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小滿生活:侯元元騙婚真相揭開,陳立反擊!田甜一句話害慘何嘉如

古月 2023/12/02

ADVERTISEMENT

宋驍在商學院的開學典禮上對大大咧咧的何嘉如一見鐘情,然后開始瘋狂追求何嘉如。

何嘉如一開始還懷疑宋驍是對自己有意思,然后借喝醉酒質問了宋驍。

宋驍沒有直接否定何嘉如的問題,但是他第二天當著何嘉如同事的面,說自己要感謝何嘉如介紹閨蜜給自己。

宋驍這話一出,何嘉如就跟吃了定心丸一樣,把之前對宋驍的那點懷疑全都給拋到腦后去了。

看到何嘉如放下了戒備心,宋驍心里很得意,于是就借著相親的幌子各種靠近向何嘉如獻殷勤。

何嘉如此刻完全沒有意識到把田甜介紹給宋驍,是給自己挖了多大一個坑。

01 田甜一句話害慘何嘉如

田甜是何嘉如的閨蜜,但與何嘉如大大咧咧、沒心沒肺不同的是,田甜很有自己的謀算。

田甜一畢業就靠著自己的美貌,找了一個有錢人田東嫁了。

ADVERTISEMENT

田東比田甜大不少,所以一直把田甜當女兒一樣寵著。

在田東的呵護下,田甜一直過著衣食無憂的富太太生活。

而且,不僅是自己過上了衣食無憂的好日子,田甜還利用田東的錢各種搭救自己的親戚朋友,幾十萬、幾百萬說借就隨便借出去了。

不僅是借錢,在對兒子的管教方面,田甜也一直很粗心大意,只專注讓兒子社交、上私立學校,但卻忽視了孩子自己的想法,導致兒子悠諾有很大的網癮。

田東不知道該怎麼去改變田甜,就撒了一個破產的謊言,帶著田甜和兒子躲在山上。

田甜在再三求證下,確認田東是真的破產之后,就馬不停蹄地帶著兒子下了山。

不僅如此,田甜已經過慣了富太太生活,在意識到田東再也靠不住之后,就一直催促著田東失婚,不要耽誤自己找下家。

而且不僅僅是嘴上說著要找下家,田甜在行動上也沒有閑著。面對何嘉如的關心,田甜就讓何嘉如幫她物色一下人選,有合適的可以介紹給她。

田甜這句讓何嘉如給她介紹對象的話,其實也是半真半假的。

ADVERTISEMENT

田甜想找對象不假,但她自己多半是有目標,而像任務一樣交待給何嘉如,無非是想要安撫一下何嘉如。

但田甜沒有想到的是,何嘉如是個實心眼,沒有聽出田甜話里的隱藏含義,就真的開始幫田甜物色起人選了。

而田甜這句半真半假的話,也為何嘉如和葉逸凡的婚姻埋下了一顆雷。

何嘉如在商學院開學典禮上認識宋驍之后,宋驍借著送喝醉酒的何嘉如回家的時候,在車上暗示了自己的婚姻狀況。

這讓何嘉如一下子抓到了機會,于是在車上開始瘋狂推銷自己的閨蜜田甜。

何嘉如本來就是個直來直去,有話直說的性格,喝醉酒之后,更是將這個性格發揮地淋漓盡致。

宋驍坦白完自己的婚姻狀況后,何嘉如立馬就表示「肥水不流外人田,正好我家有田。我閨蜜叫田甜」。

這句話看起來沒有毛病,說的也是實話,但是說話對象錯了。

如果何嘉如當著田甜的面,甚至當著葉逸凡的面,都沒有什麼問題。何嘉如最不該的是,是不該當著宋驍的面說這句話。

至少在宋驍看來,何嘉如的這句話暗示的意思太明顯。

ADVERTISEMENT

首先,用肥水形容宋驍,就代表何嘉如對宋驍的條件是滿意的。雖然這個滿意多少是有點沖著經濟條件去的,但這不重要。

按照宋驍的經濟條件,他最怕的就是別人沒有看上他的條件,而是看上他這個人。畢竟,比起外在條件,宋驍的物質條件明顯更有吸引力一些。

其次,不流外人田這句話,宋驍很容易就理解成是何嘉如的一種遺憾和迫不得已。因為何嘉如結婚了,所以只能忍痛割愛把宋驍介紹給自己的閨蜜。

而這種遺憾和迫不得已,跟宋驍本人沒有關系,是因為何嘉如自己被困在了婚姻里。

這麼一想,宋驍的心理活動和潛台詞也一下子就出來了:如果何嘉如失婚了,那是不是就一定不會讓這股肥水流到外人田里面去呢。

堅定了這兩點之后,宋驍對何嘉如就更加有一種勢在必得的感覺了,然后開始了對何嘉如的追求之路。

ADVERTISEMENT

宋驍對何嘉如的追求,不是采用的那種常規的霸道總裁式,而是更多的有一種逗小女孩的感覺。

在云南的時候,宋驍主動包辦何嘉如一行人的衣食住行,還幫忙牽線搭橋給何嘉如他們提供資源。

