念不忘,這也足以看出姜雪寧對謝危的重要性。

姜雪寧和姜雪蕙是親姐妹,倘若姜雪蕙真的成為臨孜王妃, 謝危也極有可能因為姜雪寧,倒戈扶持臨孜王。

因此,皇上才會特意讓姜雪蕙成為臨孜王側妃。薛家和姜家已然結仇了,臨孜王愛慕姜雪蕙, 而薛姝這個最大的阻礙也已經沒有了,可姜雪蕙仍然是側妃。

姜家一定會把這筆賬算到薛家頭上。這樣一來,姜家斷然不會和薛家交好。 如此一來,太后只靠岌岌可危的薛家也難成大事。

而謝危和姜家也依舊是皇上的囊中之物, 皇上也可以利用謝危和姜家與薛家對抗,皇上自然可以高枕無憂了。

薛姝的經歷告訴我們所有人一件事,無論什麼時候,無論我們遇到了什麼樣的困境,都要銘記自己的初心,不要被一時的利益蒙蔽了雙眼。

不得擅自轉載,一經發現將承擔法律責任。

ADVERTISEMENT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