老謀深算的宋驍,又怎麼會看不出何嘉如對他這種行為的排斥和介意。

但何嘉如的排斥和介意,在宋驍眼里,就變成了小女孩在熟人面前被照顧呈現出來的嬌羞和不好意思。

于是,為了讓何嘉如在同事面前自在一點,宋驍就當著呂靜等人的面,主動解釋說自己幫何嘉如是因為何嘉如幫自己介紹了相親對象。

果然,聽到宋驍的解釋之后,何嘉如很激動,當場就掏出手機要把田甜的微信推給宋驍。

何嘉如這著急忙慌要證明自己真的是幫宋驍介紹對象的行為,在宋驍眼里,多少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了,反而讓宋驍覺得更可愛了。

ADVERTISEMENT

再到後來,何嘉如帶著田甜和宋驍一起吃飯。在田甜離開之后,宋驍各種逗何嘉如。

何嘉如縱然再大大咧咧,應該也看出來了宋驍答應與田甜相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尤其是宋驍體貼地把何嘉如的甜點從雪蛤換成了銀耳,還關注到田甜嘴角有些上火了。

這個行為,怎麼看都不像普通朋友了。

但到了這個時候,何嘉如還依然在裝傻,要極力撮合田甜和宋驍。

何嘉如未必沒有看出來宋驍的意思,但她不愿意承認,何嘉如以為,只要宋驍和田甜在一起了,就能證明自己的清白了,證明宋驍真的對自己沒有意思。

而宋驍也只會認為,何嘉如這麼賣力撮合自己和田甜,是在欲擒故縱,掩飾自己的感情。

宋驍沒有給何嘉如這個機會,直接用一雙28999的鞋子,一條短信勸退了田甜。

其實即便宋驍沒有出手勸退田甜,隨著田東的回歸,田甜也不會和宋驍有進一步發展。

但何嘉如不一樣,宋驍現在已經認定何嘉如是對自己有感情的了,只是礙于現實條件不好表明。

認定這一點之后,宋驍不會輕易放棄何嘉如,繼續享受著和何嘉如的這場「欲擒故縱」

ADVERTISEMENT

的游戲。

說何嘉如被田甜一句話害慘了,其實不算是很準確的說法。田甜的那句話頂多只算是個引子,何嘉如和宋驍的關系發展到現在這一步,根源還是在何嘉如自己身上。

何嘉如雖然在宋驍面前極力描述自己的家庭,但她從來也沒有正面否認過宋驍。尤其是不僅沒有否認,反而還一直強調宋驍的優秀。

這在無形中,就給了宋驍暗示,讓宋驍覺得自己是有機可乘的,也讓宋驍堅信自己只要鍥而不舍,一定能夠拿下何嘉如。

男人和女人思維的不同,讓宋驍把何嘉如的拒絕理解成了小女孩欲擒故縱的小情緒。

于是,何嘉如那些拒絕的語言和行為,不僅沒有帶來效果,反而激發了宋驍的斗志和征服欲。

02 侯元元騙婚真相揭開

陳立收留了被韓金金家暴的馮丹。

陳立為了不讓侯元元發現,在侯元元和女兒回來之前,給家里來了個徹底的大掃除,試圖把馮丹住過的痕跡清楚干凈。

ADVERTISEMENT

然而,百密一疏的陳立,卻忽略了衛生間地漏這個細節。

侯元元拿著從衛生間地漏里找出來的長發,質問陳立。解釋不通的陳立,終于承認自己收留了被家暴的馮丹。

兩個人在爭吵之下,陳立質問侯元元裝監控的事實,然后還說出了侯元元假懷孕騙婚的事情。

當年侯元元為了和陳立結婚,騙陳立說自己已經懷孕一個月了。

結果等到陳佳琪出生的時候,整整比預產期晚了一個月。

這個時候的陳立,終于意識到了自己被侯元元給騙了,但已經來不及了,女兒都已經出生了。

為了給女兒一個好的家庭壞境,陳立心里一直記著這件事,但從來沒有在侯元元面前提過,只是偶爾在葉逸凡面前抱怨一下。

然而,陳立的裝傻和退讓,并沒有換來后元元的體諒。反而,因為陳立輕易地妥協,讓侯元元極度缺乏安全感。

在侯元元看來,既然陳立能夠這麼輕易被自己騙到手,那也很容易就被別人騙到手。而且當初侯元元如果不是使出懷孕這招,陳立最后未必會跟她結婚。

陳立雖然介意侯元元的騙婚,但其實未必不愛侯元元。

ADVERTISEMENT

有兩個細節。

第一個。

陳立從陳佳琪出生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自己被騙婚的事實,但他從來沒有提過,一直還是和侯元元過著安穩的小日子。

按照陳佳琪的年齡,陳立和侯元元已經結婚了最少15年了。

15年不是15天,陳立也從一個年輕小伙子熬成了一個中年男人。

10多年的時間,如果沒有愛情支撐,陳立怎麼可能熬得過來。尤其是在最開始陳立發現侯元元騙婚的時候,正處在最容易沖動行事的年齡。

第二個。

除此之外,陳立在工作之余,還一直在外面兼職賺錢補貼家用。

這至少說明,陳立是一個負責任的好男人,想要靠自己的努力,給侯元元和陳佳琪提供更好的生活條件。

而且陳立賺來的所有錢,都是在交給侯元元打理的。

第三個。

結婚后,侯元元一直都把陳立看得很緊。

ADVERTISEMENT

之前陳立幫馮丹做系統,只是因為侯元元看了一眼馮丹的照片,就讓陳立辭掉兼職。

陳立雖然心里不開心,但還是按照侯元元說的做了,辭掉在馮丹那里的兼職。

陳立因為對侯元元還有愛,所以不忍心也不愿意去揭穿侯元元騙婚的事實,一直把這件事情藏在心里。

這件事一旦說出口,就相當于撕掉了馮丹在這段婚姻里的最后體面。馮丹是一個多麼驕傲自信的人,從來都是她質疑陳立。

她一直以為陳立對于她騙婚這件事情不知道,所以才會把陳立看得那麼緊,害怕陳立再被騙。

但真相是,陳立早就知道了事實真相,他只是為了不讓馮丹難堪,所以一直瞞著。

但陳立的隱瞞和隱忍,其實根本打動不了侯元元,反而只會讓侯元元更加斷定陳立是一個不夠堅定的人。

陳立和侯元元問題的根源,其實就在于陳立對侯元元羞于開口的愛。

ADVERTISEMENT

侯元元愛陳立嗎?答案是顯而易見的。

否則侯元元也不會處心積慮嫁給陳立,把陳立看得那麼牢。

陳立愛侯元元嗎?答案在陳立那是肯定的,在侯元元那里卻是不自信的。

陳立的愛是隱忍而含蓄的,更多是體現在行動里,不像葉逸凡那麼直白。所以侯元元的感受也就沒有那麼直觀。

因為不直觀而變得不自信,所以侯元元當年才會用懷孕為借口逼陳立娶了自己。

如愿嫁給陳立后,侯元元也沒有感受到太多來自陳立的愛,所以就變得更加不自信了。一旦陳立有一點風吹草動了,就開始草木皆兵。

陳立在侯元元回家后,只是一個遞水杯的動作,就讓侯元元看出了端倪。

之前馮丹在陳立家的時候,陳立肯定也主動倒水給馮丹喝過,但都是直接倒好水把水杯放在馮丹面前,保持著禮貌的距離。

ADVERTISEMENT

習慣了這個動作后,陳立在給侯元元倒水時,也直接把水杯放在了桌子上而是遞到侯元元的手上。

就這一個細微的動作變化,就立馬讓侯元元意識到了不對勁,然后在衛生間地漏找到了證據。

如果回到陳立一開始發現侯元元騙婚后,選擇坦誠以待,給足侯元元安全感,解開侯元元心里的疙瘩,事情的發展也許就不一樣了。

誠然,婚姻里的愛情和安全感的表達方式有很多種,但最重要的一點,是要因人而異,要知道對方最想要的是什麼。

有的人喜歡隨時隨地能夠聽得到且有回應的愛,有的人喜歡實際行動表達的愛,有的人喜歡無時無刻被管著的愛。

很顯然,侯元元想要的是陳立能夠表達出來的愛,但陳立給的卻是隱忍克制不愿表達的愛。

這個錯位產生的最直接的結果,就是兩人的誤會越來越深,日子過得雞飛狗跳。

寫在最后

不管是何嘉如和宋驍,還是陳立和侯元元,其實他們之間造成誤會的根源,是[兩.性]思維的差異。

至于如何解決這種差異帶來的問題呢?

私心認為,最好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任何事情,都堅持把話說清楚,不要寄希望于對方的猜測和領悟力。

對于何嘉如來說,如果做好決定,想要終結和宋驍這段別扭的關系,沒有什麼比直接拒絕更有效了。

按照宋驍的脾氣,如果最后發現是自己會錯意了。這種憤怒和被戲耍感,要遠比一開始就直接遭到何嘉如拒絕嚴重的多。

對于陳立來說,如果不想結束和侯元元的這段感情,最好的方法就是坦誠相待,告訴侯元元自己的介意,但也坦白自己的愛意。

騙婚這件事,是陳立的心結,又何嘗不是侯元元的呢?把事情說開,真誠是永遠的必殺技。

不得擅自轉載,一經發現將承擔法律責任。

ADVERTISEMENT

用戶評論